川洺

這個世界,什麼都說不準。

© 川洺
Powered by LOFTER

【TSN/ME】Fragment 01

以後這個系列會集合各種想寫的片段,不一定有前後文,因為實在不想鉅細靡遺地寫鋪陳和劇情……


《Song to Song》

Eduardo後悔答應Chris開車載Mark回去,天知道他只是在客套而已!而且他也沒想到Mark竟然同意了?!他不是應該拒絕嗎?

剛剛和好友們數隔多年後再一次一起吃飯,氣氛還算融洽,不過那是因為Eduardo只和Chris跟Dustin說話,而Mark也只回應除他以外的人,他們明明在同一地點,卻像身處於不同空間。

「載我回Facebook就好。」

這是Mark上車前對他說的唯一的話,與Mark家相比Facebook辦公室的確離餐廳更近,Eduardo在心中暗自慶幸。

但他還是後悔了,車上死寂般的沉默讓人感到窒息,Eduardo瞥了Mark一眼,見對方依舊面無表情的模樣,似乎並不在意如此安靜和尷尬的狀態。

Eduardo忍無可忍地按下廣播電台的按鈕,他希望音樂能或多或少改變車內壓抑的氛圍。


It's pouring rain at 4 a.m.

I feel so close to you right now


聽到歌詞Eduardo才驚覺車窗外不知何時下起大雨,他剛剛一直胡思亂想都沒注意到。


And I don't wanna waste this moment

Captured in your arms

And stolen by your eyes

It's still your heart that lifts me

And your words that can kill me

But still I'd run for miles

Just to be near you [1]


Eduardo還沉浸在歌詞中,餘光突然瞥見Mark伸出手按了另一個頻道,好像要阻止他聽這首歌。

Mark坦然地回望Eduardo雙眉微蹙的眼眸,對於自己剛才的行為毫不猶豫,也沒多加解釋。


And I wonder if I ever cross your mind

For me it happens all the time


另一首歌曲流進他耳裡,Eduardo愣住了。


It's a quarter after one

I'm all alone and I need you now

Said I wouldn't call but I lost all control and I need you now

And I don't know how I can do without

I just need you now

Another shot of whiskey can't stop looking at the door

Wishing you'd come sweeping in the way you did before [2]


——I need you.

——I am here for you.

一想到過去的對話,Eduardo立刻伸手換成別的頻道,Mark沉默地注視著Eduardo衝動的舉止。

Eduardo張開嘴想解釋什麼,但又想到沒有必要而繼續保持安靜。

綠燈的同時迎接新的歌。


You're high upon the tower

Now don't look down

I will be okay here on the ground

And you can always call

To say hello from time to time

When you're no longer mine


Eduardo看著擋風玻璃上的雨刷來來回回的滾動,還有源源不絕傾瀉而下的雨滴,窗外那些被雨勢覆蓋的摩天大樓依然屹立不搖,對比底下的車輛和人群更加渺小。

車子卡在路中央動彈不得,前面也許發生擦撞意外了?


I always knew that you will follow your big dreams

What I dig out that's your dreams never did include me [3]


Mark再度按了另一個頻道,Eduardo開始懷疑Mark是想跟他作對,總不可能是他不喜歡這首歌吧?

Eduardo無言地瞪了Mark一眼,後者只是聳了聳肩。

「我不喜歡那首歌的歌詞。」

他居然紆尊降貴的開口說明這麼做的原因,Eduardo沒有理Mark,他重新將視線移回前方並踩下油門。


Ain't nobody hurt you like I hurt you

But ain't nobody need you like I do

I know that there's others that deserve you

But my darling, I am still in love with you


他們不約而同地互望了一眼,又欲蓋彌彰的轉開視線,無可避免地回想起哈佛的那段時光,瞞著眾人(包括Dustin和Chris)的交往,但在訴訟時期因分手而結束了。


But I guess you look happier, you do

My friends told me one day I'd feel it too

I could try to smile to hide the truth

But I know I was happier with you

Baby, you look happier, you do [4]


他們同時伸手碰到按鈕,手指撞在一起的剎那似乎引爆了導火線,無論是快樂的、悲傷的、憤怒的、痛苦的回憶都瘋狂湧現,歌聲沒有停止,像要他們正視自己的內心。

以指尖相觸的那點為圓心,再以相識的這幾年歲月當作時間的半徑,原本缺了口的圓,透過不斷轉動的筆心畫出黑線,一點一點慢慢的成形。



[1]:歌詞引用自Alex G - 4 A.M

[2]:歌詞引用自Lady Antebellum - Need You Now

[3]:歌詞引用自Skylar Grey - Tower (Don't Look Down)

[4]:歌詞引用自Ed Sheeran – Happier


其實這個故事就是為了介紹一些我喜歡的、覺得很適合ME的歌而寫的w 是說我在車上也很喜歡亂按按鈕聽不同的歌w



《Best Man》腦洞來源請按這裡

Eduardo是被手機鈴聲吵醒的。

今天是假日,平常總過著規律作息的他難得想要多睡一會,但床頭櫃上的手機卻不合時宜的打擾他的計畫,Eduardo伸出一隻手去撈手機,沒想到反而把手機摔到地上。

Eduardo嘴裡嘟囔了一句葡語,頂著一頭亂髮起身去撿,看到上面顯示Chris的來電。會在一大早打來肯定是很重要的事吧?Eduardo剛一這麼想,客廳的家用電話就正好響了,兩支電話較勁似的,一前一後的轟炸Eduardo的耳朵。

另一通電話又是誰打來的?Eduardo決定先解決手機的部份:「喂,Chris,怎——」

「I win!」手機另一端爆出一聲歡呼,高興的程度不像Eduardo記憶中Chris應有的模樣,他懷疑的重新檢查一次來電名稱,耳邊不斷傳來Chris大喊「Yes」的興奮嚷嚷。

與此同時,家用電話安靜了下來。

「Chris,你還好嗎?」

「什麼?當然,你能接電話實在太好了,」Chris的聲音聽起來忽遠忽近,感覺有人在和他搶手機,「聽著,Wardo,我和Dustin要結婚了……」

雖然Eduardo還處於剛睡醒的迷糊狀態,但這不妨礙他的理解力:「Congratulations!」

「Will you be my best man at the wedding?」Chris飛快地詢問,「I would be happy if you could agree to be my best man.」

Eduardo瞬間清醒:「天啊,當然,我是說——」

還沒等他說完,另一端突然變成Dustin的聲音並打斷他:「不!Wardo!你為什麼不先接我電話?」

「什……Dustin?呃,因為手機離我比較近,怎——」

「Wardo,你可以當我的伴郎嗎?」Dustin急切的說,「我知道你剛剛答應Chris了,但你可以拒絕他,然後當我的伴郎嗎?」

Eduardo一頭霧水:「但是我已經答應Chris了,如果你先問我——」

「我就知道!」Dustin聽起來像在對Chris說話,「如果Wardo先接我的電話他就會答應我!」

原來他們一前一後打來就是為了爭奪我當伴郎嗎?Eduardo有些困惑但又耐心的安撫Dustin:「伴郎的人選你可以找Mark——」

他的喉嚨哽住了,沒想到這麼多年再次喊出這個人的名字,是為了解決Dustin伴郎的問題。

「他會搞砸的,」Dustin的語氣斬釘截鐵,像能預料未來的慘狀般發出哀號,「而且他也不會聽我的安排,你知道他不會的!」

Eduardo反射性想為Mark辯解,Dustin卻滔滔不絕地打斷他。

「我管不了Mark也說不過他,但Chris做得到!他應該要讓Mark當他的伴郎!」

「我不想在結婚前不小心失手殺人。」旁邊傳來Chris輕描淡寫的聲音。

籌備婚禮必定會耗費一個人所有的精力,Eduardo毫不懷疑Chris會被Mark任何不適宜的言行舉止激怒,最終痛下殺手。

「如果找他會產生很多麻煩,你可以請其他好友?」

「Mark絕對會是我和Chris其中一人的伴郎,他是我們的好友,而且因為我們要忙結婚的事,Mark已經自願接下所有工作,甚至給了我們一大長假準備!如果我找了Sean或其他好友當我的伴郎,我就沒有這些福利了!等婚禮結束說不定還會被迫加班,壓榨——」

「Dustin,你別緊張——」

「喂,Wardo,」不知何時又換成Chris說話,「別擔心,我會說服Dustin的,如果Mark欺負Dustin,或做出什麼事,你也可以管他,你知道他只聽你的。」

Eduardo頓時有些迷惘:「Mark沒有只聽我的。」

「是誰能讓他離開電腦去吃飯或睡覺的?」

Chris提起這段哈佛往事,讓Eduardo突然很懷念風平浪靜的過去。

「……那只是剛好我送晚餐過去的時候他餓了,還有我叫他休息的時候他剛好——」

「不可能連續發生那麼多次巧合。」

——It's not a coincidence.

Eduardo耳邊出現Mark的聲音,他咬住下唇閉上眼。

 

Chris說他都安排好了,包括住的地方,完全不用Eduardo操心,Eduardo也認為他回美國正好可以當作放假、參加好友的婚禮、擔任伴郎……

後來Dustin也接受了Eduardo不能當自己伴郎的事實,但他似乎不擔心Mark會造成什麼破壞,好像只要有Eduardo在,一切就會沒問題。

這讓Eduardo很困惑,他不懂兩位好友為何會對他信心滿滿,認為他能對付的了不聽勸的Mark,Eduardo也不願多想,儘管從下飛機坐進Chris安排好的計程車內,心裡隱約有些不安,他還是努力放鬆說服自己這只是一個假期外加一場好友婚禮。

但當計程車停在一棟很明顯不是酒店的房子前,而且司機說「Mr. Zuckerberg的家到了」時,Eduardo終於正視內心的不安。

「為什麼是載我到這裡?Chris跟你說錯地址了嗎?」

「怎麼可能會錯?Mr. Hughes就是告訴我把Mr. Saverin你送來這裡啊,」司機將手機裡的訊息遞給Eduardo檢查,「全世界就一個住在這裡的Mark Zuckerberg。」

沒過多久Eduardo也收到Chris傳來的訊息,內容應證了他的猜測,他的確是要在這裡住到Chris和Dustin的婚禮結束。

只是Eduardo沒想到Mark居然會同意?!他以為對方會很排斥跟他一起擔任伴郎,或抗議他來參加婚禮……無論如何,他們都多年未見(上一次見面還是在打官司),現在就要住在一起實在是太詭異了。

Eduardo茫然地被請下車,司機將他的行李放在大門前就開車離去了。

天色已經暗了,看來他非得在這裡住上一晚,也許明天運氣好他還能訂到酒店房間……Eduardo邊想邊敲了敲門。

他沒等多久就聽見門內傳來一聲巨大的「碰」,大概是重物掉到地上了?Eduardo猜想。

兩分鐘後門打開了。

站在屋內的Mark和Eduardo記憶中的模樣相差無幾,依然是穿著帽衫短褲穿梭在哈佛校園中的青年,那對灰藍的眼眸倒映著自己的身影,就像看著水面上的倒影,清晰可見且觸手可及。

「Wardo.」

Eduardo回過神:「Mark.」

Mark不容拒絕的主動拿走Eduardo的行李:「請進。」

「……所以你真的不介意我住在這裡一段時間?」

「當然不,」Mark邊退開讓Eduardo能進到屋內邊反問他,「我為什麼要介意?」

兩人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般,若無其事地交談實在出乎Eduardo意料,但他也不再浪費唇舌,進來後看了圈客廳,心裡卻一點都不踏實。

Eduardo決定明天還是要到酒店去住,即使雙方表現的波瀾不驚,他也不認為兩人莫名住在一起是件好事,正當Eduardo轉過身準備告訴Mark他的想法時,他看到Mark扶著牆朝他單腳跳過來。

「Jesus Christ, Mark!」Eduardo跑向Mark,「你怎麼了?」

「把你的行李放到二樓。」

Eduardo蹙眉:「你知道我在問什麼。」

「……我下樓梯太快,扭到腳了,」Mark面不改色的回答,他又單腳跳了幾步以示證明,「不嚴重。」

「什麼時候扭到的?」Eduardo搶過自己的行李不讓Mark拿。

「剛剛——我是說,昨天。」

說謊。Eduardo立刻斷定,進屋前的那聲巨響肯定是Mark跌倒的聲音,只是他不懂Mark為何要這麼急著來開門?總不可能是因為他要來了吧?

「如果你明天沒有安排……也許我們可以到附近逛逛?」Eduardo不確定Mark是想轉移話題,還是真有此打算,「鑒於你好幾年沒回美國了。」

這句話怎麼聽起來這麼委屈?Eduardo覺得自己大概聽錯了。

但這個拙劣的、僵硬的、不自然的邀約,卻比以往任何一次邀請都更讓他心動。

「等你的腳好了再說。」

Mark的藍眼像聲控燈般亮起:「我的腳沒問題。」

Eduardo拉住試圖用受傷的腳走路,證明自己沒事的Mark,而後認真思考起腳扭傷要先冰敷還是熱敷?



下次再寫不同腦洞的片段!只寫想寫的部份不用從頭到尾細寫真的很開心w

评论 ( 18 )
热度 ( 5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