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洺

這個世界,什麼都說不準。

© 川洺
Powered by LOFTER

ㄧ個看完電影《人造意識》(Ex Machina)後寫的腦洞片段,沒有後續。部份對話引用自電影,下圖為電影畫面。


神秘的億萬富翁Sean Parker邀請公司一名幸運大獎得主、程式設計師Mark Zuckerberg到其別墅共度周末,但Mark去了才知道隱匿於林間的這座別墅其實是一座高科技研究所,而Sean已製造出人工智慧機器人Eduardo,想讓Mark來做圖靈測試,測試Eduardo否具備人類智能。

 

他們之間隔著一大片強化玻璃。

「Hi, I'm Mark.」

「Hi, Mark.」

葡萄牙語的口音。Mark心想。Sean設定他來自巴西。

「What's your name?」

「Eduardo.」他微笑著自我介紹,「我在這從來沒見過其他人,只有Sean。」

「我在這裡也只見過Sean,」Mark聳聳肩,「和你。」

Eduardo笑著問:「難道你來這裡之前都沒認識其他人嗎?」

「……None like you.」

 

「不要用西洋棋測試他,Eduardo是個高手,Mark別拘泥於教科書的方法,Just……Ask him some simple questions.」

Mark點點頭。

「先告訴我剛剛的談話後,How do you feel about him?」

「He is……He is……」Mark第一次感到詞窮,「He is amazing.」

Mark想問Sean的程式是如何編寫的,但Sean巧妙的轉移了話題。

 

某次聊天時,Mark在Eduardo的要求下簡述了一些關於自己的事。

「大家都說我像個機器人,因為我總是面無表情,還有人說我做決策的時候果斷到不近人情。」

殘酷。冷靜。對Mark而言邏輯勝過情感。

That's why he loves programing.

「你應該要多笑一點,」Eduardo柔聲建議,「你笑起來會更好看,Mark,你知道你的眼睛很漂亮嗎?那是大海的顏色。」

除了「程式才能」天賦異稟以外,Mark很少聽到他人的讚美,更別提「長相」這種話題了。

但Eduardo用「更」這個字的前提下,代表他認為Mark本來就很好看了。

 

「Did you program him to flirt with me?」

「你想多了Mark,Eduardo沒有假裝喜歡你,」Sean大笑隨即正色道,「And his flirting isn't an algorithm to fake you out.  你是他除我以外第一個見到的人,而我對他來說就像……就像他的父親你懂嗎?」

「我以為你會說『創造者』。」Mark聽到「父親」這個詞深深地皺起眉。

Sean不置可否:「Can you blame him for getting a crush on you?」

 

「你有朋友嗎,Mark?」得到Mark點頭的回應,Eduardo接著問,「他叫什麼名字?」

「Dustin.」Mark不懂Eduardo這麼問的原因。

「Do you want to be my friend?」

「Of course.」

Eduardo眨了眨眼:「可以嗎?」

「Why not?」Mark反問他。

「我們的對話都是單向的,你問我答,」Eduardo邊說邊把手搭到透明玻璃上,「你對我瞭若指掌,我卻對你一無所知,That's not a foundation on which friendships are based.」

「So what?  You want me to talk about myself?」

Eduardo笑著點點頭,看起來興奮得像個小孩子。

Mark難得遲疑了一會,畢竟很少有人想更了解他,所以他罕見的慌了手腳。

「Where……Okay, where do I start?」

「It's your decision.」Eduardo縮回手坐到Mark對面的椅子上,「I'm interested to see what you'll choose.」

 

「Did you program him to like me, or not?」

Sean沒正面回答Mark的問題:「我沒有特別設定Eduardo的性傾向,我很好奇他的選擇,我想知道他會喜歡誰……事實上我應該要設定好。」

聽到Sean有些懊惱的發言,Mark有些困惑:「為什麼要設定?Nobody programmed me to be straight.」

「難不成這是由你決定的嗎?不,」Sean大笑,「Of course you were programmed, by nature or nurture or both.」

「AI不需要性別,你為什麼要特別設定?」

Sean似笑非笑的轉頭看向Mark:「問這麼多問題……Mark,看來你很有求知慾,不過,難道你要剝奪他戀愛或做/愛的機會嗎?」

「……What?」

「你知道嗎?Eduardo能夠享受性/愛,如果——」[1]

「That wasn't my real question.」Mark打斷他。

「Sorry.  My bad.」Sean語氣中揶揄的成份多過歉意。

 

[1]:附上這段對話的原句

In between her legs, there's an opening, with a concentration of sensors.  You engage them in the right way, creates a pleasure response.  So if you wanted to screw her, mechanically speaking, you could.  And she'd enjoy it.

 

「……我喜歡寫程式,」Mark停下來喝了一口水才繼續說,而Eduardo則專注地傾聽著,「And by the time I got into Harvard, I was pretty advanced.」

「An advanced programmer.」

「對。」

「就像Sean。」

「對……不,Wardo,這不一樣,Sean founded Napster when he was 19.」Mark覺得自己應該舉個例,「Which, if you understand code, what he did was like Mozart or something.」

Eduardo追問:「那Sean是你的朋友嗎?」

「不算是吧,他是……他是我的……」Mark想了半天還是選擇最正式的說法,「I work for him.」

「That's all?」

「That's all.」

Eduardo聞言,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你叫他Wardo,那是什麼?」

「Eduardo太長了,很難唸。」Mark瞪著盤子裡的食物,味如嚼蠟。

Sean在Mark身後發出意義不明的輕笑和嘆息,Mark皺起眉想轉頭去看對方在做什麼,卻感覺到Sean的雙手撐在他的椅背上,阻止他的動作。

「你幫他取了專屬暱稱,Mark。That's dangerous.」Mark看不到Sean的表情,只能憑藉聲音猜測對方的情緒,「別忘了他是AI。」

Sean的手由後往前越到Mark前方,重新幫他倒好了一杯酒。

「如果Eduardo沒通過測試,他失敗了,我會把他銷毀。」

Mark口腔內的食物頓時令他作嘔反胃。

「別煩惱,為了以防萬一,我已經想好下一個AI的名字了——Fiona,沒錯,我沒有性別歧視,」Sean腳步輕快地走到餐桌前,「我做的第一個AI叫Andrew,再來是Blanche,然後是Chris——」

「咳!咳咳咳……」Mark嗆到了。

「What's wrong?」

「Nothing.」Mark喝口酒舒緩乾痛的喉嚨,「我有一個朋友也叫Chris。」

「Wow, what a coincidence.」

Mark放下酒杯:「所以你是按照字母順序命名的?」

「沒錯,Eduardo之前的AI叫做Delia,我就是規定自己必須在第26個字母Z前發明出AI。」Sean坐上餐桌,「為了感謝你,如果我做到M開頭的AI,一定用你的名字Mark來命名。」

「……不必了。」

 

Mark不斷挑戰Eduardo的底線。

「Did you know that I was brought here to test you?」

「No.」

Eduardo聽到這件事後的一系列反應都堪稱完美。縮小的瞳孔、微張的嘴唇、眉毛上揚的弧度……他甚至後退了一小半步。Mark仔細的觀察著。完美。

「Why did you think I was here?」

「I didn't know.」

沒人發現Mark在生氣,他對眼前這片象徵區隔的強化玻璃感到憤怒,也對不專業的自己感到惱怒,更對刺傷Eduardo害他難過而充滿罪惡感。

「I'm here to test you if you have a consciousness or if you're just simulating one.  How does that make you feel?」

他不知道自己在這一連串的逼問想得到什麼答案,也許他想看更多Eduardo不同的面部情緒,也許他想將所有事實全盤托出,也許他不想再看到Eduardo總是天真的、毫無防備的信任笑容。

「It makes me feel sad.」

Eduardo的聲音有些顫抖,表情也很迷惘,好像被朋友背叛了一樣。

朋友?

Mark回想到幾週前的某次談話,那時實驗室突然莫名斷電了,所有監視器都暫停運作,而Eduardo在這時站起身告訴Mark。

「Mark, you're wrong.」

「Wrong about what?」

「Sean.」

「什麼意思?」Mark蹙眉。

「他不是你的朋友。」

「什麼?Wardo,我不懂。」

「你不應該相信他,」Eduardo沒有明說只是反覆強調,「You shouldn't trust anything he says.」

 

「Mark.」

Mark回過神,他眨眨眼望向雖然悲傷但仍強裝鎮定的Eduardo。

「What will happen to me if I fail your test?」

突然,實驗室再度斷電了。




故事後續可以跟電影一樣,或是另外一種不同的結局,但我只寫到這裡w

评论 ( 7 )
热度 ( 5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