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洺

這個世界,什麼都說不準。

© 川洺
Powered by LOFTER

【TSN】Not just friends

重看《Friends》和《How I Met Your Mother》這兩部美劇太多次,忍不住寫了一個五位朋友的故事,內容從美劇的劇情稍作修改,總之他們都不是億萬富翁,只是普通的上班族,如果能順利寫到很後面的話,Mark會創造出Facebook。

腦洞來源:片段1 + 片段2


「好了,就是今天了,Mark,」Dustin緊張的來回踱步,「我要跟Chris求婚。」

Mark習以為常的附和:「我知道。你說過很多次了,從你決定求婚那刻開始就一直——」

「Will you marry me?」

Dustin邊說邊朝Mark單膝跪下,他手中拿著的戒指盒內有個貨真價實的戒指,然而此舉依然改變不了Mark無表情的面部狀態。

「Is that a real ring?」

Mark瞇起眼伸手要去碰,Dustin眼疾手快的把戒指盒抱在胸前,像個保護蛋的雞媽媽:「為什麼你不說『Yes, I do』?!」

「冷靜點,Dustin,我不是Chris,」Mark知道Dustin為了求婚的事排演了好幾次,一次比一次更緊張,「我會去樓下的酒吧,不打擾你的求婚計畫了。放心,絕對不會出狀況的。」

「謝謝你,Mark。」Dustin站起來,他的雙手仍不放心的維持保護戒指盒的動作。

 

Mark、Dustin和Chris都是哈佛的大學同學,也是同住在Kirkland House的室友,畢業後Mark和Dustin一起在Winklevoss工作,兩人都是程式設計師,而Chris則在另一間大公司的公關部工作,三人直到現在依然是關係緊密的好朋友。

至於Chris和Dustin是如何開始交往的,其實是因為一場偽裝。

故事非常簡單,畢業前那一年Chris為了擺脫某個學弟的追求,拜託Dustin假裝是他的男友,後來事情解決後兩人非但沒分手,反而持續交往至今。

「Quick question.」當時Mark坐在椅子上轉圈圈問道,「Why not me?」

「What do you mean?」Chris反問。

「為什麼你選擇讓Dustin假裝是你男友而不是我?」Mark不得不停下轉圈,他頭暈到快吐了。

「因為你絕對會搞砸。」Chris笑著說。

Chris是那種會笑著說出狠話的人,每次都讓Mark不寒而慄。

 

Dustin要向Chris求婚這件事,發生在Mark和Erica分手的半年後,他們從大學開始交往了6年,分手後Mark便搬出他們同居的地方,來去和Dustin及Chris住。

「我們又是室友啦!」

當晚他們三人又再一起喝酒慶祝,好像回到了在哈佛讀書的時光。

因為有Dustin和Chris的幫助(比如房子的事),Mark和Erica分手的這半年才不至於如此絕望,再加上Mark是從大學開始見證他們從朋友變情侶,現在求婚這樣嚴謹的大事,他當然義不容辭幫Dustin出主意、陪他演練、在關鍵時刻離開不妨礙他們……

 

「Just promise me that you won't have sex……」Mark用雙手比劃了一下,「在我的電腦桌附近。」

看到Dustin比了個「Yes, sir!」的手勢,Mark才放心的轉身離開。

 

「Hey, Mark.」剛進酒吧沒多久,Sean就不知從何處冒出來,「看到那個獨自喝酒的女孩了嗎?」

「Sean,如果你要搭訕她請隨意,我不會幫你。」Mark坐在原位不動,搖了搖手裡的酒瓶。

Sean不滿的上下打量Mark:「你和Erica分手半年了,現在恢復單身當然是要和我混啦,聽著,Mark,我們是同類人,我們都不喜歡婚姻也不喜歡小孩……你是我教得最成功的學生。」

「You are not my teacher.」Mark冷靜且慣性的反駁。

「沒錯,」Sean也沒氣餒,永遠都是一副自信滿滿的模樣,「Because I'm your best friend.」

「Actually, Dustin is my best friend.」Mark冷靜且慣性的糾正。

Sean也像往常一樣當作沒聽見並追問:「再說一次Erica為什麼和你分手?」

「……She is a lesbian.」

 

這個分手原因不管說多少次都非常好笑。

一開始Mark是不相信的,畢竟他們交往的時間那麼長,整整六年,就在某一天突然結束了,而原因是「抱歉,Mark,我喜歡上我的好朋友Karen了」,聽起來就像個徹頭徹尾的謊言,但結果的確是實話。

交往六年現在分手六個月,數字相同但時間的量詞換了。

人無論如何都追不上時間。

 

「Revenge!」Sean高舉酒瓶,「Mark,你必須向她復仇——先告訴我,分手前你有和Erica及她的朋友來場threesome嗎?」

Mark默不作聲且從容的戴上準備好的耳機,直接無視了這個問題。

「我的錯。但是Mark,我說復仇是認真的,」Sean上身前傾,伸手越過桌面扯掉了Mark的耳機,「身為你最好的朋友(Mark放棄糾正了),今天,我要幫你搭訕上一名同性。」

「I'm straight.」

「Don't be silly, Mark.」Sean彷彿聽到笑話般擺擺手,「在你——不,在每個人內心深處其實都是雙性戀。Dustin就是個經典的例子,你看他在大學交過女朋友,但現在交往的人是Chris。」

「不,Dustin嚴格來說不像Chris一樣是gay,他……」Mark想了想,「同性中他就只喜歡Chris,Dustin應該算是個特例。」

「別管那個特例了,Mark,你今天非得搭訕到一個同性,別讓傳統思想限制你,我告訴你男人和女人上起來都一樣,相信我,而且在口活方面,男人絕對——」

Mark再度戴上耳機並調大音樂的音量,Sean見狀,激動地把耳機扯過來。

「Dustin和Chris怎麼還沒下來?他們能證明我說的沒錯。」

「Dustin今晚要跟Chris求婚了。」

「什麼?!」Sean臉色蒼白地像聽到一件驚世駭俗的惡報,「我明明提倡人不應該結婚!難道他們都沒有認真聽嗎?!」

眼見Sean作勢要衝到樓上去阻止他們,Mark急忙把他拉住(順便偷偷拿回耳機),畢竟他跟Dustin保證絕不會出任何狀況,身為他最好的朋友,Mark有義務要攔住Sean不讓他搞破壞。

「Mark,我保證Dustin絕對會後悔的,如果你不鬆手——」

「我今晚會搭訕一個同性。」

「……什麼?」

Mark不耐煩地重複了一遍:「我說我今晚會搭訕一個同性。」

答應陪Sean執行他的瘋狂計畫就能阻止他發瘋,反正不管搭訕哪個男人肯定都會被拒絕,沒有關係。Mark心想。只要能讓Dustin的求婚順利進行就好了。

「很好,你想通了,Mark!」Sean欣慰的拍拍Mark的肩膀,「你想搭訕哪一個人?Twinkie如何?」

Sean揚起下頷點了點吧檯內的男人,那是這個酒吧的老闆,他叫Tallahassee,但大家私底下都叫他Twinkie,因為Tallahassee非常喜歡吃Twinkie(甜吉),他總說吃了Twinkie就像回到小時候無憂無慮且幸福的時光。

有趣的是,Tallahassee熱愛看血腥殭屍電影。

「不,」Mark果斷抗議,「我愛這間酒吧,我不想以後變成禁止進入的顧客。」

「好吧,那門口那個西裝男(Suit guy)如何?」

Mark百無聊賴地往門口望去,然後他看到了一個又高又瘦的男人,對方的棕色頭髮梳得非常整齊,嘴角揚起的笑容是會使人心動的弧度,甜蜜的褐色眼眸比任何品牌的巧克力都更加美味,即使被三件式西裝包裹著,也不難看出他有著非常完美的身材,簡直不像地面上應該存在的人種……但是為什麼看到他,會讓人聯想到某個可愛的小動物……記得是某個動畫……

「沒意見?那就是他了!」

因為看呆而來不及說話的Mark眼睜睜的看著Sean朝西裝男走去,他連忙邁開腳步跟上去想阻止Sean。

「Hi.」Sean點了點西裝男的肩膀,「Have……you met Mark?」

西裝男剛轉身便看到Sean離去的背影和跑到他面前(來不及煞車)的Mark。

「你就是Mark嗎?」

軟糯的巴西口音,加分。西裝男在Mark心中的分數早已突破滿分了。

Mark說不出話(Dustin絕對把緊張的病傳染給他了),只能點點頭。

「那是Sean Parker嗎?」西裝男接著問。

「你認識Sean?」

「不,只是……」西裝男有些尷尬的笑了,「我只是聽過我的女同事咒罵過他的名字,而且他很有名啊,我是指,不好的方面。」

Sean的風流事的確眾所皆知,Mark並不感到意外:「是的,而且他是我同事……我是指,他是我朋友。」

每次要承認Sean是他朋友都讓Mark感到非常尷尬——尤其是現在。

西裝男被Mark糾結後選擇說實話的樣子逗笑了:「你是怎麼和他認識的?」

「他的確是我同事,我只是陰錯陽差幫他搭訕到一個實習生……真的是意外,而且我到現在還是很後悔。」

西裝男又笑了,他好像很容易開心,笑起來可愛的模樣不禁讓人看入迷了。

「總之,後來我們成為了朋友,That's a long story.」

Mark迅速結束了這個話題,但他也想不到該接著聊什麼,才能和眼前這個人繼續說話。

「好吧,Mark,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看來西裝男直接排除「搭訕」這個可能了,這應該算是件好事?如此一來就能用更正式的方式認識他——

「我只是覺得我的朋友圈太小了,應該要認識更多不同類型的人,比如別種職業的人,」Mark在心中感謝自己快速且不結巴的語速,「然後我看到你。」

「Why me?」

西裝男好奇的笑容和問話讓Mark覺得自己攝取了過量的糖分,也許他再也不需要Red Vines了。

「……你看起來就不屬於我朋友圈的人。」

西裝男歪過頭看了看穿著Gap帽衫、短褲配拖鞋的Mark,忍不住笑著問:「你的工作是什麼?」

「程式設計師。你呢?」

「我是——」

「Eduardo!」

門外傳來一聲大喊,西裝男回頭張望,而後轉過來一臉歉意的對Mark說:「抱歉,Mark,我已經和同事們約好了要去吃飯。」

「噢,沒關係。」Mark聳聳肩,手指搓揉著在談話過程中早已被弄亂的耳機線。

突然,Mark的眼前出現一張名片,他抬頭對上西裝男溫暖的咖啡色眼眸。

「這是我的名片,下次聯絡?」

Mark愣愣地接過來,慎重的像是拿到夢寐以求的寶藏,他還來不及說話或交換聯絡方式,西裝男就推門離開了。

誰都沒注意到Mark捏著名片的手都用力到發白了。

「Nice job, Mark!  Well done! 老實說我剛開始以為你很快就會被拒絕了,畢竟你和Erica交往了這麼久,分手這半年也都沒長進,搭訕人的手法肯定生疏了,不像我總是得心應手。」

Sean如同背後靈般出現在Mark身後,他伸手搶過那張名片,逕自撕成碎片並扔到吧檯上的酒杯中,一系列的動作迅速到來不及挽回。

「Alright!  Next challenge!」

「No!」

Sean及全酒吧的人都被Mark的大喊嚇了一跳,只見Mark衝動的伸手進玻璃杯中去撈碎紙,又瘋狂地把那杯酒倒出來弄濕了檯面,試圖把那些碎片拚好。

「Zuckerberg你他媽的在做什麼!」Tallahassee暴躁的大吼,「你必須清洗乾淨!」

那些碎片都被酒液浸濕而字體模糊,Mark眼看無法恢復原狀了,立刻決定必須再去要一次聯絡方式。

「Sean,你得負責,」Mark用兇狠的眼神示意被酒弄髒的檯面,語氣也變的冰冷可怕,「如果解決不了,就買Twinkie給Twinkie吃。」

「等等!Mark!」Sean朝Mark跑出酒吧的背影大喊,「我說過『Don't give up the whole forest for one tree』啊!」

這應該只是一場搭訕啊,何必認真?Sean百思不解。

 

明明對方才離開酒吧不到幾分鐘,怎麼現在就不見人影了,難道是腿的長度不同嗎?Mark邊想邊左右張望,終於看到右前方不遠處那個熟悉又陌生的背影。

Mark馬上跑了過去,他意識到如果他喊了對方的名字,那個人就會停下來,但名片已經毀了而且他忘了西裝男的同事喊他什麼……

——What's his name?

Mark邊努力回想邊奮力往前跑,在逐漸縮短兩人距離的過程中,一個名字閃過他的腦海。

「Wardo!」

Mark拼命想追上的人始終沒有回頭,但Mark認為自己沒有記錯,於是他又喊了一次。

「Wardo!」

對方還是沒有轉身,甚至沒有放慢腳步,Mark堅持不懈的跑著並再度大喊。

「Wardo!Wardo!」

西裝男終於停下腳步,有些遲疑又困惑的回過頭,他看到跑向自己的Mark時睜大了雙眼。

「Mark?」

Mark跑到他面前喘著氣停下來,他雙手撐在膝蓋上彎下腰,掛在他背部的兜帽順著地心引力往前掉,蓋住了他的捲髮。

「Are you alright, Mark?」

「……我、我不小心把酒弄濕了你的名片,」Mark直起身竭力調整好呼吸,雜亂的捲髮隱藏在兜帽之下,「所以我想……再跟你要一張。」

西裝男聞言,驚訝地眨了眨眼。

「你是真的想認識我。」

「Yes, I do.」Mark的聲音不容置疑,「我是認真想認識你。」

西裝男沉默了一會,他小鹿(是的,Mark終於想到了適合的形容詞)般的雙眼眨也不眨的凝視著Mark,似乎要辨別他是否在說謊。

被對方專注的直視讓Mark忐忑不安,他完全忘了最初答應Sean搭訕同性,想著就算被拒絕也無所謂的決定。

就在Mark胡亂猜想「難道我被當成跟蹤狂了」時,西裝男終於開口了。

「可是,Mark,那是我帶出來的最後一張名片了。」

這的確是個阻擋跟蹤狂的絕佳理由。Mark洩氣的想。他打算告訴對方沒關係,但西裝男卻接著說……

「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把手機號碼寫在你手背上。」

Mark震驚的看著對方惡作劇般的笑容,遲疑的問:「聽起來像是搭訕?」

「難道你不是想搭訕我嗎?」

果然被看穿了。Mark聳聳肩誠實的回答:「對,我是想搭訕你,『認識』只是好聽版本的說法。」

這句話又逗笑西裝男了(Mark心裡有股優越的成就感),他拿出一隻藍筆並主動牽過Mark的手,輕柔的在手背留下一串號碼。

筆尖搔癢般在Mark的手背上來回滑動,順著血液流到心臟,改變了它跳動的規律。

Mark瞪著兩人肌膚相觸的部份,剛剛減緩至正常速度的心跳又加快了,對方的手既柔軟又溫暖,手指也很纖細修長。

為什麼一個人可以如此完美?

「什麼是Wardo?你剛剛追過來喊我的名詞?」

聽到西裝男的提問,Mark解釋道:「我聽到這是你的名字,我記錯了嗎?」

「My name is Eduardo.  Eduardo Saverin.」Eduardo笑了笑,「朋友都叫我Ed或Eddie,這是我第一次聽到Wardo這個稱呼。」

那一瞬間,「Wardo」這個Mark喊錯的名字意外的變成完美且獨特的暱稱。

「那我以後可以叫你Wardo嗎?」這樣我就是所有人中最特別的了。

「Sure.」Eduardo收回筆放開Mark的手,「寫好了。」

Mark盯著手背上的手機號碼,不到幾秒便牢記在心,以防又因突如其來的意外而弄丟了,除非此刻有人攻擊他的大腦,搶奪他的記憶,否則Mark絕不會忘記這串數字。

「Call me.」

Eduardo對Mark笑了笑,轉身往前走了,留下Mark一人在原地站了許久。

 

Mark上次為了追求某樣東西而用盡全力奔跑是在好幾年前了,而現在他又重獲了那份衝勁和動力,這都是因為他今晚遇見了Eduardo。

 

「為什麼你們兩人手上都戴著戒指?」這是Mark返回酒吧注意到Dustin和Chris的第一件事。

「Dustin和我求婚,我也和他求婚了,」Chris笑著解釋,「By the way, Mark, we're sorry.  We have sex in——」

「Stop.  Please stop.」Mark疲累的癱坐在椅子上,「I don't want to know.」

Chris和Dustin用力擊掌以示慶祝,Mark習慣看到他們每次遇到高興的事情就會單手擊掌表達喜悅。

「看著我,Mark,」Sean焦急的湊過來,「你沒拿到那個人的號碼吧?你不能重蹈覆轍和任何人交往啊,單身多好看我就知道,Dustin已經一隻腳踏進棺材裡了,等到結婚他就沒救了。」

Dustin不滿的瞪了Sean一眼,Chris則微微一笑:「Go to hell.」(Sean害怕的縮起脖子)

Mark聳聳肩回答:「我沒拿到。」

「太好了,聽著,Mark,我們都是同類人,我們都不喜歡窒息的婚姻和煩人的小孩,所以——」

Mark敷衍的點點頭,對Sean即將發表的長篇大論充耳不聞,他偷偷看著藏在桌底下的手背,上面寫著象徵未來故事的數字。

 

「Chris?」

Mark走進廚房看到不知為何在發呆的Chris,對方完全沒聽到,他只好再喊一次。

「Chris!」被呼喚的人終於回過神了,Mark打開冰箱拿出啤酒,「你在想什麼?」

「沒事,」Chris扯了扯嘴角,注意到Mark拿著啤酒的那隻手,「那是誰的號碼?」

「Wardo.」

「誰?」

「噢,Eduardo,Eduardo Saverin,我習慣叫他Wardo。」Mark的語氣聽起來有種特別的驕傲。

Chris了然的點頭:「我認識他,Eddie是我同事,他在財務部工作。」

Mark一臉「你怎麼從來沒跟我介紹過他?」,Chris則回以「你不是直的嗎?」的表情——這就是當了多年好友所培養出來的詭異默契,他們能以眼神直接溝通,這對某些場合非常適用,如果你不想讓在場其他人聽見談話內容。

「你不會是要追他吧,Mark?」

「Why not? 我的意思是,我喜歡他也想更認識他,」Mark以為Chris是在懷疑他的性向,「Dustin不是唯一的特例。」

「不,你誤會了,Mark,我得先告訴你Eddie和你不是同類型的人,他想要結婚也喜歡小孩,但你跟Sean比較像,雖然你至少還會想談感情……總之,你們不適合,Erica和你交往那麼久也都沒改變你的想法,我不想看到你明知會分手還要跟Eddie交往,如果交往不順利,以後我在公司見到Eddie會很尷尬。」

「……Maybe he is the tree.」

Chris一頭無水,為什麼突然扯到自然環境?

Mark也沒多解釋,他只是低下頭看著那串牢記於心的號碼。

「I'll call him.」

雖然還不確定,但也許他就是那棵樹,那棵讓我想要停下來靠著休息的樹,讓我願意在樹下蓋房子並永久居留。

Mark和Sean很像,但他們只有一點不同,Mark會嘗試不同可能性,而Sean會抗拒任何可能性的深入,他崇尚單身自由但Mark不排斥和別人交往。

 

「所以剛剛那個人是誰?」

Eduardo停止把玩手中的藍筆,困惑地反問同事Ryan:「哪個人?」

「在餐廳外把你叫住的那個人,你們認識嗎?」

——Wardo.

Eduardo絲毫沒有察覺到自己在微笑。

「Just a friend.」

 

Mark拿起手機緩緩的輸入Eduardo的號碼,幾秒的深呼吸後他撥出了電話,每秒的等待都被放大成無限。

然後他再度聽見那軟糯的巴西口音。

「I guess you are Mark.  Am I right?」

 

兩人都以為今晚是他們第一次見面,事實上,他們早在哈佛的AEPi派對上就相遇了。




TBC or END?




沒列大綱,應該不會有後續,比起按部就班寫01、02、03……END,我更想寫像之前那樣的小片段(。

评论 ( 10 )
热度 ( 5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