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洺

這個世界,什麼都說不準。

© 川洺
Powered by LOFTER

【TSN/ME】Bite me 續

附上很久以前寫的《Bite me》,這次寫了一個短小的後續w


Facebook的員工們一致認定暴君罹患了「Mr. Saverin成癮症」。

最近在公司他們經常形影不離,而且暴君時不時會貼近Mr. Saverin對他耳語,言行舉止親暱的像熱戀中的情侶,更誇張的是他會把頭靠在Mr. Saverin的頸側(而善良的Mr. Saverin為了配合暴君的動作,已經不再打領帶了),害大家以為Mr. Saverin有噴香水,而在那陣子尋找是什麼香味能讓暴君著迷。

答案是沒有,因此眾人直到現在還是不了解,為何不喜歡肢體碰觸的暴君卻常主動靠近Mr.Saverin,只能肯定他絕對得了「Mr. Saverin成癮症」這種特殊疾病。

 

「Mark,你確定我不用抽血留給你嗎?」

自從上次Mark吸了Eduardo的血液後,Eduardo就此成為Mark的「主食」,但自制力驚人的Mark從不輕易「進食」(他就是不肯傷害Eduardo),除非餓到極致否則絕不咬Eduardo,平常也都是湊到對方脖頸處隔著皮膚聞血香。

由於進食的次數少,Mark三不五時就要貼著Eduardo緩解渴血症,好幾次都在大庭廣眾之下抱住Eduardo,埋在他的肩頸處忍耐,Eduardo知道Mark這樣的舉動絕對造成誤會了,但他也沒有選擇拒絕或推開他。

因為Mark正無聲的告訴他「I need you」,所以他也以動作回答「I'm here for you」。

幸好Mark從未在員工面前失控,最踰矩的親暱動作只是嘴唇貼上Eduardo的脖子,但那看起來像個吻,不會引起懷疑,只是看起來很曖昧。

然而事情總不會一帆風順,Eduardo難得要出差(在找到解除詛咒的方法前,他和Mark保持同居狀態),因此他提議要留點血給Mark,以備不時之需。

「沒關係,只不過是一星期,我能忍住。」

「那我離開前,你至少要『進食』一次吧?」

Mark坐在原位紋風不動,他極度排斥要咬傷Eduardo從他身上討要血液的行為,Eduardo明白他的顧慮,長腿邁開快步走到Mark面前關上他的筆電,坐到辦公桌上解開三顆襯衫扣子,微側過頭露出方便吸食的角度,全部的誘人動作一氣呵成(畢竟做過無數次了)

「Bite me.」

 

員工們發現暴君病情惡化的程度和Mr. Saverin離開他的天數成正比,前三天還算正常,後來會暴躁易怒,再後來會變得沉默寡言,還會減少和他人的互動,到了第五天暴君開始戴口罩,第六天則戴起了墨鏡,一副要躲狗仔的模樣。

你是在Facebook工作又不是明星在街上賣藝,為什麼要把臉遮的嚴嚴實實的啊?

PR和CTO都勸暴君生病了要在家休養,或是等Mr. Saverin回國再來上班,可是暴君堅決不肯回家,非得待在Facebook寫程式。

員工們都在苦命的哀號,期盼著天使Mr. Saverin能早日回來帶他們脫離地獄的酷刑,也許是眾人的祈禱見效了,當晚Mr. Saverin就趕回了Palo Alto,直奔Facebook。

Mr. Saverin提前結束工作,不知情的暴君來不及去機場接他(對於Mr. Saverin的歸來員工們都喜出望外),只能像個傻子一樣戴著墨鏡和口罩呆愣在原地。

暴君把手中的筆電扔給路過的實習生,也不在乎剛剛資料是否有存檔,更不在乎對方是否有接到,直接大步走向Mr. Saverin,然後拉著他進了辦公室,並按下遮住玻璃的窗簾。

眾人都對辦公室內即將發生的事一清二楚,每個人都心照不宣地猜想Mr. Saverin在他們下班前會不會被暴君放出來?

 

「Jesus Christ……Mark,你以後不能再逞強了!」

神奇的是飢餓多時的Mark依然沒有傷害到Eduardo,僅僅毀了他一件襯衫,也許金氏世界紀錄該給Mark頒發一座意志力獎。

「你待在家裡也可以工作啊,為什麼非得到Facebook?」

Eduardo半裸著躺在沙發上,質問剛吃飽喝足有精神的Mark,後者聳了聳肩義正嚴詞道:「假設這個詛咒無法解除,如果以後你每次離開,我都必須躲在家裡,這樣會被大家發現不對勁。」

「你剛剛的模樣看起來也很詭異。」

Eduardo現在沒什麼力氣,他勉強伸手勾過Mark丟在桌上墨鏡,百無聊賴地把它戴上。

完了。此刻的Eduardo看起來更性感了。Mark覺得自己好像誤闖進巴西名模的休息室。

「他們下班了嗎?」

「應該都離開了吧。」

Eduardo撐起上半身,摸了摸已經癒合的咬傷,而後摘下墨鏡:「那我們回家吧。」

Mark聽到「我們」及「家」這兩個詞很高興,他溫柔的把Eduardo從沙發上扶起來,才去關掉電腦。

「Mark,你這裡有多的……衣服嗎?」Eduardo敢保證對方沒有襯衫。

「沒有。我叫秘書拿一件進來?」

「……不用了,把你的連帽外套借我穿。」

離開辦公室前Eduardo已經放棄掙扎了,他竭力保持冷靜不去在意員工們投來的「親切」視線,還有那些充滿恭喜意味的曖昧笑容。

只有遲鈍的Mark不明白,向來哭喊著抗議不想加班的員工們,不知為何今日都樂意的留下來工作,直到他和Eduardo離開。




Fin.




純粹搏君一笑的小片段故事w 以後有機會再寫吧w

评论 ( 18 )
热度 ( 14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