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洺

這個世界,什麼都說不準。

© 川洺
Powered by LOFTER

【TSN/ME】Best Mistake 02

超級久違的更新,附上《Almost Lover》:01021.503What if044.5050607&08Don't want to miss you tonight

以及《Best Mistake》:片段1片段201

 @润润润润润 和 @花英俊 在千粉點的填坑!


1.

 

Eduardo回美國純屬公事,他沒打算去見Mark,他們沒理由敘舊,更何況Mark現在正住院。

但Eduardo還是答應Chris有空一起吃頓飯,三年前訴訟開始後,Eduardo便與Chris及Dustin斷了聯繫,一直都很少交談,如今事過境遷,Chris主動打電話約他吃飯,Eduardo當然答應了。

用餐過程中兩人都很有默契地沒提往事,Eduardo想著自己應該關心一下Mark的近況?或是Facebook的發展?但他又想賭Chris會假裝隨口說到。

「你會在美國待多久?」

「大概兩、三天吧,最久不會超過五天。」

「那你離開前如果有空——」

來了。Eduardo屏息以待。他早已想好數種不能見Mark的藉口。

「——也和Dustin見個面吃飯聊聊吧。」

預想錯誤的Eduardo有些錯愕,Chris從容不迫的笑容,依舊心無城府。

「Dustin這陣子都在熬夜加班,他再不適時休息一下,住院的人就會是他了,我真的很擔心……」

這就是Chris厲害的地方,整句話都沒有提起Mark,但Mark卻無處不在,Eduardo僅憑他那句話就能得知Mark的近況和車禍原因。

「Mark他……還好嗎?」

——於是關心便鬼使神差的脫口而出。

Chris語氣輕鬆:「不嚴重,下個月就能出院了,我還希望他能順便多休息,但不工作對他而言如同緩刑(Probation)。」

不知Chris是否有意說出這個詞,Eduardo不可避免的回想到Mark的留校察看(Academic probation),那是他創造Facemash的凌晨兩點。

 

「嘿,Chris」Eduardo緊張的把玩手機,音量極低的詢問,「Mark有說什麼嗎?」

坐在飄窗上的Chris反問:「哪件事?」

「和Erica分手的事,」Eduardo瞥了一眼吃著金槍魚罐頭的Mark,此刻不是向當事人討論分手原委的好時機,他只能轉而跟Chris打聽,「Mark和她吵架了嗎?」

「我不知道,我一進H33他就是走火入魔的狀態,你沒說我都不曉得他們分手了,Mark看起來也沒多在意Erica……」

Eduardo聞言點點頭,手機在他雙手間不斷翻來覆去。

「倒是你這麼晚怎麼來了?我以為你早就睡了,或在準備Phoenix Club的入會測驗。」

Chris的提問讓Eduardo莫名緊張,他傻笑一下:「我只是……有種不好的預感。」

Eduardo知道Mark今天和Erica有約會,因此他很心神不寧,睡前偶然刷到Mark的Blog新貼文,他立刻換好衣服直奔Kirkland House,臉上盡是藏不住的困惑和擔心。

「好吧,看來你不好的預感成真了,」Chris翻到下一頁,「Mark的Facemash肯定會害他在哈佛交不到女友了,說不定走在路上還會被揍。」

「身為共犯,我們只好無時無刻待在一起,免得落單被找麻煩。」Eduardo趁勢開玩笑。

當時沒人能預料到Chris預言成真,Mark後來的確被揍了,但Eduardo那時不在他身邊。

Chris笑而不語並看向窗戶上的公式,打起精神繼續研讀,幾分鐘後聽到Eduardo緊張的聲音:「You don't think——」

「I do.」Mark很篤定。

「Go see if it's everybody.」

大家都聽從Eduardo的話跑去查看,Chris率先報告「Can't connect」,Dustin也興奮的回答「The network's down」

「Unless it's a coincidence I think this is us.」Eduardo還在垂死掙扎。

Mark驕傲的糾正:「It's not a coincidence.」

「Holy shit.」

看到Eduardo緊張的模樣,Mark這才覺得大難臨頭。

但他怕的不是學校的懲處,或是全校女生的憤怒,他擔心的是這會對Eduardo造成什麼影響,Mark見識過Eduardo的父親帶給他的沉重壓力。

 

——You have no idea what that's going to mean to my father.

——Sure I do.


2.

 

Eduardo和Dustin的工作都很忙碌,兩人勉強擠出時間純喝酒聊天,沒想到Dustin卻激動的喝醉了,Eduardo只好送他回家。

Dustin和Chris不同,他偽裝不了無所謂,一路上不斷跟Eduardo詳細敘述Mark這幾年的生活。當他說到Mark都沒交女朋友時,Eduardo愣住了,因為他去新加坡後有過幾段感情,雖然都不順利,但至少是和平分手,只是他不懂為何Dustin要告訴他這些事。

Mark大概為Facebook忙到焦頭爛額了,根本沒心力去經營其餘需要他分心的事。Eduardo猜想。

Dustin扯著Eduardo的肩膀使勁抱住他喊道:「Wardo,你回美國願意見我們,真是太好了!」

Eduardo連忙站穩扶好Dustin,並決定要留下來照顧喝醉的他,否則讓他醉醺醺的到處亂走會很危險。

「我最初不應該介紹你和Mark認識嗎?」

Dustin突如其來的問話嚇了Eduardo一跳,對於這個問題前者似乎苦惱了很久,他迷茫的要求一個正解,然而Eduardo也不清楚答案。

他思考過類似的問題卻得不出解答,說不定各有利弊,不管如何現狀是無法改變的,他不願做無用的想像。

「呃,我明天再告訴你,好嗎?」

反正Dustin隔日就會忘記了。Eduardo把抱著自己不肯放手的Dustin扶到沙發上。

「Wardo你別走啊,Mark馬上就下來了!」

下來?Mark不是在住院嗎?Dustin果然喝多了。Eduardo小心翼翼的撥開他的雙臂,配合的應答:「好,我留下。」

「你再等一下就好了,樓上房間放滿雜物太亂了……Mark會整理很久,你不要連夜趕回紐約,而且外面還在下大雨……」

Eduardo一怔。他突然明白Dustin說的是他和Mark起爭執的那天,Mark忘了去機場接他是導火線,而後Sean的搧風點火更一次引爆了數顆埋好的炸彈,星星之火足以燎原,更何況是蓄勢待發的炸彈?

——I want, I need you out here.

原來那時候Mark離開,是為了要整理房間嗎?

記憶中那場令雙方都遍體鱗傷的雨夜,由於他的提前離場而無法知曉後續。

「我應該要和Mark一樣先去幫你拿條乾毛巾,再給你傘……不對,我不應該給你傘,這樣Mark他一定會追出去——」

Dustin像個陷入難題的學生,他反覆推敲運行過程中的可疑漏洞,試圖找出合理的解決方法,如此才能得出完美答案。

Eduardo還處於驚訝狀態,他以為Mark冷淡地說完「你需要休息」後就去寫程式了,他根本不在乎自己的去留。

直到此刻Dustin說出這些話,Eduardo終於能想像出自己離開後,Mark在當下也同樣感受到「Left behind」被遺棄的失落。

「Dustin,沒關係,」Eduardo打斷他,因為他自己都不敢去想那一點可能、那些假設,「都過去了。」

「過去……噢,Mark他訂了機票要飛去紐約找你,這週末!」Dustin的思緒仍停留在那天,「Chris還罵了他一頓,所以Mark打了電話給你,但你一直沒接……如果我或Chris代替他,跟Sean去見Peter Thiel,而Mark和你好好談過後,你就不會凍結帳戶了對吧?」

原來那些惱人的電話不只是Christy打來的嗎?而且吵完架後Mark有打算來紐約找我?Eduardo因這些接連不斷,且毫不知情的事感到混亂。

所以他發燒時無意中拒接了Mark的電話,因此沒聽到他的道歉及解釋,而在那之前,Eduardo早已凍結了銀行帳戶,所以Mark更不可能於週末來紐約找他……

不等Eduardo消化目前的事實,Dustin又邊為隱瞞合同的事道歉邊打酒嗝,Eduardo連忙安慰Dustin——儘管他仍無法保持冷靜。

那時Mark訂完機票後打不通他的電話,只好先和Sean去見Peter Thiel,然後發現支票沒辦法兌現,憤怒和痛苦的程度可想而知,後來斥責中的複雜情緒,Eduardo當下完全不明白。

每一個環環相扣的關鍵都陰錯陽差,他們有機會言歸於好前卻總會發生變故。

Dustin又抱住Eduardo,一不小心兩人摔向沙發,Eduardo拍了拍身上人的背,盡力撫平他的情緒。

但是,安撫喝醉的人……怎麼感覺似曾相識?

——Wardo,起來。

那是Mark的聲音。

——Wardo,你喝醉了。

Eduardo閉上眼,暫時阻隔Dustin的語無倫次,努力搜尋記憶,他好像在一片模糊不清的影像中看到Mark痛苦的神情。

——別道歉了,Wardo。

Eduardo想起了他們的吻,那時因醉酒而遺忘的事正逐漸明朗。

他主動親了Mark而且對方也回吻了他,但最後Mark卻突兀的停下所有動作,溫柔的遮住他的眼睛,讓他陷入一片安心的黑暗中,慢慢地睡著。

難道是因為稍早前剛簽下了那份死亡合同?Eduardo深呼吸。他還來不及回想其中的細節,Dustin又扔下一顆震撼彈。

「我不應該慫恿Mark跟你告白……這樣就算你去新加坡,離我們這麼遠,也不至於完全沒聯絡……」

告白?不可能。Eduardo頓時呼吸困難。去新加坡前?那陣子他努力避開會和Mark碰面的場合,也不和媒體有任何接觸,就連哈佛時用的電子信箱他都停用了,如果是打電話他怎麼可能會沒聽見……

是機場廣播。

——我了解你道歉的原因,但我不懂你為什麼要我留下來?

他提出的問題Mark給了答案,那就是Dustin說的告白,但是他的聲音被掩蓋了,Eduardo沒聽見卻也沒要Mark再說一遍,直接回答後便結束通話並關機。

——我不在乎了,好嗎?I just……I don't care about you anymore.

這是Eduardo回應Mark的告白,後者不知道其實對方根本沒聽清,而誤以為他被拒絕了,Eduardo則慶幸自己沒衝動且愚蠢的向Mark告白。

但這是Eduardo從不敢猜想的事……Mark也喜歡他?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我知道你不在乎他愛你,我也知道你恨到不會原諒他,但是,Wardo,」Dustin吸吸鼻子,像個希望父母吵架後能和好的小孩,「如果Mark的告白再早一點,在哈佛……呃,在你和Christy交往前,你會答應嗎?」

Eduardo愣愣地望著Dustin可憐兮兮的大眼,回憶起那天Mark氣喘吁吁跑來Eliot House,還有那從緊張轉為僵硬的表情。

——Mark,你怎麼突然來了?

——theFacebook出了點問題,但我都處理好了。

他那時是來告白的,不是因為theFacebook的事。

Eduardo眼眶泛紅發不出聲音,他想著剛剛Dustin說的所有話,那些如果和錯過……而後不經意地眨眨眼,彷彿觸動某個潰堤的開關,一滴眼淚順勢流了下來。

原來他們多次與真相失之交臂。

 

3.

 

Eduardo坐在計程車上準備前往機場,為期五天的出差終於結束了。

至始至終他都沒有去見Mark。

聽完醉酒的Dustin說完那些事實,Eduardo明白他不是唯一的受害者,Mark和他承受同等傷害,而且早在哈佛開始,他們就已經互相喜歡了,卻安於現狀只當朋友。

他知道自己如果去醫院見Mark,告訴他全部發生的事,告訴他我愛你,也許他們還有機會,但Eduardo選擇回新加坡。

正是因為錯過太多次,而那些錯誤如此完美無缺,讓Eduardo不禁想像,倘若他去了醫院,恐怕等待他的也只是另一個新的錯失。

他終於明白前幾段感情失敗的原因,那是因為他心裡還存有未實現的幻想,現在Eduardo知道他愛Mark的那段時間,對方也同樣愛他,這代表他們離愛情的最近距離,注定到此為止了。

Eduardo想起某個電影之夜,他們四個人討論起平行世界存在與否,現在想想也許真的存在,而另一個世界的Mark和他可能沒有決裂,說不定他從一開始就會和Mark來Palo Alto,有他在Mark就不會工作連續36小時,或許和Sean去見Peter Thiel會是他,那他就可以自我介紹「我是Facebook的CFO」

 

我們只有一生一世,只能擁有一個版本的人生,卻貪心幻想其他版本的我們會是怎樣,這是生命中最哀傷卻美麗的想望。

《不同版本的我們》(The Versions of Us)

 

抵達機場過沒多久,廣播通知由於天候不佳,全部航班都取消,Eduardo傻眼的坐在候機室的椅子上,窗外的磅礡大雨簡直像加州雨夜重演。

Eduardo手肘抵著膝蓋,十指頭痛的搓揉眉骨,思考起今晚的打算。

「Wardo。」

映入Eduardo眼簾的是那雙熟悉的拖鞋,視線慢慢上移看到萬年不變的短褲、GAP帽衫及帽子遮住的標誌性捲毛,不難發現對方頭上纏著一大圈紗布。

「……Mark。」

他怎麼會在機場?

Mark侷促的站在Eduardo面前,兩手藏在口袋:「新聞報導取消所有航班,所以我來了。」

「……可是我們沒有約。」

不能怪Eduardo反應總慢了好幾拍,對於Mark倏忽出現,他還在震驚中。

「我知道。」Mark不打算解釋自己登場的原因,似乎很理所當然,又像在彌補當年沒有履行來機場接Eduardo的承諾。

Eduardo茫然的仰著臉:「你還不能出院吧?」

「醫院太無聊了,我沒事……也沒碰傷口,」Mark拉低帽沿,整張臉壟罩在陰影下,「你今晚有住的地方嗎,Wardo?」

目前沒有。Eduardo搖搖頭,Mark見狀便交給他一串鑰匙。

「你可以住我家,這麼晚絕對訂不到房間了,反正我還得回醫院。」

Eduardo瞪大眼望著手中Mark家的鑰匙。你記得我們不是朋友而且好幾年沒聯絡了嗎?!你就這樣坦然的給我家裡鑰匙?!

但Eduardo什麼都沒問,因為他了解Mark。

Mark絕非聽天由命的人,就算Eduardo受困於颶風風眼中心,他也肯定會毫不猶豫的硬闖進來,無論前方有哪些阻礙、之前有多少次錯過、曾受過多嚴重的傷害,他都拒絕輕言放棄。

Eduardo怔怔的收攏五指握緊手,鑰匙刺痛了他的掌心,Mark緩緩蹲下來與Eduardo平視。

「……你為什麼一直看我?」過了半天Eduardo才擠出這句話。

「我們很久沒見面了。」Mark很認真的回答。

Eduardo一愣。

——I miss you so much and I didn't know it before.

上次通話Mark沒等他回應就掛斷了,Eduardo來不及說「I miss you, too」

 

有時需要一段距離來提醒,原來對你的思念從未消逝。




TBC.




BGM是林宥嘉的《兜圈》這首歌w

愛錯過了太久反而錯得完美無缺

幸福兜了一個圈

想去的終點就在原點

 

聊聊是非 吐吐苦水 喋喋不休是時候談風月

等待誤會 熬成約會 重新定位要成爲你的誰

 

想起來好像昨天我們初次見面

想不起很久以前少了你在身邊

謝謝你陪我迷途樂園 繞了一個圈才體會

這樣的迂迴多麽可貴

 

那些美好的兜圈 讓回憶值得懷念

 

重新成為朋友後,馬總就可以開始追花朵啦!希望有天我能寫到ME交往後Mark和Sean靈魂互換的故事……

评论 ( 31 )
热度 ( 9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