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洺

這個世界,什麼都說不準。

© 川洺
Powered by LOFTER

一個待寫的意外性轉腦洞?


部分內容:Eduardo回美國參加股東會議的前晚莫名變成女生,導致他不得不翹掉會議,又被趕來酒店興師問罪的Mark逮個正著,兩人說好不會把這個意外透露給任何人知道,且在Eduardo恢復原狀前暫時住在一起,同時,發現Mark莫名和人同居的Dustin對這個來路不明的女人充滿敵意,又急於讓昔日哈佛情侶順利復婚,他決定請專家Sean幫忙把這個女人從Mark身邊騙走……

 

準備離開酒店房間前,Mark臨時幫Eduardo買了一套女生的衣服,但尺寸明顯不合,他還是選擇穿上Mark的備用帽衫和拖鞋(這些他平常絕不會穿出門的衣物,反而讓他脫離苦海),只剩下身的裙子讓他感到不安……

不過他還是得親自和Mark再去購物,畢竟誰知道他會變成女生多久?

但這不代表他來到內衣店不會尷尬。

經過專櫃小姐上下其手的測量胸圍後,Eduardo因不斷被誇獎和讚美而面紅耳赤,關於胸型及身材如何保持完美,以及皮膚如何美白保養的問題,他結結巴巴地說不出話。

「妳男朋友對妳真好。」

Eduardo順著專櫃小姐的視線望過去,提著許多(為了Eduardo而買的女裝)購物袋的Mark站在門口,平靜的臉上沒有一絲不耐煩。

——這種時候的確不需要特別說明他不是我男友。

當Eduardo被問到內衣款式和顏色時,他又變成啞巴了,那些以往他覺得穿在女性身上非常性感的內衣,如今看來都異常可怕。

見Eduardo無法回答,專櫃小姐笑瞇瞇的轉去詢問男方意見:「先生,你最喜歡什麼顏色?」

「……藍色。」

事實上Mark不懂她問問題的緣由,只是單純給出答案,因為他正忙著想Eduardo何時會恢復原狀?如果沒有,他又該如何繼續幫助以女性身分活下去的Eduardo?

所以當Eduardo紅著臉往他肩上小力的捶了一拳時,Mark沒意識到自己剛剛決定了對方內衣的顏色。

Eduardo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下意識會做出這種舉動,就像他不懂剛發現自己變成女生時,那些驚慌和害怕都在看到Mark來到房間的那秒,全都轉化成源源不絕的淚水。

——明明在加州雨夜、百萬會員夜和訴訟期間,他都沒在Mark面前哭過!

「那你有特別偏好的款式嗎?比如蕾絲和水鑽?你的女朋友說她只要最簡潔的……」

看著專櫃小姐手上藍色的各式性感內衣,以及滿臉通紅的Eduardo,Mark這才後知後覺的搞清楚狀況。

Eduardo趁Mark發表意見前,搶先一步抱走所有專櫃小姐推薦(他不敢直視)的內衣,迅速躲進更衣室。

「哇……你買這麼多衣服給你女朋友,你對她真好!」

Mark皺起眉低頭看了看那些購物袋,聳聳肩認真的回答:「我覺得不夠好。」

只有這樣怎麼能算好?這些物質的東西Eduardo自己都買得起,根本不需要他。

花大錢陪女友逛街,還任勞任怨的主動提東西……這樣還不夠好?不了解事情原委的專櫃小姐試探性的問:「你們吵架了?」

Mark想了想,然後點點頭,專櫃小姐見狀,立刻熱心地提供建議。

「你再多買幾個名牌包、首飾、化妝品和香水給她就好了,我保證她會喜歡。」

Mark不予置評,專櫃小姐好奇的追問:「你們為什麼會吵架?」

「這很複雜。」

「難道你出軌了?」專櫃小姐猜測。

「不……沒有。」Mark稍微遲疑了,他想起八卦的員工們對Sean「小三」的稱呼。

「還是你總是忙工作沒時間陪她?」

——I had to get your attention, Mark.

專櫃小姐看到Mark變得沉默,了然於心的勸道:「女生哄一哄就沒事了,雖然我看你不像是擅長說甜言蜜語的人……但偶爾浪漫一下非常重要,沒空出國旅遊,至少吃飯看電影的時間還是有的吧?話說你們交往多久了?」

如果從大學開始算起的話……Mark不太肯定的答道:「十年?」

「這麼久?天啊,我第一次見證到愛情長跑的情侶!」專櫃小姐很激動,「你還沒跟她求婚?難怪她會生氣!」

結婚什麼時候成為解決一切問題的最佳方法?

Mark注意到對面樓層出現兩個鬼祟又熟悉的身影。

 

「Sean,你睡過這麼多女人……你認識她嗎?」

「沒見過。話說我從來沒看過Mark對哪個女生這麼好,陪她買東西而且袋子都是他負責提——」

「你能想辦法把她從Mark身邊騙走嗎?」

「喂,我可不想自尋死路啊。」

「Mark對她好只是因為她長得像Wardo!」Dustin氣憤的喊,「如果被Wardo知道Mark跟一個長的很像他的女生在一起,他們就不可能復婚啦!Sean,你快點想辦法騙走那個女生!」

 

Eduardo頭痛的看著鏡中穿著成套性感內衣的自己,擁有如此姣好的身材的確是女人們夢寐以求的事……但他本質是一個男人啊!他根本不想穿上這些布料極少的衣物……

「Wardo,」門外傳來Mark的聲音,嚇得Eduardo往後撞上全身鏡,「我看到Dustin和Sean了。」

什麼?!Eduardo可不想讓更多人知道他轉變性別的事,尤其是那個愛看他笑話的Sean Parker!

Eduardo立刻開門把Mark拉進更衣室,焦急的問:「他們是一路跟蹤過來的?還是剛好路過?」

「我不確——」

未完成的句子突兀的中斷,等了數十秒對方都沒有反應,Eduardo不解的歪過頭望向當機的Mark。

「Mark?」

「……我去拿新買的衣服給你。」

不等Eduardo說話,Mark就近乎狼狽的走出更衣室,後者泛紅的耳廓在Eduardo眼裡一閃即逝。

Eduardo慢半拍的想起,每當Mark窘迫或難為情的時候,他的臉部表情都不會有變化,只有耳朵會染上紅色。

雖然以前在H33,他也曾在Mark面前露出上半身,但現在不一樣!

鏡中那位長腿細腰的美女,凌亂的棕髮、深藍色的內衣襯的皮膚更加白皙……剛才這個畫面完全被Mark盡收眼底。

Eduardo臉紅的程度上升到了新境界。



哈哈哈最想寫的部分寫完了!第二想寫的是Sean搭訕花朵的情節w

评论 ( 92 )
热度 ( 32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