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洺

這個世界,什麼都說不準。

© 川洺
Powered by LOFTER

【TSN/ME】Define the relationship

腦洞來源:美劇《How I Met Your Mother》S05E01



酒吧中,原本和Eduardo一起坐在沙發上的Mark被Chris用力扯到吧檯旁。

「我一直都對外宣稱你和Wardo是『決裂後又和好』的朋友,但你們接吻被拍到的照片,我要怎麼解釋?!」

「不需要特別解釋,」Mark不耐煩的皺眉,「付錢買下來讓他們閉嘴就好了。」

Chris翻了個白眼:「用錢解決問題還真是個好習慣。Mark,我不懂,為什麼你不承認你和Wardo在交往?!」

「因為我們的確沒有。」

「所以你們是什麼關係?」

「我們是朋友。沒有特別的關係。」

「朋友不會接吻,別傻了,Mark,你們的確在交往。」

「我和Wardo不適合交往,我們適合能隨時結束的關係,」Mark語速飛快,他受夠了每個人都要對他們的關係下定義,礙事的指手畫腳,「我不擅長經營一段關係,你也知道我和Erica交往的狀況,分手後——」

Chris打斷他:「那是你的錯,Mark,而且Wardo和Erica不一樣,這是完全不同的情況。」

「你也知道我和Wardo打過官司,我知道這是我的錯,我搞砸了一切,所以……」Mark看向坐在遠處和Dustin聊天的Eduardo,聲音很輕,「我不能給自己第二次機會,我不信任我自己,更沒辦法承受再失去Wardo一次。」

這算什麼藉口?Chris忍住潑Mark一杯酒的衝動。你只會讓我的工作更難做!

「既然如此,你應該不會介意我介紹別人給Wardo認識吧?」Chris惡意試探性的問。

「……」

 

「但你們看起來就像在交往啊,為什麼要否認?」

「因為我們的確沒有。」Eduardo耐心的跟Dustin解釋。

「你和Mark一點都不像普通好友。」

「我和Mark不適合交往,我們適合能隨時結束的關係,」Eduardo欲言又止,他看向站在吧檯邊和Chris爭論的Mark,聲音很輕,「我不擅長經營一段關係,你也知道我和Christy交往的狀況,分手後——」

「Mark和Christy不一樣……好吧,他們的控制欲都挺嚴重的,這點倒是相同,」Dustin靈機一動問道,「可是有人拍到你們接吻的照片了,Chris要怎麼說明你們『不是情侶』的關係?」

「我和Mark是……朋友。」

「補充,有xìng關係的朋友,」坐在一旁看熱鬧的Sean插嘴,「You know what, Baby?  如果你想解決xìng需求,隨時歡迎來找我。」

「Thanks, but no thanks.」Eduardo甜美的笑容充滿嫌棄。

「既然你和Mark沒在交往,那我就介紹一些Victoria's Secret的模特給Mark——啊!」

Sean突兀的發出慘叫,Dustin好奇的問:「怎麼了?」

「大概是腳抽筋了吧?」Eduardo臉上的笑容依然沒變,桌底下的長腿優雅地收回椅腳旁。

 

Mark無視了Chris的長篇大論,逕自走向Eduardo,而Sean不知為何痛苦的揉著小腿,然後他看到一個陌生人朝Eduardo走去,笑容滿面地提出邀約。

「Thank you, but……I can't.」

Mark聽見Eduardo有禮的拒絕了那位搭訕者,但對方仍不輕言放棄。

「為什麼?難道你有男朋友了嗎?」

這個問題讓Eduardo下意識地看向Mark,Dustin也一臉期待的等待答案,然而Mark卻小幅度的搖頭又點頭,看起來像故障了。

「呃,不,我沒有。」

Eduardo收回視線尷尬地給出答覆,於是他們約好明天一起吃晚餐,等對方離開後,Chris故作惋惜的告訴Mark:「可惜我沒機會跟Wardo介紹其他人了。」

Mark抿唇沒有回應Chris的挑釁。

 

 

「昨晚很抱歉。」

事後,Eduardo坐在床沿扣上襯衫鈕釦時聽到Mark在道歉,他笑著回過頭:「沒事,還不到會影響我工作的程度。」

Mark是個眾人皆知的control freak,Eduardo知道對方一定很介意自己的晚餐約會,所以剛剛在床上才會這麼瘋狂。

稍早前兩人火辣的xìng愛如同經歷了一場海嘯,Eduardo沉溺在海浪捲起的情yù漩渦中,招架不住時只能抓緊Mark的胳膊,卻又無法抗拒如此激烈的情yù享受。

「不,我指的是我昨晚打擾了你的約會。」Mark微微蹙眉。看來他不認為床上的混蛋行為有任何錯誤。

Eduardo笑著貼過去給Mark一個吻:「天啊,那就更別在意了,如果你沒來,我可能會尷尬到窒息吧。」

昨晚的晚餐簡直是場災難,幸好Mark突然出現在餐廳,以公事為理由把他帶走, Eduardo幾乎快擠不出笑容了。

Mark看著Eduardo跳下床走向門口,他把尚未說出口的話吞回去。

「門把怎麼壞了?」Eduardo轉動門把多次都打不開門,「嘿,Mark,我們被鎖在房間裡了……這是你故意的嗎?」

「No.」Mark撐起上半身不解的回答。

Eduardo嚴肅道:「說真的,Mark,別想騙我。」

「No.」Mark認真的重複了一遍。

Eduardo只好拍打房門朝外喊:「有人在外面嗎?」

 

「我在。」翹腳坐在沙發上翻閱雜誌的Chris輕鬆的回答。

「Chris?」Eduardo不敢置信,「你為什麼要把我們關起來?」

「如果你們想出來,很簡單,只要好好談談你們的關係。」明明Chris的微笑人畜無害卻令人不寒而慄,「Define the relationship.  然後把答案寫在紙上,再從門縫底下傳給我——別浪費時間了,房間裡沒有任何手機、筆電或其他電子產品。」

Mark停下翻找抽屜的動作。

「只要我滿意你們的答案,你們就可以出來。」

「我們沒什麼好談的,Chris,你才別浪費時間,」Mark穿好衣服後煩躁的說,「如果你不放我們出來,我和Wardo也可以再上床一次。」

Chris怒極反笑:「是嗎?反正Dustin也在這裡,我們也可以做啊,你想比嗎?」

嘴裡塞滿食物的Dustin一臉驚恐的瞪大雙眼,旁邊看熱鬧的Sean怡然自得的拿出手機準備開拍。

房內的Eduardo摀住Mark憤憤不平的嘴,用眼神示意他乖乖聽從Chris的指令。

 

 

過了一段時間,第一張紙從門縫塞了出來,Dustin跳下桌撿起來,鄙夷的大聲唸出:「We're just hanging out.

「Just hanging out?」Chris連頭都沒抬,「Not good enough.」

「Not good enough!」

Dustin的大喊伴隨著一個巨大的「咻啪」聲,房門被皮鞭抽打到而震動了一下,Eduardo嚇的倒退一步,他轉頭問Mark:「你家為什麼會有皮鞭?」

「不,那不是我的,我記得那是Dustin在聖誕節交換禮物活動得到的。」Mark冷靜的維護自己的清白。

 

門外的Dustin非常興奮,他的雙眼閃閃發光:「沒想到這麼好玩!」

Sean緩緩移動到Chris身旁耳語道:「你居然會讓他留著那種東西。」

「那只是個……不知道誰送的禮物,」Chris冷淡的瞥了Sean一眼,「至少比你那些qíng趣用的皮鞭來的好吧?」

他們在說話的同時,第二張紙滑了出來,Dustin小跑過去拿起來朗讀道:「我們打算順其自然的發展。

「順其自然?」Chris放下雜誌,打開筆電開始工作,「Not good enough.」

「Not good enough!」

又是一個響亮的皮鞭抽打聲,即使早有心理準備,Eduardo還是嚇到了,Mark伸出手摟住對方的腰,把他拉到床上坐好。

 

 

第三張紙上面寫著:【We are friends with benefits.

「FWB?」Chris將資料存檔關上筆電,「Not good enough.」

「Not good enough!」「咻啪!」

 

 

「也許我們應該打開窗戶呼救。」

Eduardo拉上窗簾阻止Mark:「你還想鬧到全世界都知道?」

「也許我們可以從逃生梯——」

「這裡是20樓,Mark,我們不是在拍The Amazing Spider-Man。」

「……我覺得你穿上Spider-Man的制服會很性感。」Mark不合時宜的提議。

Eduardo紅著臉拿紙蓋上Mark的眼睛。

 

 

「這樣下去沒完沒了,我們也不可能真的把他們鎖在房裡一輩子,」Dustin委婉的勸Chris,「Mark的思維異於常人,或許我們得用程式碼跟他溝通?比如要他定義和Wardo的關係,就像定義整數型別的常數值,與變數區別——」

「我倒覺得你才異於常人,」Sean掛上電話後露出胸有成竹的笑容,「放心吧,我有個絕佳方法,保證能讓他們想離開這個房間。」

 

 

「這是什麼味道?」Eduardo站起身靠近門,無奈的抗議,「Jesus Christ!你們也太殘忍了吧?!」

Sean坐在房門外囂張的享用他剛剛訂外送的Pizza,還惡劣的拿小風扇將香味吹進房內。

「你們快點談完就能出來吃啦!」

Dustin也興高采烈的把自己和Chris的份端到餐桌上,Chris則去倒可樂。

 

「Mark,我餓了。」

聽到Eduardo委屈的軟糯嗓音,Mark溫柔的伸手撫上他的臉頰:「因為我們花太多力氣了。」

「…….看來我們必須談談我們的關係了。」Eduardo無比自然的坐在Mark腿上,後者也順勢摟緊他的腰。

「怎麼談?」

正當兩人尷尬無措的面面相覷時,從房外透過門縫塞進來的紙上寫著:【我們的關係會怎麼發展下去?

很明顯是Chris的筆跡。

「你覺得呢,Mark?」

「我不知道。但……你知道Erica,我和她以前交往的情況實在是慘不忍睹。」

Eduardo聽到Mark悲劇的行容忍不住笑了:「至少最後沒有演變成縱火意外,你也知道我和Christy分手後——」

「我知道。」Mark瞪著紙上Chris的字跡,恨不得把它扔進碎紙機,「……也許我們該變回朋友。」

「也許,」Eduardo笑了笑,他拿走那張紙捧起Mark的臉,拉回他注意力,「可是我還想繼續跟你上床。」

「我也是。」Mark語氣認真,他對這項提議百分之百贊同。

Eduardo揉了揉Mark的捲毛:「所以成為朋友是不可能的。」

Mark聳肩道:「我有前科。你知道以前是我搞砸了我們的友情。」

「嘿,那是因為我凍結了帳戶。」Eduardo眨眨眼。

「不,是因為我沒去機場接你。」Mark言之有理的反駁。

Eduardo看著Mark,他深不見底彷彿蘊藏很多祕密的靛藍眼眸,消瘦且鋒利的臉頰總給人難以親近的距離感,犀利冰冷的言論又使人望之卻步,但這些大眾認為的缺點卻都是Eduardo深受吸引的原因。

「我們說謊吧,Mark。」

「什麼?」

「反正在被拍到照片前,我們也是一直維持這種關係,不是嗎?」Eduardo壓低音量確保房外的人不會聽到,「那再繼續撒謊就好了,這也是Chris要聽的標準答案。」

他不能再失去他。Mark想。他願意不計一切代價讓他留在他身邊。

「……好。」

 

 

Chris撿起那張紙後挑了挑眉。

「真的嗎?」

怕Mark講錯話所以Eduardo先開口:「對,我和Mark討論過了,我們現在是交往的關係,Mark是我的男友。」

「Wardo是我的男友。」Mark照本宣料的讀出Eduardo寫給他的台詞。

「我們都不擅長談戀愛,但我們也都離不開彼此,所以……」

「我們決定冒險試試看——」

Mark看著Eduardo,忽然忘了後面的台詞,那些要說服Chris的有理有據的內容,他全都忘得一乾二淨。

但當他望進Eduardo暖褐色的甜蜜眼眸,巴西青年柔軟的笑容和軟糯的嗓音,以及無條件的信任和支持……讓那些他準備好的長篇大論全都轉化成最簡單的答案。

「因為……我愛Wardo。」

Eduardo驚訝地眨了眨眼,然而他很快的露出釋然的笑容。

「我也愛你,Mark。」

——這是他們第一次互相跟對方說我愛你。

 

When love is the answer, it doesn't matter what the question is.

美劇《Imposters》S01E06

 

Chris滿意的打開門,Eduardo和Mark一起戰戰兢兢地走出房間。

「Good enough!」

Mark搶過Dustin手中的皮鞭,打開窗戶扔了出去,後者立刻發出淒慘的尖叫。

 

 

等電梯抵達一樓,Mark確定他們離Chris夠遠了才敢開口。

「我一直以為Chris很敏銳。」

「我也很驚訝他居然相信了,而且完全沒有懷疑。」

「也許是我們的演技太好了,」Mark牽起Eduardo的手,「奧斯卡影帝。」

Eduardo笑著回握Mark:「我的得獎感言一定最先感謝你。」

「你說你想吃什麼?」

「嗯……」好不容易重獲自由的Eduardo想了想,「我想吃日式料理。」

「好,」Mark的微笑充滿寵溺,「都聽你的。」

「對了,最近有什麼好看的電影嗎?」

「聽說有個鬼片很恐怖——」



三個人躡手躡腳的跟蹤到大廳門口,Dustin衝出去尋找Mark扔下樓的鞭子。

「你知道他們是在說謊吧?」Sean湊過來問Chris。

「不。」Chris微微一笑。

視野中央有說有笑的兩人,他們手牽著手走過下一個路口,眼裡只有對方的身影,嘴角甜蜜的笑意也只為彼此綻放。

「是他們沒意識到他們沒在說謊。」

 

The best liars always tell the truth.

美劇《Gotham》S02E10




Fin.




最近太忙啦!寫點輕鬆有趣的小短篇w

其實寫這個故事的主要原因……是我那篇《Friends with Benefits》可能要棄了?本來當初就沒列大綱……但我知道有人在等後續,所以我寫了這個同樣是FWB題材,但相對比較甜的故事當作結束?你們可以當作是平行世界?

《Friends with Benefits》:010203

评论 ( 32 )
热度 ( 18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