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洺

這個世界,什麼都說不準。

© 川洺
Powered by LOFTER

【TSN/ME】Call me Mrs. Zuckerberg [ 性轉花朵 ] 片段3

復習一下片段1片段2。本章有輕微SE。


酒吧中所有女人的衣著打扮,只有眼前這位棕髮美女最為普通,白襯衫黑窄裙……中規中矩的辦公室套裝,綁成包包頭的長髮……整個人都透露出一種無趣的感覺。Sean邊喝酒邊分析。

按照慣例,這樣的女人最容易哄(騙)上床,但此次的目標不一樣,她可是能把Mark迷得神魂顛倒的女人啊,不容小覷,就像……

——就像那個失蹤的Saverin一樣。

一絲不苟的三件套西裝、打理整齊的髮型、嚴謹的態度、老派的思想……正如眼前的棕髮美女一樣乏味。

好吧。他終於懂Mark的標準了,Dustin說得沒錯,那個女人的確只是Saverin的替代品。

 

「這一杯Apple Martini是那位先生請你的。」

Eduardo注意到站在不遠處不停打量自己的Sean,拒絕去碰酒保放在他面前的酒,他本想趁對方採取任何行動前打給Mark,卻又突然改變主意。Eduardo心生一計,手指靈活的鬆開髮圈,漂亮的棕色長髮掙脫束縛,如瀑布一般從他手中傾洩而下,髮絲順著他手腕的動作落到背後。

Sean嘴角勾起,那是「Game on」的危險笑容。他把Eduardo剛剛的舉動視為一種邀請或暗示,然後他邁開步伐朝目標走去。

「妳介意我坐這裡嗎?」

Eduardo沒有回答Sean,只是揚起下巴點了點桌上那杯酒。

「我不喜歡Apple Martini。」

聽口音看來是位巴西美人,也許她是Victoria's Secret新來的模特?Sean決定找人打聽一下。

「麻煩給我一杯啤酒,再給這位小姐一杯她剛剛點的酒。」

「我還沒決定我要不要續杯。」

「Humor me.」

Eduardo笑了:「Are you humorous?」

「當然,很多人都說我很幽默。」Sean對此非常有自信。

Eduardo不予置評,也沒喝那杯Apple Martini,Sean在近距離觀察她後,忽然有一種奇怪的既視感。

「……妳跟我認識的某個人長得很像。」

「我沒想到Sean Parker也會用這麼老派的搭訕方式。」Eduardo調侃他。

Sean挑了挑眉:「妳認識我?」

「你很有名。」Eduardo避重就輕的給出標準答案。

「我明白了,那妳希望我用什麼樣的搭訕方式?」

「至少別像剛剛那樣,什麼『妳長的很像我認識的人』,或『別喝那杯酒,有人在裡面下藥』這類的。」

Eduardo的微笑像要將人迷醉,普通的白襯衫也遮掩不住他完美的身材,欲拒還迎的口吻令人心癢難耐。

「好吧,總之……」Sean仔細的審視Eduardo精緻的五官,「不,我是說,這聽起來有點離譜,不過,妳長得真的很像……」

「誰?你朋友?」

「不,絕對不是朋友。」Sean彷彿聽到了一個荒唐的笑話,「應該是死對頭……或是敵人之類的吧?」

「懂了,你是說你想跟你的敵人上床。」Eduardo平靜的下定論。

Sean尷尬的解釋:「不,我從沒說過我想——」

「所以你不想和我上床。」

「我也沒這麼說。」Sean笑著反駁。

Eduardo也跟著笑了:「你的確什麼都沒說。」

Sean喝起酒邊搖頭。他得收回前言,這個女人比他想像中的有趣多了。

Eduardo看了看Sean,纖細的手指從桌面收回身側,他善意提出的詢問。

「需要我幫你嗎?」

「當然。」Sean微笑。

Eduardo身體優雅的往Sean的方向前傾:「Ok, come here.」

Sean依言往前坐,兩人的距離瞬間縮短了,窄裙和大腿反差的黑白對比像禁忌般的誘惑,氣氛逐漸變的曖昧,飄散在空氣中的酒精蠢蠢欲動。

「跟著我說。」Eduardo軟糯的嗓音誘人犯罪,「我們只是在酒吧中偶遇的陌生人。」

「我們只是在酒吧中偶遇的陌生人。」Sean複述。

「我們不會再遇到。」

這很難說。Sean心想。但他還是照唸:「我們不會再遇到。」

「妳知道嗎?我一直很想帶女人去對面的酒店。」

「妳知道嗎?我一直很想帶女人去對面的酒店。」

「我一直都很想和我的敵人上床。」

Sean遲疑了。

他從來沒想過這件事。當然,他很清楚隱藏在那煩人的三件套西裝下,Eduardo的身材非常好,但打從最初見面,他對Eduardo就互看不順眼,然而眼前的巴西美人說的這句話,讓他的腦海中開始有了旖旎的幻想。

飯局當天,語帶敵意及疏離的Eduardo、加州雨夜那晚,全身濕透又狼狽的Eduardo,以及百萬會員夜,眼眶泛紅卻不輕易示弱的Eduardo……

「Say it.」巴西美人堅持。

Sean只得妥協:「……我一直都很想和我的敵人上床。」

就像是獎勵,Eduardo的腳尖搭上Sean的小腿,由下至上的輕撫,慢慢的蹭到膝蓋處。

「And I want you.」

Sean已經發不出聲音了,他完全被對方的語調帶著走,於是Eduardo繼續說。

「我們現在就去對街。」

「……And I want you.」Sean像被性感且危險的海妖迷惑的船長,失去判斷力只能盲目的跟從,不斷駛向自我毀滅,「我們現在就去對街……」

Eduardo不再說話了,他以挑逗似的節奏慢慢貼近他,Sean也往前靠近美人的臉龐,被蠱惑般閉上眼。

就在兩人的嘴唇即將相觸的前一秒,Eduardo出聲戳破了美好幻想的泡泡。

「不行。」

然後他往後退,拿起吧台上的酒喝了一口。

「什麼?」Sean傻眼的愣在原地。

「我有男朋友了,」Eduardo放下酒杯,拎起包包站起身,「但很高興認識你。」

Sean眼睜睜的看著這位勾人心魂的巴西美人快要離開他的視野範圍,他著急地大喊。

「等等!我還不知道妳的名字!」

「你可以去問Mark。」

Sean呆滯的望著那杯完全沒動過的Apple Martini,先前詭異的想法再度浮現。

「——Eduardo Saverin?」

那位巴西美人動作一滯,又很快地恢復鎮定並加快了腳步,她的翩翩身影消失在人群中。

不可能吧?怎麼會有人突然轉變性別?Sean立刻否決了自己的瘋狂想像,口袋中的手機開始震動,原來是Dustin打來的。

「怎麼樣?你有沒有讓她說出Mark的壞話然後錄音?還是你拿到了她其實想騙Mark錢的重大證據?」

「呃,不,都沒有。」

他失敗了。永遠遊戲人間的玩家Sean Parker居然失敗了!他很驚訝地意識到,自己已經很久沒有被人牽著鼻子走了。

——他遇到了一個跟他一樣擅長玩弄人心的專家。

「你浪費了這麼久時間都沒有成果?!這是你最擅長的事耶!」

Dustin很失望的掛上電話,他決定要靠自己了。

 

 

Mark拿著一杯熱巧克力遞給Eduardo,後者小聲地說了「謝謝」並接過來,然後他縮起長腿,好讓Mark也能坐上沙發,等他坐好後,Eduardo才再伸直腳,將長腿搭在Mark的大腿上。

Eduardo樂於看到Mark無奈又欲言又止的神情,他身上只穿著Mark的GAP帽衫,線條優美的光裸長腿惹人分心,Eduardo什麼話都不用說,只需有意無意的弓起腳背,或小幅度的擺動小腿,Mark寫程式的雙手就會被迫暫停。

難道Mark是腿控嗎?Eduardo很好奇,雖然能影響Mark的注意力這點讓他很滿意,但……Eduardo望著手中的熱巧克力,他不記得Mark當初和Erica交往時,也會對後者這麼好?

——莫非Mark喜歡上女性的自己了?

Eduardo不甘心把巧克力一飲而盡,他收回長腿不顧Mark困惑的眼神,逕自跳下沙發往廚房走去。

「Wardo?」

他也知道跟性別不同的自己吃醋很好笑,但Eduardo還是抑制不住生氣,從變成女生到現在,Mark對他無微不至的照顧固然窩心,可是Eduardo卻漸漸不再受寵若驚,反而胸口越來越悶,幾乎快喘不過氣。

「你在生氣,」Mark很敏銳,他跟到廚房追問,「為什麼?」

「我沒生氣。」

這樣的對話過於荒唐,Eduardo覺得自己根本在無理取鬧,他努力裝出沒事的模樣,洗杯子的動作卻透露出他不安的情緒。

Mark接過快被Eduardo捏碎的白色馬克杯,快速的洗乾淨後,把它放到自己專用的,藍色的馬克杯旁邊。

等他回過頭,Eduardo的身影已經消失在廚房門口了。

「Wardo?」

Mark好不容易追上Eduardo,他把他困在自己和書桌的中間,限制他的去路。

Eduardo有些慌張,他下意識地想拉開和Mark的距離,於是他反射性的跳坐到書桌上。

「……」

「Wardo。」

Mark很有耐心的一遍遍輕喚Eduardo專屬的特別暱稱,他的雙手搭在桌面,就在Eduardo的雙腿旁,將他牢牢的侷限在眼前。

Eduardo緊張的縮了縮身體。

「我很抱歉。」

「……什麼?」

「我很抱歉當初我沒告訴你Winklevoss的那封律師信,」Mark的語氣認真而嚴肅,「我很抱歉你問我有沒有事的時候,我斬釘截鐵的否決了。」

Eduardo眨眨眼。在此之前,他只聽過Mark為了騙簽合同的事向他道歉。

「我總覺得我們缺乏溝痛,即使哈佛時期我們經常待在一起,但遇到重大的事情時,我總是自作主張,沒有問過你的意見或經過你的同意……」Mark收緊手摟住Eduardo纖瘦的腰,「我不想再讓溝通不良這件事發生,Wardo。」

If there's something wrong——if there's ever anything wrong——you can tell me.  I'm the guy that wants to help.  This is our thing.  Is there anything you need to tell me?

Eduardo的嘴唇動了動。Mark說的沒錯,他的確不應該隱瞞如此心煩的事,他不應該假裝無所謂。

但這樣的忌妒實在是太愚蠢了,他要怎麼告訴Mark?

彷彿為了汲取勇氣,Eduardo伸手輕輕搭上Mark的肩膀,兩人的距離瞬間拉近,巧克力的甜味不停擴散,熱飲和Mark說的話語溫暖了他。

Mark專心地注視著Eduardo,等待答案。

「Mark,我——」

手機鈴聲打斷了Eduardo的話,Mark生氣地拿出手機,豪不在意的扔到桌上:「只是Dustin,我待會再打回去。」

「不,你應該先接,」Eduardo如蒙大赦般催促,「說不定是Facebook的公事。」

「Wardo,現在你的事比較重要。」

Eduardo心跳亂了幾拍,他手忙腳亂地拿起手機滑到通話,然後迅速塞到Mark耳邊,Dustin聒噪的聲音傳到耳裡,Mark只好無奈的接過來認真聽。

但他可沒打算讓Eduardo逃走,Mark用空著的另一隻手撈回正欲跳下桌的Eduardo,再度輕而易舉的環住他的腰,把Eduardo按在原位。

「不,等一下,我得問問她。」

Eduardo的長腿抵在Mark的胸膛上,他動彈不得只能瞪著Mark的側顏。

「Dustin說他和Chris這周末要來我們家,你會介意嗎?還是我要取消這次的遊戲之夜?」

顧慮到Eduardo現在性別不同,Mark尊重他的想法,盡量減少他和其他好友接觸的機會,避免被發現或引發其他問題,而且長時間住在一起,Eduardo已經習慣了和Mark的相處和陪伴,但以女性的身分和其他人有交流,對Eduardo而言依然有點困難。

「沒關係,他們當然可以過來。」

反正他總得習慣的。Eduardo心想。但不知為何Dustin對他很有敵意,也不太像是不希望Mark有女朋友這種事,畢竟Mark以前和Erica交往時,Dustin也沒什麼特別的反應,他更像單純的排斥女性化的自己?

也許這是個好機會來解除敵意?Eduardo樂觀的想。

「Sean也會來,如果你不喜歡,我可以禁止他進入。」

「為什麼不?」Eduardo一想到在酒吧把Sean愚弄得團團轉,就忍不住想笑,「人多遊戲之夜才有趣。」

「好,她說都可以。」

聽著Mark回復Dustin的話,Eduardo微笑著伸手揉了揉對方的捲毛頭。


「Chris你聽到了嗎?!」結束通話後,Dustin激動地喊,「Mark居然要得到她同意才舉行遊戲之夜!」

「這樣不是很好嗎?他終於學會詢問別人意見了。」

Chris不像Dustin那麼執著Mark非得和Eduardo在一起不可,只要他們各自幸福比較重要,能讓Mark安分點不搞什麼大新聞就謝天謝地了。

「當然不好!」

Chris安撫道:「冷靜點,Dustin。」

Dustin覺得他周末要面對的敵人非常強大,她居然能反過來耍Sean,還能把聰明的Mark訓練成像個聽話的白癡……這將會是場艱難的戰役,但他必須獲勝,讓她知難而退!




SE酒吧調情那段劇情改編自美劇《Imposters》S01E01!

不管是LOF還是SY,大家都很期待花朵撩Sean,希望我寫的你們會喜歡w?

下一次有時間就要寫Dustin小天使出招啦w!

评论 ( 67 )
热度 ( 19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