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洺

這個世界,什麼都說不準。

© 川洺
Powered by LOFTER

一個待寫的腦洞?腦洞來源:美劇《假面真情》(Imposters) 

 

部分內容:AU,美麗又迷人的職業騙子Eduardo專門物色有錢人騙婚詐財,婚後一個月會迅速捲走其所有財產並逃匿,然而他卻在任務途中漸漸愛上了魔術師Daniel,嚴重影響到原先的詐騙計劃,讓Eduardo幕後的老闆Lex很不滿,更混亂的是,其中人財兩空的受害者Mark踏上了「尋妻之路」,找到了他——



Eduardo疲憊的推開門走進屋內,脫下西裝外套隨意地放到沙發上。

「Eddie。」 

聽到這聲帶有寒意的呼喚,Eduardo嚇得瞪大雙眼,不敢置信地望向聲音來源。

 「我在廚房。」

 廚房門外的地板上出現一個高挑女人的影子,Eduardo不由自主的往後退,右手搭上門把試圖轉動。

 「Don't run, doll.」Eduardo因這聲提高音量的叮囑而停下動作,女人明明待在廚房,卻彷彿能預料他的下一步動作,「你知道Mr. Luthor不喜歡追逐……我也不喜歡。」

Eduardo收回手嚥了口唾沫,強裝鎮定地走到飯廳,果然看到Mercy拿著一把鋒利的刀子站在流理台前。

 「嗨,Eddie,你還記得我吧?」

 她有很多職位,Lex Luthor的御用秘書兼私人保鑣,以及最重要的——

 「Mercy Graves,是的,我記得。」

 ——專門解決麻煩的殺手。

 

「你知道我為什麼會來嗎?」

 「好吧,妳為什麼會來?」

 「別用問句來回答問題(Don't answer a question with a question),這樣很不禮貌。」Mercy優雅的切開三分熟的牛排,「I asked you.  You tell me.」

 「我真的不知道,我還在處理Tyler Winklevoss……他比我們預想的還要難應付,他脾氣火爆,但我能讓他心情變好……這也是我的突破口,而不是簡單的勾引他——」

Mercy受不了似的打斷他:「Stop talking.  回答我的問題——我為什麼會來?」

 「我真的不……難道和Chris和Dustin有關係嗎?我知道他們最近都有點杞人憂天……」

 「不,Eddie,」Mercy識破Eduardo拙劣的偽裝,「不如你來告訴我關於J. Daniel Atlas的一些事吧?」

Eduardo沉默了十幾秒才出聲回答:「他是我在街上認識的新朋友。」

 「對,我知道。告訴我關於他的事。」Mercy不再微笑了,她的神情變的很危險。

 「沒什麼好說的,他人很好,家人也很有趣,很聰明——」

Mercy故作驚訝:「你還見到他的家人了?」

Eduardo這才意識到自己說溜嘴了:「……我在他家舉辦的派對上見過幾個,這真的沒什麼。」

 「Mr. Luthor可不這麼想。」

Eduardo張了張嘴又閉上。

 「他覺得你在目標以外的人身上浪費時間,不能算『沒什麼』,Mr. Luthor覺得你不好好工作,會損害了他的利益,別忘了他付你工資來工作,而你卻在做別件事。」

 「我能理解——」

 「你跟他上床了嗎?」

 

Daniel牽起Eduardo的手把他帶到舞池中間,迅速融入其餘翩翩起舞的人群中,他們靠得很近,配合著彼此的步調。

 「為什麼是我跳女步?」

Eduardo笑著問,卻一點都沒有反抗,他順著Daniel的引導轉了個圈,而後搭上對方的肩膀,感覺到Daniel摟住他的腰。

 「你轉起圈來非常光彩奪目,小王子。」

Daniel放鬆扶著Eduardo腰部的手臂,讓他往後傾,一個完美的仰角定格後,他再跟著節奏將他拉近。

 「一個沒有玫瑰花的小王子。」Eduardo失笑,他裝出開玩笑的語氣,他很清楚自己不是什麼高雅的王子,頂多算是個敬業的演員。

 兩人越轉越快,但每個拍子卻都踩得精準無比,Eduardo被Daniel抱離地面,最後轉了一個圈,舞曲結束後,Daniel憑空變出了一朵玫瑰遞給他。

 「你知道嗎?其實你本身就是一朵玫瑰了。」

Eduardo眨了眨巧克力色的大眼,慢慢地接過那朵玫瑰,腰際忽然被收緊,他被拉到Daniel懷裡。

 當他們重新貼近時,Daniel吻上了他。

  

「不,絕對沒有。」Eduardo語調激動,「Not even a little.」

 欲蓋彌彰。

 「Not even a little?」Mercy笑出聲,「That's funny.」

 「我是說……你知道我的意思……」

 「他想跟你上床嗎?」

Eduardo遲疑了一下:「……他是想跟我交往,但我很明確地拒絕他了。」

Mercy斬釘截鐵地笑道:「你想跟他上床。」

 「為什麼我們要討論這種事?」Eduardo坐立難安。

 「他很帥又很浪漫,還是個會討你歡心的魔術師,家人又很友善,值得跟他上床啊。」

 「我沒和他上床,也沒這個打算。」

 「更重要的是,你跟Tyler Winklevoss上床了嗎?」

Eduardo沉下臉:「Not yet.」

 「Not even a little?」Mercy微笑,「他想上你嗎?」

 「……他好像有這個意思。」

 「我聽說他今天跟你吵架了。」

 「那只是工作上的誤會,」Eduardo慌張的解釋,「我跟妳保證,這真的沒什麼。」

 「Eddie,如果你們起爭執時,旁邊沒有那位魔術師先生,你說的話會更有說服力,」Mercy拿餐刀指向他,「你沒有好好工作,這很嚴重。」

Eduardo的聲音有些顫抖:「That's not right.  我覺得我——」

 「我不是在問你。Mr. Luthor派我來就是因為有人沒好好工作,而且……我在這裡,對吧?」

 「……是的。」

 「所以我再問你一次——我為什麼會來?」

Eduardo閉上眼:「因為我沒把工作做好。」

 「沒錯,因為你沒把工作做好,所以我才會來,」Mercy非常滿意,「當你任務失敗時,就輪到我工作了。」

Eduardo注意到Mercy漂亮的高跟鞋尖露出了沾有血跡的利刀,後者踩了下機關,刀子立刻縮回去,她漂亮的高跟鞋又恢復成普通的模樣。

 「剛解決完一個大麻煩,還來不及擦乾淨,別介意。讓我提醒你,無論你去哪,做任何事或想什麼,都必須跟工作有關。」

Eduardo僵硬的點點頭。

 「所以趕快搞定Tyler Winklevoss,跟他上床,和他結婚,然後消失,你懂遊戲規則的。」

 「……我知道。」

 「你上次花那麼長時間搞定一個目標就是Mark Zuckerberg了吧?我還擔心你是不是愛上他了?」Mercy笑著問。

 

「這是我們結婚一個月紀念日的禮物。」

 事後,Eduardo看著Mark在他的腳踝處繫上一條漂亮的腳鍊,他驚訝地笑了:「我以為只有慶祝一周年紀念才會有禮物。」

Mark聳聳肩,他托起他丈夫的小腿,虔誠的親吻他的腳背,那條藍色腳鍊在燈光的照映下更顯耀眼。

 「鑽石的……」

 全世界都知道藍鑽產量極為稀有,肯定價格不斐,繫在腳踝的細鍊也是某種Control freak的宣告。

Eduardo笑著吻他:「謝謝你,Mark,我很喜歡。」


隱藏在褲管下的腳鍊閃閃發光,Eduardo收回腳貼近椅子。

 「不,我沒有。」

 「那就好,我聽說他找到你了,I'm impressed。」

Eduardo拼命抑制住焦急,極力保持冷靜:「Mark不會造成任何問題,你不需要在意他。我會盡快完成我的工作。」

Mercy滿意地站起身:「很好,你不會想看到我工作的,別走到那一步。」



 

上面的內容沒有很明顯的萊花?所以我特別單獨寫了一個小片段w


不是車w


目前就這樣w?最想寫Mark發現Eduardo是騙婚那段了,還有他們重逢的時候w

评论 ( 72 )
热度 ( 15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