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洺

這個世界,什麼都說不準。

© 川洺
Powered by LOFTER

【TSN/ME,DE,萊花】You don't own me 01

腦洞來源及片段請按這裡


「這是我們結婚一個月紀念日的禮物。」

一場瘋狂的qíng事後,Mark邊說邊在他妻子的腳踝處繫上一條漂亮的腳鍊。

對方驚訝地笑了:「我以為只有慶祝一周年紀念才會有禮物。」

Mark聳聳肩。能遇見Andrew肯定透支了他下輩子的幸運,這些小禮物根本不足以代表他的心意。Mark托起他妻子的小腿,虔誠的親吻他的腳背,那條藍色腳鍊在燈光的照映下更顯耀眼。

「鑽石的……」

全世界都知道藍鑽產量極為稀有,肯定價格不斐,繫在腳踝的細鍊也是某種Control freak的宣告。

「謝謝你,Mark,我很喜歡。」他的妻子笑著吻他,「我愛你。」

「……我也愛你。」

 

「Mark!Mark!」

桌上的辦公用對講機傳來Randi的聲音,沉浸在昨晚回憶的Mark這才回過神,他抬起眼簾按下按鈕:「怎麼了?」

「你知道你新婚後樂不思蜀的模樣很欠揍嗎?」對面透明辦公室的Randi揶揄他,「每次都遲到早退,好不容易來上班了又在想Andrew。」

Mark坐在椅子上轉了一圈:「Andy下個月的生日,我應該要送什麼禮物比較好?」

「你先說他喜歡那條足鍊嗎?」

「當然。」Mark一想到昨晚Andrew熱情的模樣就止不住笑意。

「別再笑成那副傻樣了,Mark,我發誓我會走過去揍你的,」Randi嫌棄地說,「還有,你別想以出國旅遊當作Andrew的生日禮物,我不要再處理你的工作了!」

Randi真的沒想到婚姻能改變一個人,尤其是她那個情商不足的工作狂弟弟Mark,在Andrew出現以前,她以為他會和電腦結婚並以程式碼為食度過餘生呢,更何況正常人不是都慶祝結婚一周年嗎?她沒想到Mark會是個寵老婆(嚴重到溺愛程度)的類型,竟然連結婚一個月都要準備禮物。

「送Andrew名錶吧,他上次無意間跟我提到過,別跟他說是我說的,那樣就不是驚喜了。」

Mark收到Randi傳過來的經典錶款資料,決定提早下班先去買下來做準備。

——美好的童話就此結束。

 

 

「先生,機器顯示你的卡不能用了。」

「是嗎?」

螢幕上刺眼的顯示:【付款被拒】

「沒關係。」Mark拿出另一張卡遞給她,「試這張。」

過沒幾秒,專櫃小姐為難的還給Mark:「這張也顯示無法使用。」

「這不可能。」

Mark皺眉的樣子非常嚇人(而唯一能讓他心情變好的人不在現場),專櫃小姐都快哭了:「但是我們快打烊了,先生,你可以明天再來——」

她很快的閉嘴了,因為Mark比出「安靜」的手勢,他毫不客氣的拿手機開始跟銀行質問。

 

「我沒有從信用卡提現三萬元,如果我提現了,我現在就不會刷這張卡了……」Mark焦急的看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而後憤怒地掛上電話,他轉身問道,「附近有自動提款機嗎?」

——他知道他可以改天再買,但他總覺得事情不對勁。

果不其然,待Mark操作完畢後,他發現自動提款機的螢幕顯示:【金額不足,可用金額為0元】,更可怕的是,當他一路飆車回家並在途中打給他妻子,對方一通都沒接。

 

 

「Andy?」

Mark把一樓的客廳和餐廳都查看了一圈,都沒見到妻子的身影,他立刻心急如焚地衝到二樓的臥室。

「Andy?」

——家裡的保險櫃是打開的。

Mark的腦海閃過一連串可怕的想像,他焦躁的拿出手機報警:「我覺得我家遭搶劫了,我擔心我妻子被綁架——」

句子突兀的中斷,Mark看到臥室的梳妝鏡上用口紅寫著一個網址。

www.MrsZuckerberg.com

「先生,那你現在安全嗎?」

到了緊要關頭,那些警方的標準詢問完全毫無用處,Mark二話不說掛斷了電話。

 

在搜尋引擎上輸入那串網址後,Mark點開了一個影片。

「Hi, Mark.」

——是Andrew。

「你現在肯定一頭霧水,你的信用卡、存款帳戶還有現金……但你只要清楚一件事,」妻子的聲音溫柔的像在念睡前故事,「You will never see me again.」

Mark驚訝的看著畫面中既熟悉又陌生的人影,筆電螢幕硬生生將他們分開,觸不可及。

「你越早接受現實越好,Mark,接下來好幾天,你會有很多疑問,你會回顧我們相聚的每一刻,你會對身邊的人和事產生質疑,甚至會懷疑你自己,這很正常……但是你要怎麼對親朋好友說呢?」

Mark怔怔的望著曾經最親密的愛人吐露殘忍的話語。

「他們只需要知道,我們還不了解彼此就閃婚了。」

「不。」Mark終於從震驚的狀態中勉強擠出聲音。

「我們有文化差異,大家都會接受這個說法的,」妻子的語氣輕描淡寫,「但你仍然會想要找到我,想懲罰我……Mark,現在,我要你打開書桌的第二個抽屜。」

Mark粗暴地拉開那層抽屜,拿出一個牛皮紙袋。

「Now listen to me very carefully,如果你報警且試圖找到我,那麼你一定會失敗,」他的妻子十分篤定,「You will never find me.」

Mark瀏覽起資料的內容,手指不自覺的揉皺紙緣。

「而你的家人以及所有人都會知道信封裡的秘密,不要讓自己置身險境,也不要讓你的母親傷心。」

來自妻子的威脅刺痛Mark的耳膜,痛覺延著神經傳到四肢末梢。

「現在是最難的一步……說再見。」

Mark不敢置信的瞪著畫面中妻子淺淺的笑容。

「Mark,你要繼續過你的生活,」妻子語重心長的說,彷彿他是真心在乎Mark,「You are a good man with a good heart.  如果你並非如此,恐怕也不會遭遇到這一切,And you will find love again.  我知道。」

這片柔軟的嘴唇今天早上才吻過他,軟糯的嗓音也在昨晚訴盡愛意,然而現在——

「再見,Mark Zuckerberg。」

Mark用力的闔上筆電,他本來想直接砸碎,但這是他僅有的東西了。

 

 

一個高挑且西裝筆挺的棕髮男人走向機場的服務台。

「我訂了一點的機票到紐約。」

「好的,你的姓名和證件?」

「Eduardo Saverin.」

「Edward?」

「不,」棕髮男人摘下墨鏡,露出巧克力色的甜蜜眼眸,「是Eduardo。」

 

 

——他捲走你所有的現金,還把信用卡額度全部套現,包括公司的信用卡!你知道他用你的房子做貸款的抵押品嗎?

Mark面無表情的扔給他父親那個牛皮紙袋,裡面裝著不為人知的秘密,包括他父親出軌的證據,以及公司的一些黑暗機密。

裡面的骯髒秘密成功制止了他父親要報警的決定,Mark拒絕了想要安慰他的,不知實情的母親和Randi的關心,逕自摔上辦公室的門。

 

 

從離開公司到現在,他再也沒有踏出過家門口一步。

Mark睜開眼發現在自己躺在地上,或許是在半夜不小心摔下沙發了?

四周散落著喝光的空酒瓶,導致室內空氣糟透了,他想著自己渾渾噩噩度過的日子。說來可笑,當他認識Andrew的時候,他真的認為世界有了色彩,而當Andrew不告而別後,世界便只剩下黑白。

以前他總無法理解為情所困的人,他認為不必為虛無縹緲的感情影響到自己的生活,但現在輪到他遭遇了這種事,他才終於明白有人為何會絕望到想自殺,因為他有時也差點想打開窗戶跳下樓。

Mark扶著桌腳撐起上半身,一張紙從桌上飄下來砸在他臉上。

——那是一張他母親和Randi寫給他的支票。

Mark的自尊心不容許他使用這張支票的錢,就像他當年不願在前女友Erica的朋友面前向她道歉。

說到Erica,Mark想起那時候決定不再追求愛情的自己,他覺得不會再有人像Erica一樣會喜歡上他,於是他把重心放在課業上,畢業後便全心投入工作。

夜以繼日寫程式的狀態嚴重影響Mark的健康,因此每到午休時間Randi就會沒收他的工作證並把他趕出公司,要他休息幾個小時再滾回來。

然而上有政策下有對策,Mark偷偷買通了街角咖啡店的金髮老闆,寄放了一台筆電在櫃檯,每次被趕出公司後,Mark都會溜到那家咖啡店繼續工作。

——他也是在那裡認識來打工的Andrew。

第一次交談的契機很簡單,那時Mark的眼睛完全沒離開螢幕,只是伸出左手拿起放在一旁的咖啡杯,卻意外喝到他最喜歡的紅牛。

Mark驚訝的抬起頭,對上正欲離開的服務生的棕色大眼。

「我只是覺得比起咖啡,你好像更需要這個?」

服務生的名牌上寫著【Andrew】,從那一刻起,Mark便記住了他的名字。

如今想來,那些全都是假的,場景和台詞都是依照設定好的劇本,愚蠢的他被一步步欺騙,自以為正逐漸陷入愛情。

經過很長一段時間後,Mark照例在咖啡店外等Andrew下班,而後他按捺不住的吻了對方。

他們就是從這時候開始交往的,但在那之後Andrew會開始管他的飲食習慣,照Andrew的說法,那是因為他現在是他男朋友,他不能不顧他的健康。

Mark對此欣然接受,他樂意被Andrew管,也喜歡無時無刻和他待在一起,在Mark心中Andrew完美無瑕,所以自然而然的,交往了幾個月後兩人就結婚了。

如此簡單的愛情故事,此刻才知道全是一場騙局。

Mark敢肯定「Andrew Garfield」是假名,對方也不是英國人……明明相處了這麼長的時間,他卻對他的枕邊愛人一無所知。

每當恨意升起,Mark便會不自覺回憶起以往兩人相愛的日常,其中會有0.03%的真實嗎?

他不只一次假設過將來某天和Andrew重逢的情景,他絕對會狠狠揍他幾拳。

但心底的聲音嘲笑Mark——你只會想要狠狠吻他的。

 

 

「Eduardo?Eduardo!你有聽到嗎?」

「抱歉,Chris,」Eduardo回過神翻起手上的文件,「What did you just said?」

「你的新身分和目標資料都看完了嗎?」

Eduardo瞄了一眼自己的新名字【Prior Walter】,再看看目標【Tyler Winklevoss】的照片:「這次的目標有什麼需要我注意的地方嗎?」

「呃……他……」Chris斟酌後委婉的說,「他脾氣不太好。」

Dustin搶話:「Tyler Winklevoss有暴力傾向!Mr. Luthor根本是藉機教訓Eddie,因為他在Mark Zuckerberg身上花太多時間了!」

Eduardo很清楚這是一個懲罰,但他不在乎,只是……

Mark……

躺在沙發上的Eduardo屈起腳,驚人的柔軟度使他輕而易舉地摸到踝處的足鍊,漂亮的海藍色正如Mark的眼眸。

經歷那麼多次婚姻,Eduardo已經感到麻木了,他知道站在他身邊說「I do」的人不會陪他度過餘生。

只是Eduardo偶爾會有「也許他能讓我停止這一切」的錯覺。

——比如Mark。

「這又不是Eddie的錯,是Mark Zuckerberg太難搞了!」

「沒關係,」Eduardo面不改色,他的手指順著足鍊繞圈,「我會用最快的速度搞定這個人,彌補上次浪費的時間。」

Dustin跟Chris耳語:「Eddie為什麼不賣掉那條腳鍊?肯定值很多錢啊!他……應該沒有愛上Mark Zuckerberg吧?」

「或許是值得紀念而留的戰利品吧?」Chris毫不在意,「Dustin,別擔心,你知道Eddie不可能愛上任何人。」

Eduardo沒聽到兩人的對話,他自顧自的抱怨:「Lex總是給我們找這些目標,然後他拿走70%的錢,不如我們這次自己選目標,別管Lex了,我們自己來吧。」

「……你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Just joking.」Eduardo語調輕鬆,他穿好衣服推開門走出去,「See you in the game.」

 

 

Mark呆滯的仰躺在地上,盯著天花板的同時聽見敲門聲,他冷著臉慢吞吞地去開門。

一個頭髮微捲的男人劈頭就問:「你是Mark Zuckerberg?和Andrew Garfield結婚了?」

「對。」

那個男人逕自闖進屋裡,邊到處查看邊追問:「他去哪了?」

Mark露出諷刺的笑容,他知道自己看上去非常狼狽(鬍子很久沒刮了),像個悲慘的死宅:「I don't know.  He left me.  He took everything.」

「操!」男人崩潰的大罵一句,又竭盡全力恢復冷靜,「他什麼時候離開的?」

「一個月前……」Mark的智商回來了,「Wait.  Who the hell are you?」

「Sean Parker.」

他報完名字後拿出一張照片,站在中央的男人雖然髮型、髮色和穿衣風格都跟Andrew截然不同,但五官長相卻一模一樣。

「I am his husband just like you.  我們都和他結過婚,也都被他騙了!那個婊子毀了——」

Sean話還沒說完就被Mark用力揍了一拳。

「Don't call him that.」

 

 

Eduardo在Tyler面前留下了好印象,他很欣賞他,目前都順利地按照計畫進行,這時旁邊傳來的喧鬧聲打擾了他的思考,廣場上圍繞起的人群引起Eduardo的好奇心。

「我需要一個人協助我完成這個魔術……噢,這麼多人自願嗎?那就讓我的撲克牌決定吧。」

Eduardo擠進人群但沒有太靠近圓心,他看到一個魔術師站在中央,對方是現場所有人的目光焦點。

他想起自己從小就非常沉迷看魔術表演,但他並不想學如何變魔術,因為魔術對Eduardo而言充滿神秘,是一個不受打擾的奇異禁區,他不想破壞這份驚喜,他更喜歡看到魔術帶給眾人的期待感。

「我要徵求身上有紅心Q的人。」

周遭的人群開始翻找各自的口袋,希望自己能成為參與魔術的幸運兒,只有Eduardo不為所動。

他們的視線在半空中對上了,帥氣的魔術師朝他眨了下眼,好像在暗示他,於是Eduardo摸了摸口袋,沒有東西,最後他在西裝外套內側的胸前口袋找到了那張Queen of hearts。

Eduardo絲毫沒察覺到自己揚起了笑容,他拿出那張撲克牌走近魔術師:「Here.」

魔術師接過來後迅速洗好了牌。

「我會翻動這副牌,我要你看見一張牌……不是這張,那太明顯了,」魔術師的藍眼非常迷人,「Pay close attention.」

Eduardo被魔術師翻牌的手指動作吸引了。

「That was too fast.  I'll do it again.」魔術師問,「Are you ready?」

Eduardo笑著點點頭。

「有看見一張牌嗎?」

「Yes.」Eduardo眼睛鎖定了一張Diamond 7的牌。

「記住那張牌了嗎?」

「Yes.」

「你的牌有在這裡嗎?」

「No.」

「That's because you're looking too closely.」魔術師轉向其他觀眾大聲問道,「And what have I been telling you all night?  The closer you look……」

眾人一起興奮的回答:「The less you see.」

魔術師把手中的所有撲克牌往天上丟,他身後的摩天大樓亮起了Diamond 7牌面的燈,所有人不約而同的爆出驚嘆的歡呼聲,撲克牌圖形燈光出現的同時,也點亮了Eduardo的眼睛。

「J. Daniel Atlas.」

漫天的撲克牌灑了下來,Eduardo愣了半天才反應過來,魔術師在跟他自我介紹。

「What's your name?  The Queen of Hearts?」

「Ed——」Eduardo咬了下舌頭,深呼吸後重新露出毫無破綻的笑容,「Prior Walter.」



Past


Eduardo跳坐上Lex的辦公桌,右腳靈活的轉起高級的辦公椅,思考著自己為何要多此一舉?

——也許是為了要證明自己吧。

Lex從一開始就說過他們適合銀貨兩訖的關係,Eduardo當然也同意,但在一起的時間久了,他有了改變現狀的想法。

比如上星期他偷聽到Lex的電話,得知對方正面臨棘手的問題,於是他耍了一點小手段,從某知名政客那騙到了Lex急需的機密文件。

能搞定Lex解決不了的麻煩讓Eduardo獲得成就感,他覺得自己不只是受Lex掌控的玩具。

 

「我及格了嗎?」

Lex接過Eduardo交給他的資料,粗略審視內容:「你怎麼拿到的?」

Eduardo沒有回答,Lex抓住他亂踢椅子的右腳。

「你跟那個人上床了?」

「No.」

Eduardo說的是實話,畢竟Lex總能識破他的謊言。

雖然事實上,就算Eduardo不自作主張,Lex也有辦法拿到這份機密文件,但這不是重點。

「你知道只要你想要……你能得到的比這更多,」Lex揮了揮手中的資料,「有興趣嗎?」

如同被蛇蠱惑,因而吃下蘋果的亞當夏娃,Eduardo接受了,他本來就擅長靠欺騙獲得他想要的一切,而且他還能有什麼損失?

「Mercy,通知Hughes和Moskovitz,新任務有適合的人選了。」

「所以……我及格了?」

Eduardo笑得像個要求表揚的孩子,Lex則以行動代替回答,他把Eduardo壓倒在辦公桌上,迅速解開他的襯衫。

「這得看你接下來的表現。」




TBC.




BGM是Alina Baraz & Galimatias - Unfold,非常好聽而且歌詞很適合!

為了寫到DE和萊花的故事所以爆字數啦!話說DE真的很適合Love at first sight呢w

那位街角咖啡店(Mark在那裡第一次遇見花朵)的金髮老闆就是Chris,他、花朵和Dustin都共同精心設計了這場騙局。

現在,一無所有的Mark和同樣身無分文的Sean,只能暫時聯手去找他們的「前妻」


結局是ME,DE還是萊花就看支持率?BTW,跟故事內容有關的評論更能讓我有更新的動力w

评论 ( 119 )
热度 ( 17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