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洺

這個世界,什麼都說不準。

© 川洺
Powered by LOFTER

【TSN/ME,DE,萊花】You don't own me 02

前文:01


Eduardo下班後會特地去廣場,偶爾他會看到Daniel表演,偶爾不會,看來魔術師先生挺隨心所欲的。

但Eduardo每次去看都習慣站在稍遠的地方,能夠觀賞魔術卻又不會靠Daniel太近的距離。

每次表演結束,他們都會邊走邊聊,像例行的晚間散步,一直走到交叉路口才互道「晚安」或「下次見」

「你應該更靠近一點。Come in close.  Closer.」

Daniel在某天結束魔術表演後走近Eduardo,提出這個要求。

「Because the more you think you see, the easier it'll be to fool you.」

「No one can fool me.」

「你學過魔術?」

「不,我只是喜歡欣賞,」Eduardo笑著搖頭,「我討厭破解魔術的節目,魔術師就是利用觀眾的注意力來欺騙他們的雙眼——這才是魔術最有趣的地方。」

「你很特別,」Daniel靠近Eduardo,從對方的西裝口袋拿出一張撲克牌,「據我所知,沒人喜歡被愚弄。」

Eduardo訝異的看著那張紅心十的撲克牌,Daniel嘴角上揚,伸出手指彈了下那張牌,剎那間,十片玫瑰花瓣從牌面落到Eduardo的手心中。

這讓Eduardo想起某次Daniel表演的魔術,那時他特地向站在人群外的Eduardo借了數枚硬幣,然後彈指間,那些硬幣全變成了玫瑰花瓣。

Eduardo很好奇這次Daniel又想跟他借什麼東西?或是要把這些花瓣變成什麼?他握緊手心,不同於上次放任風將花瓣吹走。

「What do you want?」

Eduardo故作若無其事的問道,而Daniel只是笑了笑,給了Eduardo出乎意料的答案。

「Your attention.」

 

 

銀行把Mark的房子收走了,慶幸的是,Mark和Sean聯手黑進面部識別軟體,找到了他們所謂的妻子(so-called wife)曾出現的區域及住所,再憑藉著兩人身上僅有的錢,連夜開車前往。

「等我找到他之後,我要把他帶回家共度幾夜,讓他記起以前的瘋狂,然後他就歸你了。」

「……喔。」

「難道你不想再和Andrew上床一次嗎?」Sean不滿Mark諷刺地敷衍。

「Andrew並不存在。(There is no Andrew.)」Mark面無表情的加快腳步,「I want to know who he really is.」

 

 

昨晚下大雨,Eduardo假裝沒帶傘,藉此搭上Tyler的車,被他送回家。工作之餘,Eduardo也會刻意去Tyler最愛的酒吧製造巧遇,兩人的交集不再僅限於工作。

Everything is under control.

當Eduardo在咖啡廳見到Daniel時非常驚訝,他以為只會在傍晚的街上遇到這位魔術師。

在看到Daniel身邊的女人時,原本雀躍的心情瞬間消失,Eduardo咬住下唇。

「你要在這裡吃,還是帶走?」

「在這吃吧。」

Eduardo身後傳來Daniel帶笑的聲音,他不知何時來到Eduardo身後,代替他回答服務生。

「我不想打擾你們。」Eduardo客氣的保持微笑。

「噢,我們已經談完了,」女人回以笑容,「下周五記得喔,Dan。」

Daniel點點頭,那個女人離開前在Daniel臉頰上留下一吻,Eduardo不動聲色的別開頭。

等她推門離開後,Daniel主動打破沉默。

「那只是公事的合作夥伴。」

「I didn't ask.」

「You didn't have to.」

Eduardo眼睛亮了亮,終於肯轉頭看向Daniel:「公事?我以為你沒有工作。」

「我當然有工作,只是不需要每天去上班。」

「怎麼可能?難道你是老闆?」

Daniel幫Eduardo拉開椅子:「你很聰明。」

「你不只是魔術師?」Eduardo很錯愕。

「魔術是我的休閒愛好,」Daniel笑著喝了口咖啡,「我很高興你想多認識我。」

Eduardo愣了愣:「我不——」

「我也想多了解你。」

這句話溜進耳朵久久不肯消失,Eduardo微征,藏在桌底下的左手緊握成拳,他抑制不了過快的心率。

「這週六我妹妹生日辦派對,你要來嗎?」

——因此Daniel提出這個問題時,Eduardo來不及仔細思考後果便答應了。

Everything is out of control.

 

 

抵達目的地後,他們沒有找到「前妻」,反而遇到了一個歇斯底里的女人——Christy。

沒想到早在騙走Sean的財產之前,他們的so-called wife也和眼前這個瘋女人結過婚。

最後,他們三人決定合作,畢竟人多力量大,於是(無家可歸的)Mark和Sean暫時擠進Christy的公寓,吃完飯後他們召開了第一場會議,討論那位有三種不同身分的神秘人物。

不只姓名,就連國籍都不同,Mark說他是英國人,但Sean說他是美國人,Christy則是說他是英美混血。

包括喜歡吃的東西,他對他們三個說的全都不一樣——

「他對海鮮過敏!」

Sean嘲弄的看了Christy一眼:「不可能,他最愛喝海鮮濃湯了,花生才會讓他過敏。」

「不對,我們早餐吃花生吐司時他都沒事,」Mark皺著眉轉起筆。

——會對哪些食物過敏也不一樣,於是他們得出結論:那位不知真名的迷人男子告訴他們的每件事都是假的。

「如果他對我們每個人來說都截然不同,我們怎麼可能知道他的真面目?」Sean大喊。

Mark很冷靜:「我們得至少找出一個事實。他不可能什麼事都是假的。」

「肯定是性|愛啊,至少對我而言,他簡直是瘋狂——」Sean胸有成竹。

Christy尖叫:「我不想聽!」

「那妳一定更不想聽我和他去Las Vegas的事了,那時他在電梯解開我的——」

——Mark.

Andrew分開雙腿跨坐到Mark的大腿上,雙手搭上他的胸膛,帶有挑|逗意味的滑到肩膀,然後於後頸交錯,主動獻上纏|綿的吻。

一想到不知道有多少人也享受過這種經歷,Mark總算變了臉色,他厲聲打斷Sean:「That's enough.」

Christy趁機嗆他:「你爽不代表他也是。」

「相信我,他也很爽。」

Mark不耐煩的站起身,他抗拒討論Andrew與其他陌生人的床|事,並試圖制止快要打起架的兩人:「不要吵了,回歸正題,那他的過去呢?比如小時候的事,他的童年?」

Sean翻起桌上的雜誌:「我記得他說過他有個最喜歡的動物。」

「北極熊。」Mark和Christy異口同聲。

三人靜止了幾秒,然後Sean開口:「我們這是找到了一點關於他的真面目嗎?」

Mark點點頭,立刻在白板上寫下這個發現,而後室內又陷入寂靜。

「這他媽沒什麼用啊。」這次打破沉默的是Christy。

「不,這是一個好的開始,」Mark堅持,「我們得找出他無意間對我們說過的共同點。」

 

 

Eduardo開始覺得面對Tyler Winklevoss讓他感到煩躁,後者說的話題他根本不感興趣,臉上的微笑依然盡責的支撐著,終於熬過那段時間後,他疲憊的回到家,打開窗戶點了一根菸。

手指不聽使喚的撥打Daniel的手機號碼。

他真的很想跟他說說話,隨便聊任何話題都好,他實在太累了。

「你今天沒有來,我正想打給你。」Daniel的關心透過電話傳到心底,「加班很忙嗎?」

Eduardo沒有跟Daniel提過Tyler Winklevoss,這時候更不可能說剛剛都和他待在一起。

「是啊,工作太忙了,」Eduardo吸進肺裡的菸帶來短暫的溫暖,「那是什麼聲音?」

「我在聽爵士樂。」

「放大聲點。」Eduardo沒察覺自己笑了。

音樂聲變清晰了,Daniel提醒道:「別忘了後天——」

「我記得,你妹妹的生日派對,」Eduardo注視手中的菸,「我一定會去的。」

他說不清這種感覺,Daniel自由不羈的個性,溫柔且浪漫的言行舉止……讓他不受控的被吸引。

 

到了Daniel家,Eduardo才發現對方比他想像中的更有錢。

「我介紹幾個重要的人讓你認識。」Daniel牽過他的手,繞過寬敞的客廳,走到戶外的泳池邊,「這是我的朋友們,Dylan和Merritt。」

Eduardo分別和那兩個人握手,簡短的寒暄後,Daniel又牽著他來到一對男女面前。

「她是我妹妹Lula和她的男友Jack。」

Eduardo突然有點緊張,也許是因為那是Daniel的家人。

等Daniel去和其他人打招呼後,Lula主動親切的和Eduardo聊天,話題圍繞著Daniel。Lula是個非常活潑的女孩,她似乎對陌生人沒有防備心,總是熱情的表達善意,她告訴Eduardo很多Daniel的事(包括過去的情史),也對Eduardo的提問據實以告。

「他經常隨便帶人來家裡的派對嗎?」

「當然不會!我知道我哥看起來很花心,他的確有過很多一夜情,但那都是以前的事,他現在改變了,我想他很喜歡你。」

Eduardo搖動手裡的酒杯,低頭笑了笑。

Lula好奇的小聲問:「你呢?你喜歡他嗎?」

「要來跳舞嗎?」

Daniel的邀請解救了不知如何是好的Eduardo,因此他毫不遲疑的答應了。

 

Daniel牽起Eduardo的手把他帶到舞池中間,迅速融入其餘翩翩起舞的人群中,他們靠得很近,配合著彼此的步調。

「為什麼是我跳女步?」

Eduardo笑著問,卻一點都沒有反抗,他順著Daniel的引導轉了個圈,而後搭上對方的肩膀,感覺到Daniel摟住他的腰。

「你轉起圈來非常光彩奪目,小王子。」

Daniel放鬆扶著Eduardo腰部的手臂,讓他往後傾,一個完美的仰角定格後,他再跟著節奏將他拉近。

「一個沒有玫瑰花的小王子。」Eduardo失笑,他裝出開玩笑的語氣,他很清楚自己不是什麼高雅的王子,頂多算是個敬業的演員。

「那是因為你本身就是一朵玫瑰了。」

Daniel憑空變出了一朵玫瑰遞給Eduardo,後者接過來不由得露出開心的笑容。

「有些魔術很複雜,所以我常想……生活應該簡單一點,」Daniel摟著他的腰,「你覺得呢?」

「……我同意。」

Eduardo也渴望單純的生活,沒有偽裝,沒有欺瞞,更沒有僅維持一個月的虛假婚姻。

在遇見Daniel之前,他從未有過想逃離一切的衝動,只想當個有正常工作的普通人。

因為Daniel不是Lex選好的目標,不像Mark、Sean或Christy,他只是Eduardo在街上偶遇並認識的魔術師,而非任務的一部份,他不需要費盡心思討好他。

——他們只是純粹的互相吸引。

「有些舞步很複雜……But dance with the right person,」Daniel低語,「就會變得很簡單。」

兩人越轉越快,但每個拍子卻都踩得精準無比,Eduardo被Daniel抱離地面,最後轉了一個圈。

舞曲結束後,Eduardo的腰際忽然被收緊,他困惑的眨了眨巧克力色的大眼,猝不及防的被拉到Daniel懷裡。

當他們重新貼近時,Daniel吻上了他。

Eduardo很久沒有感受到讓他心動的吻了,這個吻不是計畫中的一部分,第二個難分難捨的吻也不是,第三個……

——Dudu, focus.  See you in the game.

Eduardo猛地回過神,他後退拉開距離,不敢去看Daniel的眼睛,急促的呼吸無法平息,但兩人的雙手十指依然緊扣著。

「怎麼了?」

Eduardo發不出聲音只能搖頭,想將事實全盤托出的衝動被反覆壓抑,Daniel耐心地牽著他的手等待答案,Eduardo痛苦的表情一閃即逝,又很快地擠出苦澀的微笑,放開Daniel的手。

「I'm sorry……I just can't right now.」

像是能理解他的苦衷,Daniel沒有追問原因,只是善解人意的問:「那我們是朋友吧?」

「……當然。」

「作為朋友,留下來吃晚餐吧,我們——」

「現在幾點了?」Daniel的提議讓Eduardo驚慌失色,他抓過Daniel手腕上的錶查看時間,「抱歉!我得先走了,下次再約!」

——他完全忘了和Tyler Winklevoss的晚餐邀約,而且已經嚴重遲到了。

 

 

Tyler相信了他隨口編出來的遲到原因,然而這頓晚餐令Eduardo反胃,他滿腦子想的都是剛剛派對上和Daniel的舞,聽不進Tyler說的任何話,最糟的是回程的車上,Tyler終於不顧紳士風範的吻了他。

這個吻既野蠻又粗魯,Tyler放倒座椅將Eduardo用力壓到身下,碰觸Eduardo身體的強勁力道讓他感到疼痛,但Tyler沒在意Eduardo的感受,只是自顧自的kě求親熱。

按照計畫,Eduardo的確該和Tyler上床了,如此才能進行下一個步驟——結婚。

但當Tyler如願以償地解開Eduardo的襯衫,吻上他yòu人的身體,一路從胸口tiǎn咬到腹部時,Eduardo的忍耐已經到達極限了。

「Tyler,不……」Eduardo突然制止了Tyler的動作,「我很抱歉,我不想操之過急……」

Tyler尷尬的起身回到駕駛座,Eduardo用最快的速度扣好幾顆襯衫鈕釦:「晚安。」

不等Tyler回答,Eduardo落荒而逃的下了車,腳步有些踉蹌。

單薄的襯衫擋不了夜晚的寒風,呼吸到新鮮空氣的同時,他忽然有點想吐。

 

 

毫無收穫的夜晚,Sean的鼾聲加倍擾人睡眠,Mark仰躺在地板上,回想以前Andrew是如何陪伴他度過那些失眠的日子。

「你有想過要殺他嗎?我想過,真的。」

睡在沙發上的Christy突然出聲,Mark側過身沒有回答。他並不驚訝,他還想過自殺呢。

「我想要放火燒了這個家……在遇見他以前,我不知道人怎麼會想奪取其他人的性命,但現在——」

Christy安靜了幾秒,她低下頭望向Mark。

「你覺得他也會感到痛苦嗎?」

「我不知道。」Mark很誠實,「但你知道騙術書上怎麼說嗎?為了實現騙局,你需要一個心甘情願的目標。(For a successful con, you need a willing mark.)」

Christy翻白眼:「你會在學校圖書館借騙術書回家看嗎?」

Mark聽到這句話,靈機一動。

「學校!如果我們利用目前的線索,先找出他以前就讀的學校,」Mark翻身坐起,指著白板,「也許我們能查出他的真名或家庭資料。」

白板上潦草的寫著許多零碎的,Mr. Mystery告訴過他們的共同點——關於小時候的事。

 

 

「我有點擔心Dudu,他是不是有點不專心?」

辦公桌上擺著許多照片,全都是以Eduardo為主角拍攝的,Lex翻起那些Eduardo和魔術師在廣場、咖啡廳和街上聊天的照片。

電話另一端的Chris很緊張:「Eddie很認真,他很快就能搞定Tyler Winklevoss了。」

「你確定嗎?還是我要派Mercy過去?」

「不,不需要派她來,我會處理好。」

Lex不予置評的結束通話,他的手指停留在畫面中Eduardo燦爛的笑顏上。 




TBC.




I never look back because it distracts from the now.

我從不回頭看,因為那會讓現在的我分心。



DE真的是負責浪漫了w 至於三位忙碌尋找花朵的前任……他們很快就會見面了?Lex表面上對花朵不聞不問,實際上都在暗中觀察(。

更新的動力來自和故事內容有關的評論!順便觀望一下這次的支持率w

评论 ( 61 )
热度 ( 10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