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洺

這個世界,什麼都說不準。

© 川洺
Powered by LOFTER

【TSN/ME,DE,萊花】You don't own me 03(下)

前文:03(上)。本章有DE車。


Sean和Christy假裝在自拍,實則錄製前方穿條紋襯衫的男人按的ATM密碼,等他離開後,再由Mark假裝玩手機故意撞到他,然後順手偷拿走他的錢包。

他們透過這種方式順手牽羊了不少錢,以便能繼續尋找Eduardo的旅程。

一想到再過不久就要見到Eduardo本人了,三人突然變得沉默和不安。

「我們需要一個新的準則(We need a new code),」Christy說,「我不是說偷錢的準則,而是Eduardo Code。」

「什麼意思?」Mark問。

「我們不知道見到他會發生什麼事——」

Sean很自信:「我知道,我要拿回我的錢。」

「別傻了,他是你前妻,而且是會騙錢的職業騙子,要是他看到我就說他愛我,求我甩掉你們兩個蠢貨,和他一起走呢?」

「你怎麼知道他不會這樣跟我說?」Sean抗議。

Mark蹙眉:「或是我?」

「我不知道,但你們也不確定啊。」

「那你會答應嗎?」Mark追問。

Christy反問:「我不知道,你呢?」

「你們太沒用了,如果他跟我說這些廢話,說和我在一起時是真心的……」Sean原先欠揍的鄙視神情消失了,他沉浸過往的美好回憶,訥訥的說,「……好吧,或許我會考慮。」

「你們怎麼回事?!」

Sean質疑道:「拜託,Mark,如果他說話帶點英腔,你絕對——」

Mark伸出食指打斷他:「He is not Andrew.」

「重點是他比我們更厲害,他很狡猾,可以挑撥我們。」Christy瞪著另外兩人。

「……妳說的對。」

「We need an Eduardo Code.」


「不能單獨接觸或見他。」Mark邊寫邊說。

「No sex.」

Christy的提議馬上招來Sean的反駁。

「這個有待討論吧?」

「No sex!」

Christy搶過Mark的筆和紙,用力寫下這個規定。



Eduardo正準備衝進雨幕裡,有隻手拉住他的胳膊,下一秒,他的頭上出現了一片靛藍,Eduardo回過頭,看到Daniel撐著傘站在他身邊。

「Aren't you my knight in shining armor?」

Eduardo不自覺的流露喜出望外的笑容,Mercy帶來的警告和壓力瞬間消失了,就連脖頸處的疼痛也暫時獲得緩解。

「我以為發生昨天的事後,你不會再理我了……」

「怎麼可能?只是我不知道你和他——」

Eduardo堅定的語氣不容置疑:「我和他毫無關係。」

Daniel有些意外地看著Eduardo,眼前神祕莫測的美人總是令人摸不清底細,而Eduardo的下一句話更讓Daniel吃驚。

「……你要帶我回家嗎?」


「怎麼了?」

Daniel回頭望向站在玄關處不動的Eduardo,寵溺的笑著問。

「Come here. 」

Daniel聞言稍微往前走但沒離Eduardo太近:「這樣嗎?」

「Closer.」Eduardo伸出手。

「你要表演魔術給我看嗎?」

Daniel順勢牽住Eduardo的手,被他拉著走上樓,進到房間裡。

「Maybe you can do magic tricks on me.」


請上車w


事後,Eduardo穿著Daniel的襯衫躺在床上,坐在床尾的Daniel看到他腳踝的足鍊。

「很漂亮。」

「It's from an old lover.」Eduardo淘氣的加重語氣。

Daniel笑著撫弄Eduardo的小腿:「Lula和你說過我前女友Henry的事吧?作為交換,你要跟我說關於他的事嗎?」

「他送我這條足鍊當作紀念日禮物。」

「然後呢?」

「結果我們分手了……分開後我解不開扣子,後來就戴習慣了,」Eduardo因懷念過往而露出淺笑,他軟糯的嗓音很輕,「……Or maybe I was just not ready to let him go. 」

Daniel聞言,伸手把Eduardo的腳移到面前,手指滑過愛人的腳踝。

「的確有點難……」Daniel嘴角翹起,邊說邊靈活地解開並摘下,他將那條足鍊交給Eduardo,「好了,Now you can move on. 」

Eduardo笑了笑沒有出聲,只是若有所思的把玩腳鍊,他分不清那是掙脫束縛的釋然解脫,還是失去羈絆的悵然若失。


翌日早晨,Eduardo穿好衣服走到房門邊被躺在床上的Daniel叫住。

「你打算偷偷溜走嗎?」

「我不想吵醒你。」

Eduardo走回床邊給Daniel一個早安吻。

「你要留下來嗎,今晚?或是明天?」Daniel邊親吻他邊說,「下週五你的生日,我要幫你辦派對。」

Eduardo嚇了一跳(因為生日日期是假的):「不用了,我不喜歡生日派對。」

「你會喜歡的。」

「……好吧。」



Eduardo壓抑不了上揚的嘴角,他心情愉快地走出Daniel的豪宅,腳步輕快且雀躍地踏在草地上,但當他看到Chris的車停在外面時,原本幸福的笑容瞬間凍住。

Chris搖下車窗,坐在駕駛座平靜地對Eduardo說:「上車再說吧,Eddie。」


「Tyler Winklevoss已經死了。」

Eduardo吃驚又困惑的問:「發生什麼事了?」

「我不清楚。這不重要,總之,那個J. Daniel Atlas,你做得很好。」

「I wasn't working.」

「……那是你不知道你在工作。」

——什麼?

Eduardo不敢置信的瞪大雙眼,他的視線從車窗外的景色移向Chris,就連呼吸都暫停了。

Chris低聲宣布:「他也是任務,Eddie。」

「No.」

「Mr. Luthor打電話來了——」

「不,不可能。」Eduardo聲音在顫抖。

「他說J. Daniel Atlas的財富足以讓他成為計畫的目標——」

「絕不可能,Chris!」

「你必須繼續進行任務,這次的報酬很豐厚——」

「I give up, Chris.」

「你最快六周就會和他訂婚了吧?然後結婚,一個月後——」

Eduardo閉上眼拒絕去聽Chris的話,他沉默的低下頭,顫抖的雙手卻透露他的絕望。

目標是誰都可以,但絕不可能是Daniel,他可以接下數個有怪異性癖或有暴力傾向的男人或女人,但目標絕不能是Daniel。

「這就是我們的生活,Eddie,睡完高富帥後一走了之。」Chris停下車,「去吧,I'll see you in the game.」

Eduardo咬住下唇,多年的訓練讓他能暫時抑制崩潰的情緒,他終於肯抬頭看Chris——而他悲傷的眼神令人心碎。

「See you in the game.」



Eduardo失魂落魄坐在咖啡店,送來的餐點一口都沒吃,只是失神的望著窗外,腦袋一片空白。

也許這是他多次欺騙別人感情的報應,他註定不能擁有一份穩定的感情,他註定失去愛人給予他最真摯的愛。


「Como está?(你好嗎?)」

一個男聲驚擾Eduardo的思緒,對方說的是他熟悉的母語,所以Eduardo也下意識地用葡語回答。

「Muito bem.(我很好。)」

Eduardo疲憊地回頭想打發搭訕的人,卻意外看到一位幾個月未見的熟人。

「……Mark。」

「Hi, Andy.」

Mark看起來既陌生又熟悉,他一如既往地面無表情,然而Eduardo卻失去了解讀Mark情緒的能力。

Eduardo回想起他和Mark初次相遇的那天,那時Mark的心全副武裝,不留任何空隙,然而現在,Eduardo看到的盡是一碰就碎的斑駁裂痕。

「你怎麼——」

Eduardo話還沒說完,桌旁又出現另一個人影——Sean。

Sean擠到Mark旁邊坐下:「好久不見。」

「What the fuck?」

Eduardo的頭腦停止運轉,他甚至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你們怎麼——」

「Hi.」

Sean的身邊又坐下了一個女人——Christy。

 

震驚已不足以表達Eduardo的情緒了,他臉色慘白的望著坐在對面,他傷害過並奪走財產的三個前任。 




TBC.




寫DE開車搭配的BGM是Niykee Heaton - Infinity!歌詞太多了這次就不貼過來啦,大家點進去聽聽看吧w


之前有人認為Mark送花朵的那條足鍊有陰謀,其實沒有啦,花朵沒丟純粹是對過去留戀不捨的象徵,被解開取下後就可以move on了。

但Lex在花朵身心上留下的可不是實質的束縛,更不可能輕易掙脫。

終於寫到他們見面了!下一章開始三人組就要搞破壞啦!

其實萊花車我也準備好了,只剩ME(。

评论 ( 36 )
热度 ( 8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