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洺

這個世界,什麼都說不準。

© 川洺
Powered by LOFTER

【TSN/ME】Say I do 02 [ABO]

「這個指控太荒謬了。」

「你從哪裡聽來的?」

Chris翻了翻文件:「我們下午接到一個人打來的電話,他叫——」

「Sean Parker嗎?」

「沒錯。」

Eduardo笑了:「SeanParker只是個被我解僱的前職員,他心懷不滿。我很抱歉,我知道你們很忙,如果——」

「坐下吧,Eduardo。」Chris的笑容很堅持。

Eduardo只好照做,Mark開始感覺到大事不妙,如同芒刺在背。

「我來解釋一下流程吧,首先,我們會安排一個面談,你們會在不同房間回答一些問題,只有真正的情侶才會知道的秘密。」Chris詳細的說明,「第二,我會查看電話紀錄,詢問鄰居和同事。如果你們的答案不相同,Eduardo你就會被無限期驅逐,而Mark你會被判重罪……罰款250,000並在監獄蹲五年。」

Chris面帶笑容的說出驚悚的話語,但Eduardo依然面不改色的微笑著,更別提Mark那張面癱臉了。

「好吧,Mark,你有什麼想說的嗎?」

Mark搖搖頭又點點頭,Eduardo「關愛」的看了他一眼,示意他不要多嘴。

「事實上……事實上,Eduardo和我……我們……」

完了。Eduardo心想。Mark要出賣他了。

 

「——我們是秘密戀愛,所以知道的人並不多。」

Eduardo和Chris同時心想:什麼?!

「畢竟我們是上下級的關係,但最近我們打算公開了,因為我辭職去創業後,也就不會繼續在那間公司工作了,」Mark面無表情,邏輯縝密的說,沒有半點破綻,「Eduardo很支持我,婚後我們也打算各拼事業,一起努力。」

Chris頭痛的揉揉眉心:「呃,那你們有告訴父母這份秘密戀情嗎?」

「噢,我們打算這週末去告訴Mark的家人,那也是他祖母的90歲生日,我們都覺得這是個好驚喜。」

Mark驚訝的看向Eduardo。

「我明白了,」Chris在便條紙上寫了寫,撕下來交給Mark,「星期一11點記得過來進行面談,你們的答案最好一致。」

 

剛才在辦公室內冷靜的假象瓦解了,返回街上Mark就失控的站到Eduardo面前。

「你知道這場戲失敗的話,我要面臨250,000罰款和五年牢獄!」

「所以呢?」

「失敗的代價太大,而我只得到資金和人脈——」

「我在帕羅奧圖有一棟房子,外面有游泳池,」Eduardo善於談判,誰都無法拒絕他的笑容,「你可以在那裡創業。現在,資金、人脈和地點你都有了,如何?」

「……我去訂機票。」

「明天機場見。」Eduardo滿意的轉身走了。

 

飛機上,Mark翻閱起數張整理好的資料,感覺自己好像回到學生時代,埋首準備考試。

「這些是移民局會問我們的問題,好消息是我知道關於你的一切,但你只有四天來了解我。」

Eduardo毫不客氣的拿過那本問答書,語帶好奇和些許驚訝:「你知道所有關於我的事?」

「很恐怖嗎?」

「嗯,有一點。」Eduardo隨口問了一題,「我對什麼過敏?」

「松果,還有Sean。」

「真有趣……噢,我身上有沒有傷疤?」

Mark聳聳肩:「我很確定你有紋身,兩年前你的皮膚科醫生打來電話,但你取消了預約。」

「下一個問題——」

Mark不滿的追問:「我必須知道那個紋身的模樣,還有它刺在哪裡,移民局會問的。」

「不,這個討論結束了……嗯,同居的我們住哪裡?當然是我家。」

Mark看向窗外不想理會Eduardo了,但他突然想到一個問題。

「結婚後我不可能不標記你吧?沒有標記就太假了。」

Eduardo皺眉:「那後來再解除標記,很困難嗎?就跟離婚同時處理。」

「發情期的問題怎麼解決?」Mark質問,「被我標記了,你也不可能去找其他Alpha,抑制劑也會失效,你會受控於我的信息素。」

Eduardo想了想:「既然如此,我需要抽你的血,別擔心錢的問題,我付得起。」

市面上有產品可以幫助Omega度過熱潮,只要有Alpha提供信息素就可以了。

「我不要賣血。」Mark拒絕。

「難道你想要在我的發情期跟我上床嗎?」

Eduardo問的很認真,調侃的盯著Mark,軟糯的語氣充滿揶揄,他小鹿般的大眼眨呀眨,天真可愛又像在誘惑人心。

Mark頓時被罪惡感包圍,他死命趕走腦海裡旖旎的畫面,他覺得自己是在趁人之危,於是Mark嘆了一口氣,選擇妥協。

「……你需要多少血?」

 

 

下了飛機見過Mark的姐姐、母親和祖母後,Eduardo坐上車,一路上他注意到整條街的每間商店都屬於Zuckerberg……

「Jesus Christ……」

Mark……Mark Zuckerberg.

「Mark?Mark!」Eduardo忽然意識到他的小秘書助理的家庭背景大有來頭,「你從未跟我提過你的家族企業,我不知道原來你這麼富有?」

「有錢的是我父母,不是我。」Mark拎起Eduardo的行李邊走邊說。

「有錢人都這麼說。」Eduardo小聲抱怨,跟著Mark走進一棟豪宅。

 

沒過多久,Eduardo就受不了Mark親戚的熱情招待而暫時躲起來,留下Mark獨自一人應付整個場面。

他忽然有點想家,但他勒令自己專心,此時,Eduardo聽見房內的訊問,如同警察在拷問犯人。

「你要結婚了?」

「交往多久啦?」

「對方是男的?」

「他年紀比你大?」

「你們什麼時候開始交往的?」

「他是你上司?」

「他不是每次都叫錯你的名字嗎?我不懂你為什麼會想跟他結婚……」

Eduardo躲在門外聽到Mark被逼問到招架不住的窘狀,他忍不住偷偷笑出聲。

畢竟你很難看到一個機器人如履薄冰的慌張模樣。

Mark不耐煩了,他想起書上的一句話,便決定用那句名言當作所有問題的答案。

「When love is the answer, it doesn't matter what the question is.」

Eduardo停止竊笑,他愣愣地眨了眨眼。

這實在太詭異了,他的心跳居然因為那句話而加快?

「Wardo,你在哪?」

Eduardo反應許久才發現Mark是在喊他。好奇怪的暱稱……從來沒人這樣叫過他。

 

等他走回對方身邊,Mark便堅定的牽起他的手:「我們要結婚了。」

「我們應該開香檳慶祝!」人群中傳來大喊。

Mark幫Eduardo拿了一杯香檳,聽到一聲熟悉的叫喚。

「嘿,Mark。」

「Erica?」

Eduardo錯愕的發現他們居然擁抱了?!在他印象中,Mark非常厭惡肢體碰觸,看來Erica不只是普通的女性好友?

「妳怎麼會來?」

「Randi邀請我來的,」Erica笑著再看向Eduardo,「嗨,你好。」

Eduardo也回以微笑,聽到Mark小聲介紹「她是我前女友」時暗想「果然」

「恭喜你們。」

「謝謝。」Eduardo挽住Mark的手臂。

Erica靈光一閃:「嘿,我能聽你們求婚的故事嗎?」

周圍的人也紛紛表示好奇,全都找了個位置坐下把他們團團圍住。

「關於……我求婚的故事,Wardo很愛說,所以我就讓他跟你們講吧。」

為了報復剛剛Eduardo扔下他單獨對抗連環逼供,他理直氣壯的坐進觀眾席,留下Eduardo面對龐大的聽眾。

「哇……嗯,這個故事……該從哪裡開始說呢……好吧,嗯……Mark和我……我們準備慶祝在一起的一週年紀念日。」

Mark挑眉。

「我知道我們交往沒有多久,但我知道他一直很渴望跟我求婚,Mark很愛我。」

Mark眉頭深鎖。

「那天我準備下班時,在辦公桌上看到一束玫瑰花,上面有一張小卡片,寫著要我去公司頂樓,」Eduardo羞澀的笑了笑,看起來非常幸福,「那是我最喜歡的地方,然後我走上樓——」

「但我不在那裡。」

Mark忍無可忍的插嘴了,Eduardo用眼神示意他不要搗亂,但Mark裝作沒看見。

「我是為了支開Wardo,然後我把他的辦公室佈置了一下,等他回來後,我站著——」

「單膝跪著,」Eduardo打斷Mark,「我發現他居然穿著西裝!難以想像吧?他看起來緊張到快要哭了,然後Mark結結巴巴的對我說——」

「『Wardo,你願意和我結婚嗎?』,而他說『我願意』,故事結束。」Mark一鼓作氣說完,「有人口渴嗎?」

大家都還沒反應過來,Randi率先帶頭鼓掌打破沉默,眾人才回過神祝賀他們。

「嘿,你們親一個吧!」不知是誰這麼提議。

兩人尷尬的互望一眼。

「吻他!」

「呃……不需要吧?」

「快點!」

Mark見抗議被駁回,只好無奈的牽起Eduardo僵硬的手,朝親戚們揮了揮,而後不帶感情的敷衍吻向手背。

「嘿!這算什麼?你要深情的吻他的嘴唇!」

Mark辯解道:「Wardo很容易害羞。」

「都要結婚了,何必害羞?」

「吻他!」

「對,吻他!」

Mark面有難色的看向Eduardo,後者坦然的點頭,他也知道這絕對躲不過了。

於是他們僵硬且迅速的親了一下,如同蜻蜓點水,快到像沒發生過。

「Mark!」祖母不滿的出聲了,「你必須好好吻他,給他一個真實深情的吻!」

她都發話了誰敢不遵從?更何況大家也都在一旁起鬨鼓譟,迫於多方面的壓力下,Mark小聲的說:「也許我們該好好親一下?」

「好,這樣才能快點結束。」Eduardo同意了。

令人吃驚的是,Mark沒等他做好心理準備就吻上他的嘴唇,手也溫柔的摟住他的腰部,往自己的方向拉近。

雖然Mark有禮的維持唇與唇的貼合,沒有趁機深入,但Eduardo還是感到混亂不已,他情不自禁地閉上眼,聽到四周傳來興奮的拍手鼓掌聲,歡呼及口哨跟著響起。

他沒數他們吻了多久,也不清楚是誰停止的,只知道兩人都尷尬的陷入沉默。

Eduardo暗自祈禱自己沒有臉紅,他往Mark的反方向望去,不願再對上那雙蔚藍的眼眸。

Mark也於這時收回手,祖母見狀便走過來用力抱住他們。

「我真是太為你們高興了!」

 

 

「嗯……Mark的房間在哪?」

Karen笑了:「噢,親愛的,我們怎麼會讓你們分開睡呢?他當然是和你一起睡在這個房間。」

「同一張床。」Randi補充。

「太好了,」Eduardo假裝開心的說,「我們很喜歡相擁而眠。」

「……簡直等不及了。」Mark淡淡地幫腔。

「Mark真的很喜歡抱著我。」Eduardo撒謊道。

「哇,」Randi打趣道,「真意外耶,我都快不認識你了,Mark。」

Mark無力的扯了扯嘴角。

「如果你們今晚會冷的話……」祖母面帶慈祥的笑容,慎重的拿出一個毯子交到Mark手中,「記得蓋上這條神奇的毯子。」

「它有什麼特殊功能嗎?」Eduardo好奇的問。

祖母笑著回答:「我稱它為『Baby maker blanket』,我相信我們很快就能迎接很多小Zuckerberg了。」

Eduardo尷尬的後退一步,並把手藏到身後拒絕去碰:「看來……我們得好好注意一下。」

Mark隨手把毯子扔到床上,不顧Eduardo的反對。

他們互道晚安(並無視祖母暗示性的眼神)後,筋疲力竭的兩人終於得以喘口氣休息了。

「你好像很少回家?」

「因為你總是要我加班,不準我放假。」

Eduardo坐在床上看Mark在地上鋪床單,他稍微安心了一點,雖然兩個男人同睡一張床不算什麼,但他們一個是Alpha一個是Omega,擦槍走火的機率太危險了。

「晚安,Mark。」

「……晚安,Wardo。」

Eduardo鑽進棉被裡,探出頭問:「為什麼這樣喊我?」

「比較特別。」

聽到Mark平靜的回答,Eduardo側過身蜷縮起身體,努力適應在不熟悉的黑暗中入眠。

不知為何,他想到睡前Mark那聲「Wardo」的輕喚,緊繃的神經忽然放鬆,使他安心了不少,如同以往每次遇到困難時,Mark說會沒事就一定會安然無恙。

這沒什麼。Eduardo說服自己。那只是因為在這裡我只認識Mark,才會產生依賴的心情。

僅僅是如此而已。 




TBC.




花朵擅長談判、撩人和演戲!編起故事得心應手!

這個故事會按照電影The Proposal的劇情發展啦w 下章繼續裝恩愛、徹夜聊天培養感情!開始假戲真做產生真感情!

祝大家情人節快樂!

评论 ( 33 )
热度 ( 14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