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洺

這個世界,什麼都說不準。

© 川洺
Powered by LOFTER

【TSN/ME】Say I do 04 [ABO](END)

翌日,Mark開車載Eduardo到城裡去拿新手機。

「Jesus Christ!我有47通留言……」

Eduardo焦慮的聽著手機裡的留言,並跟隨Mark進入一家餐廳。

「吃完午餐再辦公吧,工作狂。」

Eduardo沒好氣但順從的放下手機:「程式狂沒資格說我。」

Mark笑了笑不置可否,順勢將剛修好的筆電闔上,推到一旁。

 

用完餐後,兩人到櫃檯結帳時,Mark看到Erica和他們的大學同學們坐在靠窗的那一桌,他不由自主的走過去。

「I'll be right back.」

「Mark, where you going?  Mark?」

店員還在結帳,Eduardo只能待在原地,眼睜睜的看著Mark走向……Erica?

內心的不適又湧上來了,Eduardo感覺胸口悶的喘不過氣。

他在遠處觀望兩人愉快的交談,距離的問題導致Eduardo聽不到他們的談話內容,僅能透過表情和肢體語言判斷出他們相談甚歡。

「先生?」

Eduardo回過神,勉強擠出笑容拿出信用卡。

 

他們漫步在街道上,Eduardo按捺不住而打破沉默。

「見到Erica很開心吧?」

「還不錯。」Mark聳聳肩。

「畢竟你們那麼久沒見面了……」

Mark想了想:「是啊。」

「嘿!他們在那裡,Mark!Eduardo!」

出現在街尾的Karen和Randi開心的朝他們走來,迫不及待的把Eduardo拉走。

「我們得去訂做一套全新的西裝,為了明天的婚禮。」

「沒錯,Mark你回車上慢慢等吧。」

Mark微笑看著欲哭無淚的Eduardo被「綁架」走,而後邁向停車的地方。

 

 

大約過了好幾個小時,Eduardo才面色凝重地回來,他粗魯的打開車門:「下車,我來開。」

Mark乖乖聽話的坐到副駕駛座,還未繫好安全帶,Eduardo就猛踩油門往前飆去。

「Wardo?!」

「別跟我說話!」

「怎麼了?」

「我只是想遠離這裡!」

Eduardo很快的飆車到城外的郊區,車速一路都沒有放慢。

「你現在可以告訴我發生什麼事了嗎?」

「我忘了,好嗎?我忘了有家人陪伴的感覺了!」Eduardo大喊,「自從我來到美國後就再也沒有回巴西了,他們也從未來看過我!我和家人的關係很疏離!」

Mark放棄去拉安全帶,他聽著Eduardo失控的陳述。

「你的母親說假期會來紐約看我們,而我告訴她『我們也可以回來看你們啊』,還有你祖母給我的祖傳戒指!而且你有Erica!」Eduardo情緒激動的繼續喊,「我毀了這一切!我後悔這三年剝奪你和家人相聚的時光,更後悔強迫你演這場戲!」

「Wardo,你沒有強迫我,那也是我同意的。」Mark試圖勸他冷靜。

「你的家人很愛你,你知道嗎?我的父親從我分化為Omega後就對我失望透頂了!」Eduardo邊大喊邊高速行駛,「而我的母親生了我的兩個哥哥後,一直想要有個女兒,我出生後她就對我不聞不問!」

聽到Eduardo失控的說起他家人的事,這些私事Mark從未聽對方說過,但此刻他卻拋開顧慮對他傾訴。

「你的家人這麼愛你,你捨得欺騙他們?」

「他們不會發現!」

「你怎麼能確定?!」

「因為你今早跟我說的!」

「但是如果Randi或是你母親發現了,Jesus Christ……」

Eduardo放開方向盤喃喃自語,Mark連忙伸手去控制住。

「還有你祖母,她肯定會心臟病發作!她受不了這種打擊!」

千鈞一髮之際,Mark緊張的急轉彎閃過一棵大樹:「Wardo,停車!」

「現在是你在開車!」

「踩剎車!」

Eduardo猛地踩了剎車,害Mark差點摔到擋風玻璃上,他正想指責對方危險駕駛的行為,Eduardo就推開門下了車。

外面開始下起毛毛細雨,而且雨勢明顯有變大的趨勢。

「Wardo!」

對方沒聽見Mark在車內的呼喚,只是逕自朝前走去。

Mark暗罵一句,戴上外套帽子跑到後車廂,翻出放在裡面的雨傘,然後跑向已經走到遠處的Eduardo。

 

Eduardo背對著Mark不停的走,他的背影堅韌不拔,腳步從容無畏,Mark跟在後面撐著傘,盡量不讓Omega淋到雨。

樹林間只有他們兩人,Eduardo在雨幕中健步如飛,Mark不敢貿然走到他旁邊出聲打擾,只能擔心的緊跟在後。

幾分鐘後,Eduardo停下腳步打了個噴嚏,Mark立刻蹙眉走上前拉住Omega的手臂,把他轉向自己。

Eduardo雙眼通紅,極有可能哭過了,也可能只是雨水,Mark心一緊,不由分說地把人摟入懷中。

「……我不想讓他們失望。」

Eduardo失魂落魄的細聲道,他無力的靠著Mark,像隻受傷的小鹿,對方從未在任何人面前展露過脆弱,現在卻毫無保留的呈現在Mark面前。

他已經很久都沒有感受到家人的愛了,這份溫暖使他懼怕會讓Zuckerberg的家人失望厭惡。

「你沒有,Wardo,」Mark溫柔的抱緊他,「他們不會發現的,沒事。」

他感覺到懷中的Omega顫抖著回擁他。

「回家吧,Wardo。」

Mark輕柔的哄著害怕的Eduardo。

「——我們回家。」

 

 

Mark把車停在一家店前,下車去買了一杯熱飲回來給Eduardo。

「巧克力……?」

「我知道你比起咖啡,其實更喜歡甜的巧克力。」

他知道這件事?Mark果然是個很稱職的助理。Eduardo心想。

Mark發動引擎關心道:「你暖和點了嗎?」

Eduardo點點頭,他的脖頸披著Mark放在車上的備用毛巾,拿來稍微擦乾濕透的襯衫,他看向窗外轉小的雨勢,滾入體內的巧克力溫暖了冷卻的血液。

到家後,Mark將空紙杯拿去回收,他沒有鬆開牽著Eduardo的手,詭異的是,Edward特地站在門外等他們回來。

「我得跟你們談談,」Edward領著他們來到儲藏室,「Karen不能知道這件事。」

 

他們困惑的走進儲藏室,赫然看到站在裡面的移民局官員——Chris。

「我說過我會密切注意你們。」

Mark慍怒的質問他父親:「你做了什麼?」

「我接到Mr. Hughes的電話,他跟我說如果你在撒謊,你會被關進監獄,所以我請他飛過來一趟了。」

「你很幸運,Mark,你父親為你談好條件了——只要你做出聲明,承認這場婚姻是騙局,你就免遭牢獄之災,而Eduardo會遣返回巴西。」

Chris的話語讓Eduardo倒抽一口氣,但Mark面無表情的不作聲。

「Mark,你還在想什麼?接受這個條件。」

Eduardo感覺到Mark握緊了自己的手。

「我拒絕。」

「你別傻了,Mark!」

「你想要聲明嗎?聽好了,」Mark面向Chris,「我為Eduardo工作了三年,第二年開始暗戀他,去年我們交往了,慶祝一周年的時候,我在他的辦公室跟他求婚,然後他答應了,明天婚禮見。」

語畢,Mark也不理會他們的反應,直接拉著Eduardo離開儲藏室。

 

回到房間後,氣氛有些尷尬,Eduardo清了清喉嚨。

「……你確定嗎?」

「Not really.」Mark很誠實。

「我是說……我很感激你剛才的行為,但我覺得——」

「你也會為我做同樣的事,對吧?」

是的。Eduardo在心裡說。我當然會。

此時,Mark的祖母急沖沖的走進來嚷道:「你得跟我來,Mark,明天就要結婚了,必須讓Baby maker blanket休息一晚。」

「我們沒有用……那條毯子……」

「好了,給你的愛人一個吻,趕快過來,」祖母催促道,「以後的餘生都要共度呢,走吧,Mark。」

Mark看向低下頭的Eduardo,完全不知道對方在心裡下了重大的決定。

「晚安,Wardo。」

「晚安,Mark。」

 

今夜,兩人都輾轉難眠。

 

 

賓客們蜂擁而至,聚集到鎮上的小教堂裡,一同見證這場婚禮。

Eduardo出現在紅毯的另一端,剪裁合身的黑色西裝非常漂亮,他挽著Mark祖母的手臂走向Mark,臉上的微笑平靜到不可思議。

「我們將在所有親友的面前見證,Mark和Eduardo的愛情——」

牧師的話說到一半,Eduardo出聲打斷他:「等等。」

「怎麼了?」

「抱歉,我只是……有些話想說。」

「Wardo.」Mark察覺到對方想做什麼了。

牧師點頭應允了,於是Eduardo不顧Mark眼神的暗示,轉向坐在下面的Zuckerberg家人和親戚好友們。

「嗨,大家好,謝謝你們今天到這裡,我有件事要聲明……準確說是坦白。」

「Wardo.」

Eduardo再次忽視了Mark:「我是巴西人……而且是個簽證過期,所以即將被驅逐出境的人,但我不想離開,因此我強迫Mark跟我結婚。」

「Wardo, stop it.」

「你們也知道Mark對工作很有熱忱,我想這個態度是從你學到的。」Eduardo邊說邊看向Edward,「三年來,我看著他辛勤工作,比公司的每個人都更努力,他告訴我他打算辭職去創業,所以我知道如果用這點威脅他,Mark就會乖乖就範。」

Eduardo頓了一下,微微一笑。

「然後我強迫他來這裡,欺騙你們……所有人。」

Mark沒有說話。

「我原本以為看他這樣演戲會很簡單,但我錯了,當我發現Mark是個非常好的人時,我根本做不到去破壞他的生活。」

Karen錯愕地看向Randi,Edward輕輕拍了拍他母親的背。

「You have a beautiful family.  別讓這件事影響到你們,這全是我的錯。」

「Wardo……」

「Mark,這只是個協議,」Eduardo公事公辦的口吻異常刺耳,「你堅持了你的部分,但現在交易結束。」

說完他就走下階梯,途中跟Zuckerberg家人慎重的再道了一次歉。

「你,」Eduardo對坐在人群中觀禮的Chris說,「你得帶我去機場。」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著Eduardo離去的背影,沒人能從「假結婚」這種破天荒的震驚中回過神。

 

 

待Mark勉強從家人生氣和難過的逼問中脫身,好不容易衝回二樓的房間,卻失望的發現Eduardo已經離開了,那套訂做的嶄新西裝整齊的放在床上,旁邊放著一個信封。

Mark打開信封,看到裡面裝了1萬9美元,以及一封信。

 

Mark

我跟Dustin討論過了,我很欣賞你的創意,我相信你一定會成功。

之前我總說沒有應徵者,其實都是騙你的,因為你是非常稱職的助理,我習慣而且喜歡你工作的態度和效率。

目前我只能提供你這些錢,等我回巴西後大概也很難給你資金了,但我會確保那些廣告商和投資商安排會議跟你見面。

你值得一個美好的未來。

Eduardo

 

「Mark?」

Mark回過頭,看見站在房門口的Erica。

「剛剛真是……瘋狂?這件事一定會被大家討論很長一段時間了。」

Erica試圖緩和緊繃的氣氛,但Mark默不作聲。

「Are you alright?」

「沒事。我……」Mark吐出一口氣,「妳知道嗎?這個人,Eduardo Saverin,我前上司,他就是個大麻煩。」

Erica點點頭,聽到Mark開始瘋狂飆語速。

「首先是中途離場這件事,我能理解,他在假結婚確實很有壓力,但他走了之後,留下這張紙和……這些提供我創業的資金?」Mark把領帶扯下來,他恨透西裝了,「三年!我跟這個不講理的人工作三年了,他從未當面稱讚過我的工作表現!卻在這張紙寫了這些廢話……」

Erica第一次看到Mark如此憤怒,她認知中的Mark喜怒不形於色,從未展露出激動的情緒,咄咄逼人。

「但這些都不重要!因為我們有協議!」

「Mark.」

「抱歉,」查覺到自己失控的Mark垂下頭扔掉那封信,「I'm just……He just makes me a little crazy.」

——內心源源不絕的憤怒的源頭是什麼?真的是在生氣協議終止嗎?

「對,非常明顯,」Erica笑了笑,而後試探性的問,「那你打算就這樣讓他離開嗎?」

Mark慢慢地抬起頭。

 

 

「Mr. Saverin、Mr. Saverin!」一個女職員敲門探頭進來,「Sy和Gretchen請你去他們的辦公室。」

Eduardo喘著氣放下箱子,辦公室的東西太多了,他一時半會整理不完,目前只收拾了一半,但Chris說他必須在24小時內回巴西。

看來Sy和Gretchen可能是想趁他離開公司前,說寫勉勵的客套話吧?Eduardo揉揉肩膀,無奈的搭電梯上樓。

抵達頂樓的辦公室後,秘書卻告訴他Sy和Gretchen上周就到德國出差了,Eduardo困惑的走回電梯,心想大概是那個女職員傳錯話了。

預定的進度被耽擱了一下,但應該來得及……?

剛走出電梯,Eduardo就發現地面上用玫瑰花瓣鋪好了一長條路,直通到他的辦公室,而且員工們看他的眼神都很古怪,不是那種幸災樂禍的竊笑,而是殷切期盼的模樣,簡直莫名其妙。

難道有人要整他?

Eduardo跟著玫瑰花路徑走回辦公室,吃驚的看見Mark穿著婚禮當天的西裝站在裡面,而且室內遍地都是玫瑰花瓣,不僅如此,桌上和櫃上都放滿了玫瑰花束。

「Mark……」

「Wardo.」

Mark侷促的站在沙發旁,大海般的藍眸深不可測,他放在桌上的手機正在播放一首歌。

 

I like me better when I'm with you

I like me better when I'm with you

I knew from the first time, I'd stay for along time, 'cause

I like me better when, I like me better when I'm with you

 

——背景音樂的那首歌是Lauv的《I Like Me Better》

「我能準備得更好,只是我錯估了你從頂樓下來的時間,而且之前沒有預演過,缺乏練習所以……總之,我聯絡了好幾家花店才買到這些花束,不同的顏色代表不同的意思,店員小姐有跟我介紹花語……呃,這不是重點……」

Eduardo知道Mark一緊張就會飆快語速,神奇的是,他每個字都聽得一清二楚。

「這是你跟我家人說過的,關於我怎麼向你求婚的故事。」

Eduardo不敢相信Mark居然還記得他隨口亂編的謊言,還特地到這裡來一一實現,甚至更浪漫了。

Mark手上拿著戒指盒,裡面裝著Zuckerberg家祖傳的家族戒指,閃閃發亮,就跟他當時穿上訂做西裝時,祖母拿給他看的如出一轍。

「我在為你工作的期間,對你完全沒有任何想法,只覺得你是個頤指氣使的上司,但一切都改變了,從我們接吻那刻開始。」

辦公室外傳來興奮得竊竊私語,Eduardo愣愣的直眨眼,他的頭腦還在處理Mark突然搭飛機來公司跟他求婚這件事。

「從你告訴我紋身的時候。」

Eduardo咬住下唇。

「從我撞見你全裸的時候。」

八卦的同事們低聲驚呼,Eduardo的臉頰染上紅暈,他手足無措的移開視線。

「但我一直沒發覺我愛你,直到我獨自一人站在教堂,而我的結婚對象不告而別——」

Eduardo插嘴:「我沒有不告而別,床上那封——」

「那不算。而且裡面的1萬9是什麼意思?分手費?」

Eduardo漲紅了臉解釋:「我說過那是資金……」

「對我而言那就是分手費,」Mark斬釘截鐵,「你可以理解我那時的心情嗎?」

Eduardo委屈的眼神馬上就讓Mark心軟了,他不自在的扯了扯領帶。

「然後我才意識到,我『愛』的人很快就要離開這個國家……」

什麼?

Eduardo詫異的看著Mark。

——因為他們想了解我『愛』的那個人,而且她們還要帶你去觀光……

上次是諷刺的語氣,這次則無比真摯。

「所以,Wardo,」Mark走近Eduardo一步,「和我結婚。」

Eduardo屏住呼吸,他的心臟在狂跳。

「——因為我想和你約會。」

外面的女同事們聽到,全都感動的摀住胸口。

Eduardo先是從恍惚中回過神,然後緩緩地,露出一抹不易察覺的淺笑,並輕輕地搖頭,就像在看著一個不懂事的孩子。

「相信我,你不是真的想和我在一起。」

他故作堅強的擠出輕鬆的笑容。

「不,我是認真的。」

即便聽到Mark信誓旦旦的這麼說,Eduardo依然小幅度的搖頭。

「問題在於,我總是一個人,而且我習慣獨自生活了,如果我們都忘了發生過的這一切,然後我離開,事情就不會這麼複雜。」

Mark贊同的點頭,又朝Eduardo靠近一步。

「你說的對,這樣可能會更簡單。」

但我不擔心複雜,只要有你在我身邊。

 

I don't know what it is but I got that feeling

Waking up in this bed next to you swear the room, yeah, it got no ceiling

If we lay, let the day just pass us by

I might get to too much talking, I might have to tell you something

Damn

 

「我很害怕。」

Eduardo尾音輕顫的坦白道。

「我也是。」

I'm here for you.

Mark終於走到Eduardo面前,彷彿橫跨了一整個太平洋,超越時區的限制,和最愛的人攜手共度一生。

他輕柔的吻上愛人的嘴唇,周圍傳來震耳欲聾的歡呼聲。

 

Stay awhile, stay awhile

Stay here with me

Stay awhile, stay awhile, oh

Stay awhile, stay awhile

Stay here with me

Lay here with me, ooh

 

「難道你不打算單膝跪下求婚嗎?」

「我就當你答應了。」

「……好吧。」

Mark再次親吻Eduardo,呵護般摟緊他的腰,而Eduardo則環住他的脖頸,不斷回應他的吻。


 

隔天,也就是星期一早上11點,移民局。

 

「所以你們又訂婚了?」

「對。」異口同聲。

Chris頭很痛:「這次是真的?」

兩人同時點頭。

「那……我們來開始問答吧。」 




Fin.




家庭對一個人的影響會有多大?在這個故事的Eduardo心中,他必須自力更生,因為沒人會保護他,也沒人會陪在他身邊,出事時更不會有人站在這邊,所以他習慣獨來獨往,抗拒親密關係。

但他被Zuckerberg家人間的親情吸引,他對這份溫暖渴求到害怕失去。

然而這次他放手轉身離開後,Mark追過來了,按照他編出來的,拙劣的求婚故事,真心誠意的承諾要給他一輩子的溫暖。


這大概是我最快寫到完結的故事了吧w?廢話了這麼多,不但爆成四章,我還想寫婚後的番外(。

评论 ( 50 )
热度 ( 11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