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洺

這個世界,什麼都說不準。

© 川洺
Powered by LOFTER

【TSN/ME】Call me Mrs. Zuckerberg [ 性轉花朵 ] 片段4

久違的更新請複習:片段1片段2片段3(含輕微SE)。本章有中度SE。


Mark敲了敲門,得到房內的人應允後才走進去,他一開門便看到穿著一件藍色洋裝的Eduardo。

剪裁合身的領口露出精緻的鎖骨和完美的胸型,被手抓起的棕色長髮使後頸脫穎而出,纖瘦的腰身及臀部的曲線非常性感,裙襬只到大腿,筆直白皙的長腿誘人觸碰……

「——Mark?」

Mark這才回過神:「What?」

「你沒睡好嗎?」Eduardo絲毫沒察覺Mark是看呆了,他以為對方精神不濟而關心的問。

Mark狼狽地搖搖頭,命令自己眼睛別再亂瞄Eduardo姣好的身材。

「Mark,你覺得我需要綁頭髮嗎?」

Eduardo邊問邊鬆開手,灑下來的棕髮柔順的盪在背後,部分溜到胸前,搭在額前的瀏海讓他的年紀看起來更小了,焦糖色的眼睛眨呀眨,盪漾出甜蜜。

——怎麼會有人能同時性感又可愛呢?

「Mark?」

被呼喚名字而再次回神的CEO先生回答:「不用。」

Eduardo鬆了一口氣,事實上他還不太會弄頭髮造型。他稍微將亂髮整理好,發現Mark還站在原地觀察他。

「Mark,怎麼了?」

Eduardo忽然有點緊張,欲蓋彌彰的心態下,他選擇穿裙子去和大家吃晚餐,反正Mark錢都付了……難道弄巧成拙了嗎?

「你不穿長褲嗎?」Mark盯著Eduardo光裸的雙腿,語氣聽起來很不放心。

「看起來很奇怪嗎?」

Eduardo有些窘迫,嘗試穿裙子的勇氣一下子全消失了,他是怕太男性化的打扮會被識破,但既然Mark覺得他不——

「完全不奇怪,」Mark走近Eduardo,「你這樣很好看,Wardo。」

Eduardo愣住了,紅暈漸漸浮上雙頰。

Mark繼續自顧自地說:「只是……你不需要勉強自己穿裙子。」

原來他是在擔心他會不自在嗎?Eduardo微笑著安撫Mark:「沒關係,一頓晚餐的時間而已。」

Mark想想也對,於是他拿起Eduardo的外套和車鑰匙。

「And you are here for me, right?」

聽到這句話,再看到Eduardo狡點的淘氣笑容,Mark下意識露出充滿寵溺的淺笑。

「Yes, of course.」

對方的坦率使Eduardo臉紅得更明顯了。

 

晚餐那段時間相安無事,Sean沒有特意提起酒吧的事件,Eduardo跟Chris也聊得很開心,對方是除了Mark以外對他友善的人了,Dustin跟他說話則生疏且客套,這讓Eduardo很不習慣。

他一直不知道自己說錯了什麼話,導致Dustin有點排斥他?

回到Mark家打遊戲後氣氛就好多了,Eduardo侷促的看著投入遊戲的四人,選擇在Mark身邊坐下。

Mark感覺到有人挨著自己坐近,轉頭一看原來是Eduardo,不知為何對方身上有股淡淡的香味,但Mark很確定家裡沒有香水,Eduardo更沒有買。

不只香味,Eduardo微捲的髮尾搔過他的手臂,卻癢在他的心尖,不斷貼近的身體和軟糯的鼻息……這些都讓Mark心神不寧。

不知不覺間,Eduardo坐進他懷中,只要Mark往前幾公分就能吻到他的後頸,Eduardo乖巧的倚著他的胸膛,整個人舒服且安心的窩在Mark的雙臂間。

Mark根本無法專心,心猿意馬的狀態下,他的角色節節敗退,Eduardo一急之下搶過Mark的遊戲手把就開始和Sean對打。

Sean目瞪口呆的看著巴西美人熟練的操作,驚訝的發現她不是新手,莫非她也喜歡打電玩?

短暫的分心就足以讓Eduardo扳回劣勢,他很快的恢復平手的局面,才將控制權還給Mark。

Mark也全神貫注的操作遊戲,變回以往的水準並將Sean打敗。

Sean頓時很傻眼,他不服輸的瞪向那對旁若無人開始慶祝的情侶。Eduardo太開心了,明明只是個小遊戲而已,他卻激動到忍不住吻了Mark的側臉。

兩人瞬間都僵住了,剛剛親吻的舉動很明顯的越界了,這與牽手擁抱、逛街購物、欣賞讚美、陪伴保護所代表的意思都截然不同。

Eduardo內心慌亂而動彈不得,但他沒錯過Mark染紅的耳廓,得知對方也同樣緊張無措,他忽然就放鬆多了。

而且Mark非但沒有推開他,摟在他背脊的手臂反而慢慢收緊了,兩人原本就不遠的距離縮得更靠近。Eduardo能清楚感覺到Mark溫暖的體溫,專注的藍眸只倒映他一人的身影。

Eduardo被蠱惑般伸手搭上Mark的肩膀,氣氛越來越曖昧,酒精是作祟的元兇,他們雙脣也跟著靠近彼此——

「Ma——rk!」

Dustin震耳欲聾的尖叫成功破壞了氣氛,Eduardo被嚇得掙脫出Mark的禁錮,滿臉通紅地站起身,拉開原先觸手可及的距離。

「什、麼、事,Dustin?」

Mark一字一頓的語氣如同殺人的利刃,但Dustin捍衛家庭的決心無所畏懼。

「啊,我忘了。」他純粹是想阻止兩人罷了。

Mark好像下一秒就會衝去拿擊劍,然後把Dustin釘在牆上殺雞儆猴。

 

Eduardo躲到廚房隨便倒了一杯水,但他一口都沒喝,只是盯著杯緣想著不久前失之交臂的吻。

「呃……嗨。」

Dustin僵硬的站在廚房門口,嘟囔著打了招呼,Eduardo握緊那個杯子擠出尷尬地微笑。

一片寂靜後,Eduardo思索著是否要說點話,Dustin就開啟了話題。

「——妳知道Wardo嗎?」

Eduardo嚇了一跳,水從杯中灑出一半,他立刻放下不敢再拿著。

「我不太……」

「Eduardo。Eduardo Saverin。」

「我知道……呃,我的意思是……Mark跟我提過他。」

「Mark怎麼說的?」Dustin蹙眉。

Eduardo不確定該如何介紹「自己」而欲言又止:「以前的好朋友?」

Dustin糾正:「他們可不只是好朋友。」

看著對方茫然的困惑神色,Dustin決定要好好倡導關於Mark和Eduardo在哈佛放閃的事蹟。

Dustin沒有放過任何細節,鉅細靡遺的詳述了Eduardo是如何和Mark成為朋友,進而時常到H33照顧他,因此得到Mark親手給的Kirkland House門卡,甚至經常留宿,幾乎形影不離。

Eduardo臉頰發燙,他完全不知道當時在哈佛跟Mark的互動會令人誤會!尤其是從旁觀者的角度描述就更難為情了!

「那只是……!那只能說明他們是關係……非常非常好的朋友……」Eduardo的音量因底氣不足而由大轉小,「你說的好像我——我指的是Eduardo,他、他單戀Mark?」

說出「單戀」這個詞……他決定要咬舌自盡了。

「才不是!」Dustin慷慨激昂的反駁,「他們是雙向暗戀!」

「……」

Dustin又開始滔滔不絕的說出Mark為Eduardo做過哪些事,比如當時虐待動物的聳動新聞是Mark處理的(Dustin特別強調Mark撇開theFacebook的工作,優先處理那項麻煩),以及他去看過Eduardo參加Phoenix Club的測驗……

他根本不知道那些事!Mark默默為他做了這些,但從不主動提起,而Dustin是唯一的知情人士。

可是這不代表Mark對他有超越友誼的感情……Eduardo感到混亂,他隨口以要出去買東西為藉口逃離廚房。

Eduardo穿上Mark的GAP連帽外套,趁Mark和Chris在打遊戲沒注意時,悄悄溜出家門。

 

Dustin(及眾人)認為他們的關係不只是朋友,但那只是他們的猜想,Mark對他沒有任何想法……好吧,也許對女生的自己有想法。

Eduardo更洩氣了,他在街上漫無目的的遊蕩,聽到身後不間斷的腳步聲,Eduardo迅速回頭,對上Sean玩世不恭的笑臉。

「你在跟蹤我?」

「我是擔心妳,」Sean笑了笑,「妳一聲不吭就跑出來,也沒告訴Mark,現在這麼晚了,天色很暗——」

「我知道,」Eduardo打斷他,「謝謝關心,我在附近走走就回去。」

Sean對Eduardo的驅逐令充耳不聞:「Dustin跟妳說了什麼嗎?我看到你們在廚房聊天,出來後妳的臉色就不太好看。」

Eduardo扭頭往前走:「他想說服我Mark喜歡——Eduardo,他說他們互相喜歡。」

說出自己的名字實在太彆扭了。Eduardo背對著Sean吐吐舌。不過至少他知道Dustin為何討厭他了。

「Well,Dustin只說對一半,」Sean輕撫過Eduardo甩在背後的長髮,「Mark是喜歡Saverin沒錯,但Saverin可不喜歡Mark。」

「什麼?!」

你又知道了?Eduardo猛地轉身瞪大雙眼看向Sean,發現對方剛剛在玩他的頭髮,Eduardo立刻戴上外套帽子。

Sean看Eduardo充滿戒備的神情,忍不住笑了:「嘿,我可沒說謊,當初在Palo Alto,我介紹Victoria's Secret的女模特給Mark認識,但他完全看不上眼,滿腦子只有那個Saverin,還跟我解釋他在紐約實習……」

Eduardo很想打Sean一拳,他暫時忍住。

「百萬會員夜那天Saverin離開後,Mark還把我訓了一頓,」Sean接著說,「他把『You didn't have to be that rough on him』重複了三遍……還摔耳機!」

Eduardo驚訝地直眨眼,如果Dustin說Mark喜歡他的可信度只有一半(由於嚴重的濾鏡),那Sean不可能說這種謊……

「這不能說明Mark喜歡……那個人。」Eduardo真的說不出自己的名字。

「寶貝,我還以為妳很聰明,」Sean逼近Eduardo,使他後退貼到牆上,「Mark愛Saverin,無庸置疑,他親口跟我承認過。」

巴西美人徹底愣住了,Sean很滿意這個結果。

「那時我勸他人生不只有工作,應該要好好去享樂而拉他去喝酒,後來他喝多了才告訴我的。」

——Mark愛他。

不是他變成女生的性別才愛他,而是同樣在哈佛的時候,Mark從一開始愛上的就是當時男性身分的自己。

Sean等待Eduardo消化這些驚人的消息,任誰都無法接受男友其實是gay,而自己不僅是幌子還是替代品……Eduardo石化般陷入沉思,就算在他面前彈了響指也沒反應,打擊有這麼大嗎?

路燈下,Eduardo小巧的臉龐被照得發亮,像隻無處可去的小鹿,出乎意料的堅強沒有哭,Sean本來還想好好安慰她呢。

Eduardo的長髮被保護在帽子下,雙手則藏在外套口袋,裙擺隨風小幅度的搖晃,單薄的身影激起人的保護欲,卻又倔強的假裝沒事。

一股衝動湧上血液,Sean伸出手扣住Eduardo的下巴,直視進她天真茫然的鹿眼中,低頭迎向她的嘴唇。

地面上,一男一女的影子,有一小部份產生疊合。

 

「你們去哪了?」看到他們進門,正準備離開的Chris好奇的問。

Mark也跟著擔心的說:「你沒帶手機。」

「出去走了一圈透透氣,」Eduardo若無其事地往二樓走,「晚安。」

Chris和Dustin離開Mark家,不解地看著苦笑的Sean。

「你的臉怎麼了?」

「撞到了而已。」

Chris皺眉:「是被揍了一拳吧?」

Sean不置可否地往前走,Dustin注意到他走路一拐一拐的。

「你的膝蓋還好嗎?」

「……下樓梯摔倒了。」

Dustin和Chris互看一眼,顯然不相信Sean說的話。

今晚她可能會跟Mark分手了。Sean心想。除非她根本不在乎Mark愛誰,她要的是Mark的錢。

 

Eduardo穿著浴袍坐在床沿發呆,他有種待在沙灘上的錯覺,一波波溫暖的浪潮滑過他的身體,思緒好像沉進海底,清楚看見隱藏在海面下的真相。

他無措的踢了踢腳,剛剛待在浴室的熱氣快消失了,一切都從霧氣中顯露出實體,Eduardo抓緊浴袍的角,頭腦一片混亂。

「Wardo,」Mark在這時走進房間,「你沒有穿拖鞋,地板很冰。」

Eduardo這才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是光著腳走回來的,他怔怔的望著Mark走近他蹲下來,把手上拎著的那雙拖鞋放在他腳邊。

用社群網站幾乎征服整個世界,變成由他統治的藍色帝國,被人稱為矽谷暴君……Eduardo不合時宜的聯想到這些關於Mark的稱呼。

Eduardo盯著Mark的髮旋,看著這個男人因不希望他腳冷而特地拿拖鞋過來,還蹲下身放在他床邊。

——Mark愛Saverin,無庸置疑,他親口跟我承認過。

一股衝動湧上血液,Eduardo在Mark站起身的同時伸出手,勾住對方的脖頸拉近自己,而後不由分說的吻上他的嘴唇。 




其實我最想寫的部分都寫完了,所以這個系列就暫時結束?除非你們還有想看的情節?那就在評論告訴我吧!我有時間的話就挑感興趣的寫w

评论 ( 47 )
热度 ( 17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