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洺

這個世界,什麼都說不準。

© 川洺
Powered by LOFTER

一個萊花/ME(人魚!花朵)腦洞片段? @甜椒酱 ,很久以前跟你說過的腦洞!(?


內容簡述:Saverin是人魚的後裔,Eduardo小時候被警告不能靠近岸邊和人類交談。某天他無意間救了一個和他年紀差不多大的小男孩,並抱持冒險犯難的精神和對方成為朋友,後來暑假結束小男孩就離開了,Eduardo也忘了對方的名字,只記得他有一雙像大海般漂亮的藍色眼睛。

長大後Eduardo的父親要把他嫁去另一個遙遠的海域,他選擇逃婚,在逃亡過程中遇到深海女巫,他用聲音作為代價換取能變身成人類的藥水,詛咒包含不能主動透露自己是人魚的身分,除非對方自行發現。

而後身無分文的Eduardo遇到Lex,他馬上就認出那雙熟悉的靛藍眼眸,後來他成為Lex的情人並住在海邊的豪宅中,直到某天,Lex的弟弟Mark來到這裡度過暑假,而Eduardo發現Mark也有一模一樣的蔚藍眼眸……



Mark的觀察力很敏銳,他第一次見到Eduardo就發現對方的腳有問題。

雖然Eduardo擁有和人類相同的雙腿,但他每走一步都會感到痛如刀割,他學會忍痛保持微笑,因此他很驚訝初次見面Mark就能發現,他謊稱以前出過很嚴重的車禍,外表的傷口都復原了但走路還是會痛。

沒多久,他們就熟悉彼此了。

暑假過了一半的某天,Eduardo百無聊賴的拿出手機敲了一行字,湊到正在寫程式的Mark面前。

【Mark,你該休息了。】

Mark轉過頭看向Eduardo:「你想出門?」

【我想去海邊。】

「好吧。」Mark蓋上筆電站起身,「我去牽腳踏車。」

事實上Luthor豪宅離海邊很近,但走過去還是有一段距離,鑒於Eduardo腳傷的問題,Mark決定騎腳踏車載他去海邊。


【你和Erica和好了嗎?】

「……我們分手了。」

【為什麼?】

Mark看著雙腳泡在海裡的Eduardo,聳聳肩沒回答。

【Are you alright?】

Mark顯然對自身感情的話題不感興趣,他看向大海沉默很久才開口。

「我跟你說個秘密,但你聽完不能笑我有妄想症。」

Eduardo點點頭,雙腿踢了踢海水,濺起白色的浪花,並側過身用手去撈細沙,然後他聽見Mark說——


「你相信人魚的存在嗎?」


Eduardo錯愕的睜大雙眼看向Mark,震驚的程度彷彿有人告訴他1+1≠2,手機從掌心滑落掉到海中,而Mark依然沒看他,只是自顧自的繼續說。

「我小時候遇過一個人魚,他還救了我,但我回城裡後就再也沒有見過他了,Lex說是我記憶錯亂,父母說我是在幻想,原本我很相信……但越長大我越覺得,那段記憶或許真的是我的妄想。」

——不是Lex。

他小時遇見的,認識的,成為朋友的,因此重逢時心安理得愛上的人,不是Lex。

「Lex說如果世界上有人魚,他一定會比我先找到,然後抓去做實驗……Wardo,你還好嗎?」

陷入回憶的Mark終於注意到Eduardo的狀況,對方臉色蒼白的像隨時會昏厥,Mark彎腰撿起浸水後壞掉的手機,決定中止這個話題。

「回家吧,晚上海邊風變大了。」


深夜,Eduardo獨自悄悄來到海邊,他每隔一段時間會和哥哥們約好見面,雖然他被父親逐出Saverin家了,但他的母親和哥哥們依然會來看他。

但是今晚不一樣,他的大哥帶了一把匕首給他,告訴他如果用這把女巫施法的匕首刺殺他的愛人,並將血滴到自己的腿上,他就能重新變回人魚。



沒大綱,bug多,無後續(。

评论 ( 31 )
热度 ( 6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