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洺

這個世界,什麼都說不準。

© 川洺
Powered by LOFTER

《Deep in Soul》片段,腦洞來源及前一個片段請按這裡

因為SY有人說想看後續,所以心血來潮寫了超短的小片段?


「Holy shit!」Eduardo終於看到床上燃燒起的大火,他驚恐的對Christy喊道,「What is wrong with you?」

而電話另一頭的Mark依然咄咄逼人的指責他。

「Did you like being nobody?!  Did you like being a joke?!  Do you wanna go back to that?!」

「Hang on, hang on.」

Eduardo把手機扔到床上,開始翻箱倒櫃找滅火器,而Mark的聲音仍滔滔不絕的從手機傳出。

「That was the act of a child, not a businessman.」

Eduardo頭痛的打開另一個櫃子,繼續尋找滅火器的蹤影,然後他聽見那句話從Mark口中說出——

 

「And it certainly wasn't the act of a friend.

 

Eduardo身體一僵,滅火器沉重的扯著他的手臂肌肉,他暫停了所有動作,感覺到自己的左手前臂內側開始隱隱作痛,以那句話的第一個字母為始,一直痛到句末。

是Mark。

他的靈魂伴侶是Mark。

但在如此狼狽的狀態下聽到這句命定的話語,完全出乎Eduardo的意料,他知道這句話的前提是朋友(所以正在交往的Christy不可能是他的靈魂伴侶,因為他們並不是以朋友的身分認識的),但他以為會是在某個看電影的下午,他和那位「不知名的好友」接吻了,對方因此說出那句話,然後他們開始交往,或是某堂課——

「或許你很生氣,」Mark的聲音沒有停止,並成功打斷了Eduardo的思緒,他沒有發覺好友震驚的沉默,只是從激動恢復成原有的冷靜,「But I'm willing to let bygones be bygones because, Wardo, I've got some good news.」

大火終於熄滅了,彷彿象徵兩人迷惘、衝突和背叛的火失去助燃的氧氣而消失。Eduardo聽到這句話,內心湧上難以言喻的愧疚感。

他做了什麼?

Mark是他的靈魂伴侶,他卻幼稚的做出了傷害Facebook的事,而Mark竟然不打算計較他的過錯……

Eduardo抓起電話帶著哭腔道歉:「我很抱歉,我那時很生氣而且太幼稚了。But I had to get your attention.」

內疚的情緒幾乎啃食他的心,Eduardo顫抖著抓緊電話,等待著Mark最後對他的審判。

而後Mark語速飛快的告訴他,PeterThiel要投資50萬美元的好消息,以及新的辦公室,還有那句咒語——

「I need my CFO.」

Eduardo鬆了一口氣:「I'm on my way.」

「Wardo.」

「Yeah.」

「We did it.」

Eduardo露出了一個淺淺的微笑,手臂也不再疼痛了,而加州那場雨夜帶給他的陰霾,終於在這一刻正式雨過天晴。

這次我不會再做錯了。Eduardo結束通話後心想。



之前忘了補充設定,靈魂伴侶有極少的機率不是雙向。

有人想猜Mark手臂上是哪句話嗎w?

评论 ( 17 )
热度 ( 4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