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洺

這個世界,什麼都說不準。

© 川洺
Powered by LOFTER

【TSN/ME】Matched 片段2 [ABO]

其實這篇的時間線是發生在片段1之前(。


1.


「……Shit.」

Eduardo剛進H33就聽到Mark低聲暗罵了一句,後者粗魯的扯下脖子上的深藍色領帶,異常煩躁的拉扯襯衫領口。

「Are you alright?」

Mark轉頭看向Eduardo,緊繃的臉部線條稍微放鬆:「I need you.」

Eduardo了然的走向前接過Mark手中的領帶,他先把對方的衣領整齊的翻開,再熟練的打起領帶。

Mark怔怔的注視著Eduardo打領帶的流暢度,靈巧的手指動作優雅,專注的神情讓人不禁想親吻他的手背。

「如果不是zhèng府規定,我絕對不會穿西裝,」Mark抱怨,「為什麼去配對宴會要穿正裝?」

「好了,」Eduardo仔細的撫平領帶和衣領,但他仍沒有鬆開手,「去派對穿正裝是基本禮儀,Mark,也是為了初次見面讓對方有好印象。」

「太愚蠢了,」Mark忍不住吐槽,「我以後也不會在那個Omega面前穿西裝,好印象只是初相遇的假象,我寧願看到對方最真實的模樣。」

Eduardo點點頭,他的手指纏繞起Mark的暗藍色領帶。

「而且我不需要Omega,沒有任何歧視的意思,Wardo。我只是不需要莫名其妙的配對,更不需要自作主張的束縛——」

「Mark,」Eduardo小聲制止他,「你知道這些話不能亂說,很危險。」

Mark嘴角揚起嘲諷的笑容:「Wardo,你果然是個好學生、好市民。」

Eduardo學他聳聳肩:「而且zhèng府會按照你的生長經歷,幫你配對選出最適合的對象,你不用擔心——」

「Wardo,我說我不需要。」

「那你需要什麼?」Eduardo反問。

Mark沒有回答,他盯著繞在自己領帶上的那根手指,過了許久才移開視線。

「……我們該去集合了。」


2.


他們到哈佛廣場集合後就各自分開了,Mark去屬於Alpha的派對,而Eduardo則去Omega的派對,進去前還被暫時沒收了手機,誰也不能第一時間知道對方的結果。

Mark僵硬的靠牆站著,不管到哪個派對他都感到格格不入,更何況這次Eduardo不在身邊,他反射性的覺得呼吸困難,剛想扯掉領帶,突然想到那是Eduardo幫他打好的,於是他停下動作改為輕柔的摩娑。

「嘿,你知道嗎?」某個Alpha喝著啤酒大言不慚,「聽說配對給Alpha的Omega懷孕後,Alpha可以再另外申請新的Omega。」

「啊?為什麼?」

「當然是為了生育率啊,怎麼可以因為一個Omega懷孕就讓生育計畫停滯不前?Alpha當然要有另一個Omega,我們Alpha多辛苦——」

Mark聽不下去了,他拿起一杯酒走到別處,根本不敢想像哪個Omega那麼倒楣,會被配對給這位自恃甚高的Alpha,萬一是Eduardo……

他有點想吐,比起不確定自己會和哪個Omega配對,Mark更擔心Eduardo那邊的狀況。他已經看到分配結果了嗎?他去見那位Alpha了嗎?

Mark想起別的大學發生過「現代版的羅密歐和茱麗葉」故事,一對情侶在配對宴會上並沒有被分配在一起,企圖反抗結果的他們被執法人員帶走,此後再也沒有人見過這對情侶。

「Mark Zuckerberg。」冷冰冰的廣播聲在嘈雜的人聲中響起,「Mark Zuckerberg,請您到宴會後方接受配對結果。」

Mark將手中的酒一飲而盡,慢慢的擠進喧囂的人群中,像個準備聽法官判決的犯人,或等待醫生通知診療的病患。

每一個步伐和呼吸都摧殘著他的意志。


進到辦公室後,工作人員交給Mark一個牛皮紙袋,裡面裝著配對給他的Omega的資料。

Mark不耐煩的抽出文件,第一行醒目的Omega名字成功抓住他的注意力。


Name: Eduardo Saverin.


世界頓時開啟靜音模式,工作人員的嘴一張一合,卻沒有半個音節傳進Mark耳裡,投影幕上是Eduardo的照片,文件上的所有字母都在旋轉跳躍,他艱難的眨了眨眼,緊盯著那個名字,反覆確認自己是否眼花。

「Mr. Zuckerberg?」

「手機,」Mark回過神的雙眼閃閃發光,「我需要我的手機。」


Mark打了八次電話才接通,他不等Eduardo出聲就先搶話:「Wardo,你在哪?還待在宴會裡嗎?」

「Mark?不,我已經出來了,我在……魏德納圖書館前面。」

「待在那裡,」Mark轉身往反方向走,「我去找你。」

掛上電話後他立刻跑了起來。


彷彿被法官判下有期徒刑的時間終於到了,他得以出獄去見深愛的人,或像突然被通知那是醫生誤判,他得以健康的出院。

然後Mark看到站在魏德納圖書館前的Eduardo。

對方沒有發現他,只是仰著頭望向漆黑的天空,整個人融入進夜色中,側臉漂亮的線條比任何一座雕像都完美。

「Wardo。」

Eduardo似乎對他迅速的動作感到驚訝,他笑著轉過身。

「Mark。」

Mark一言不發的靠近Eduardo,湛藍的雙眼記錄著現在每分每秒發生的一切。

「剛才宴會上每個人都很緊張,我還以為我會被分配給完全不認識的陌生人,或是以前在邁阿密認識的人……我哥哥就是和他的青梅竹馬配對在一起……」

Eduardo滔滔不絕的說話,Mark卻異常沉默的看著他,既沒打斷也沒回應,這讓Eduardo手足無措,他咬了咬下唇。

「Are you disappointed it's me?」

「No.」

Mark回答的很快,完全沒有猶豫,Eduardo注意到幾小時前他幫Mark打好的領帶依然整齊,對方沒有因為難受而扯下來。

Eduardo剛想說話就被Mark吻住,他們沒有深入,僅是簡單的雙唇相貼,感覺到彼此輕柔的信息素,然後他聽見他說——

「You are the one that I want. 」


3.


「Mr. Saverin。」

Eduardo從回憶中強迫自己清醒,看到面前的桌上放了一杯水。

「把這杯水喝完,你就可以離開了,外面的車子會送你到Mr. Zuckerberg的家。」

Eduardo拿起杯子轉了轉,冷笑道:「你們下藥了吧?」

「別緊張,不是毒藥。」

「我知道是chūn藥。」

工作人員攤開雙手:「別說的那麼難聽,Mr. Saverin,這是為了你好,你的發情期還沒到,而我們明天會派人去檢查你是否被標記,如果今晚一切順利,省點反抗帶來的麻煩,這樣對大家都好。」

的確,倘若一切順從本能,除去反抗的力氣被順利標記,如此才能確保家人安全,以前加入革mìng軍的舉動害家人陷入危險……Eduardo邊想邊保持沉默。

「我希望離開Omega訓練營,你不會忘記任何教導和懲罰……包括diàn療。」

Eduardo一口氣喝光那杯水,把水杯反扣在桌上:「我要離開了。」

工作人員滿意的起身幫Eduardo開門,手曖昧的搭在他的背上。

「我們明天下午會來檢查標記的情況,」Beta的手邊說邊往下撫摸,「如果有任何問題,我都很樂意提供幫助。」

Eduardo握緊拳忍住不揍Beta,他可不想再因衝動而被關起來了,現在當務之急是離開這裡。

「不必了。」

Eduardo閃過身不等對方反應就把門關上,他跟著警衛離開Omega訓練營,等坐上車後才鬆了一口氣閉上眼睛,但他仍無法安心,因為他即將要面對的是多年未見的Mark,他逃離的Alpha。

他想起那年配對宴會的晚上,他們第一次滾上床,沒有任何詭異或不適,好像本應如此,當晚他問Mark要不要標記他,但是Mark說要等到他們結婚。

第二次是他聽Mark的話搭飛機趕到公司簽下那些合同,他們那晚也上床了,過程中他又問了Mark一次,然而這次Mark沒有說出拒絕的理由,直到最後也沒有標記他。

後來Eduardo才知道那些合同使他的股份被稀釋了整整1000倍。


4.


藥效開始發作了,但Mark還沒有回來。

無論做怎樣的心理建設,在看到本人的那刻都會變成徒勞,Eduardo踢掉長褲只穿著白襯衫坐在床沿,他想著要是Mark敢嘲笑他悲慘的行徑,他絕對會揍他。

身體發熱的同時,Eduardo聽見房間外傳來開門聲,他的雙手用力握成拳,執意挺直背脊。

「Wardo?」

光是被Alpha呼喚就快承受不住了,Eduardo難耐的磨蹭起膝蓋,堅決抗拒轉頭去看Mark。

「我吃藥了。明天下午有人會來檢查標記情形。」

Eduardo言簡意賅,他希望這是他今晚最後一次說話。


請上車!


5.


隔天早上Eduardo醒來,發現床的另一邊空蕩蕩的,他的Alpha不在他身邊,被拋棄的恐懼頓時湧上內心,Omega的本能叫他去找Alpha。

現在不到早上五點。Eduardo沒有行李更別提衣服了,他只好隨便從衣櫃翻出一件Mark的帽衫,穿好後Alpha的味道勉強安撫了他,Omega躡手躡腳的推門走出房間,昨夜xìng愛害他腰酸背痛,連路都走不穩。

Mark站在落地窗邊講電話,Eduardo沒有出聲打擾,只是靜靜的靠牆席地而坐,距離不會遠到感覺不了Alpha的信息素,也不會近到被發現。

Omega昏昏欲睡,發情期被滿足yù望使他饜足,根本沒察覺結束通話的Alpha正朝他走來。

「Wardo,你怎麼醒了?」

此時才算Eduardo正式和Mark再度見面,他緊張的往旁邊躲了躲,但Omega的本能告訴自己那是他的Alpha,不需要害怕。Eduardo終於看到Mark靛藍的眸色,在他眼裡,他總是無所適從。

「繼續睡吧,我會幫你打電話請假,明天再去上班。」

上班?Mark居然會答應讓他保有工作?Eduardo驚訝的眨了眨眼,Mark依然沒什麼表情,但產生連結的緣故,Eduardo能感覺到對方也在緊張。

昨晚全程沒和Mark對上眼,根本不知道那時Mark是抱持什麼樣的心情和想法。

這次Mark主動靠過來時,Eduardo沒有企圖閃躲,他任由Alpha把自己抱起來,回到房間的大床上,迷迷糊糊的看到對方把一個東西放到他手中。

「……抑制劑?」

「等你下次發情期可以用。」

「你怎麼會有?」

現在抑制劑停止提供販售,必須提出申請才能獲取,而且條件非常嚴苛。

Mark摟著Eduardo沒有回答,他的鼻尖抵著Omega後頸昨晚的標記,Eduardo知道他的Alpha不回答的原因。

——對方寧願獨自承擔所有風險,也不願告訴他會引來入獄之災的危險方法。

Eduardo也沒有說話,他實在太累了,甚至忘了要掙脫Mark的雙臂,逕自舒服的躺在Alpha的懷抱中,不知不覺的陷入夢鄉。




沒列大綱,後續隨緣。

解決其中一個待寫的故事了!明天去看蟻人,已經上映一段時間了,希望早場的影廳不會太擠w

评论 ( 36 )
热度 ( 12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