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洺

這個世界,什麼都說不準。

© 川洺
Powered by LOFTER

一個看完美劇《Silicon Valley》後產生的待寫腦洞+五個片段?


故事暫名為【SV,TSN/RE,ME】Next Big Thing……吧w?

靈感出自Sean說的兩句話:

「我想將她從他身邊搶走,所以我想出了一個點子,準備幹大事。(I wanted to take her from him so I decided to come up with the next big thing.)」

「不是發生了,是正在發生——下一件大事。(Not happened--happening.  The next big thing.)」


內容簡述:官司結束後Eduardo回到華爾街,但他買下Palo Alto那棟房子當作育成中心(Business incubators),以此作為投資。幾年後當他打算移民去新加坡前,助理Grace向他報告房客們開發的應用程式,並詢問他要不要去加州一趟……


Begin Again

「老闆,我知道你很忙,一直沒空注意你在加州的『投資』,但我整理了一份報告,」Grace甩了甩她紅色的長捲髮,盡忠職守的遞出一疊文件,「這是那些房客的個人資料,以及他們各自開發的應用程式,有些真的很值得投資。」

Eduardo嘆了一口氣,伸手接過:「……這個人怎麼看起來好像生病了?」

「誰?」Grace探過頭,「噢,Richard Hendricks?他總是臉色蒼白,而且一緊張就會嘔吐……說到他,老闆,你一定得看看他研發的Pied Piper音樂移動應用程式!」

「Grace,我沒說我要移民去新加坡的事嗎?」Eduardo放下文件。

Grace沮喪的點點頭,但離開辦公室前,她鍥而不捨再次建議。

「老闆,你真的不去加州看看嗎?所有的一切……都發生在那裡。」

——You gotta move out here, Wardo, this is where it's all happening.

Eduardo愣了一下,然後選擇無視回憶中的聲音,他看向電腦螢幕中的移民計畫,眼角餘光卻忍不住瞥向桌上的那份報告。

掙扎許久後,Eduardo選擇認真審視Grace剛剛拿來的資料。

在Grace下班前,她收到Eduardo傳來的訊息:【幫我訂一張去加州的機票。】


Something Huge Just Happened

Dustin猛地撞開Mark辦公室的門,氣喘吁吁的衝進來大呼小叫。

「Mark……出大事……Palo Alto……房子……Wardo……」

連一句完整的話都還說不清楚,Dustin就無力的倒地不起,不斷上下起伏的小肚子代表他呼吸困難。

Mark瞥了他一眼,淡定的站起身摘下耳機,這時,Sean悠哉的走進辦公室。

「我騙他電梯故障了,沒想到他還真的一路爬樓梯衝上來。」

「發生什麼事了?」

「噢!」Sean誇張的用力拍了一下手,抬腿跨過躺在地上的Dustin,「Mark,你還不知道嗎?」

「知道什麼?」

「——Saverin在Palo Alto養了一群男人。」

Mark手一鬆,那副耳機「碰」一聲砸到地上。

Sean憋笑著補充:「就養在他之前租給你的那棟有游泳池的房子裡。」

耳機線的插頭應景的斷了,Star Wars的主題曲音樂響徹辦公室,Chris拿著一杯水擠進來,順便瞪了Sean一眼。

「用『一群』這個量詞太誇張了,準確來說是四個人,」Chris把Dustin扶起來坐好,並將那杯水塞到他手中,然後從容的關掉音樂撿起耳機,「別試圖黑他們的資料,Mark,我已經整理好寄郵件給你了。」

終於消化完這些訊息的Mark板起臉,轉向筆電用力點開Chris寄來的郵件。


After Break Up

「Richard怎麼了?」

Eduardo看到趴在桌上摀著腦袋的Richard,擔心的問其他人。

「他被甩了。」Gilfoyle言簡意賅。

Richard聽到立刻摀著頭跳起來:「我沒有被甩!」

Eduardo走過去,安撫性的捏了捏Richard的肩膀,示意他放輕鬆,於是Richard順勢坐回原位。

「因為Richard是個Tabs VS Spaces聖戰的狂熱分子,」Dinesh試著說明,「他認為用空格鍵的人都是混帳。」

見Eduardo仍一頭霧水,Jared連忙把他拉到一旁小聲解釋。

「你還記得Winnie嗎?Richard的女朋友,在Facebook工作的那位——」

「而且Richard很有可能都把商業機密告訴她了。」Gilfoyle補充道。

「Gilfoyle,你不用工作嗎?」Eduardo嘆氣。

Gilfoyle把黏在白板上的便條紙撕下來:「吐槽不妨礙工作。」

「……」

Jared又把Eduardo拉到廚房:「……總之,他們起爭執後就分手了。」

「那他的頭怎麼了?」

「噢,因為他下樓的時候想一步邁八個台階……結果就摔倒了。」

Eduardo恍然大悟的點頭,確定大家都繼續工作後,才慢慢走回Richard旁邊。

「What the hell was that?」Richard抱怨道,「他們為什麼要告訴我?本來一切都進行得很順利……不,難道我真的是納粹或幼稚的人,或是幼稚的納粹……Ed,你覺得我是那種神經質的控制狂嗎?」

「你當然不是,相信我,」Eduardo小心翼翼的揉了揉Richard的捲毛頭,「我以前——」

然後Eduardo就突兀的噤口不語,所有人都了然於心且好奇的探頭望過來。

「——認識的某個人才是真正的控制狂。」

「Eduardo,你不需要特別說『某個人』,我們都知道是誰,」Gilfoyle提醒,「下次你可以直接說Mark Suckerberg。」

「或是Asshole,如果你不想說得太明顯。」Dinesh提議。

「好了,我們該去認真工作了。」Jared趕來打圓場。

等看熱鬧的人都離開後,Eduardo拉開一旁的椅子坐到Richard身邊,關心的問:「Are you alright?」

「I need you.」

Eduardo怔住幾秒後回答:「……I'm here for you.」

Richard抬起頭,一瞬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沉默的拿起桌上那瓶剩一半的啤酒,移到Eduardo面前。

Eduardo笑著接過來喝了一口:「在我聽你抱怨之前,你先說你的頭還痛嗎?」

「沒事了。」Richard扯了扯嘴角。

——This is why I need you.


Devil's Deal

「Saverin會投資Pied Piper,還特地從華爾街回到加州,全程參與他們創辦的過程,甚至和Richard一起去見Peter Gregory……對了,他那時可沒和你一起去見Peter Thiel吧?」

Mark面無表情的看著坐在對面的Gavin Belson。

「總之,他會這麼做,有一部份的原因在你,Mr. Zuckerberg,因為你是成功的特例,如果你當初失敗了,他可能不會對Pied Piper有信心。」

「Wardo相信我。」

「我知道,他當然相信你,否怎他怎麼會毫不猶豫的出錢投資?但在當時,Facebook是否會成功……對Saverin而言並不重要,對吧?據我所知——」

Mark糾正道:「據你調查。你對Wardo一無所知(You know Nothing about Wardo)。」

「好吧,據我調查,」Gavin從善如流,「你們創業時,他沒有從哈佛退學,而且是投資協會會長,沒去加州反而在華爾街實習——」

「他辭職了,」Mark出聲打斷,「為了給Facebook拉廣告。」

「Mr. Zuckerberg,你找錯重點了。」

Mark聳聳肩:「從我坐下開始,你說的沒一句話是重點。」

「我只是想說,你們並不對等,Saverin對Facebook並未像你一樣孤注一擲,這當然沒什麼,那只是他的其中一項投資。」

「What's your point?」Mark不耐煩了。

「我只是好奇Saverin對Pied Piper的投入程度。」

Mark冷笑:「你根本不在乎Wardo對Pied Piper的想法。」

「沒錯!因為Pied Piper是我的!」Gavin忽然失控了,「Richard Hendricks是Hooli的員工,Pied Piper是屬於Hooli的所有物!」

Mark冷靜的開口:「有人跟我說過,創世神話裡總有一個魔鬼(Creation myths need a devil)——」

「所以我們應該要合作,」Gavin激動的打斷他,「這就是我要說的重點,我們的神話遇到了同一個魔鬼。The Social Network的劇情改編的那本小說是按照Saverin的角度敘述,你是故事中的壞人(Bad guy),創業的艱辛和凍帳帶來的困境並沒有呈現在電影中,沒人在意——」

「不,」Mark冷著臉站起身,「沒有我們(There is no We)。而且在Pied Piper的故事中,你才是那個魔鬼。」


So Much in Common

「嘿,Richard,我在你的床底下找到這個東西。」

Richard回頭看到Grace舉著一把擊劍走過來,嚇得連連往後退。

「這是什……我沒有這種……武器?」

「那一定是Mark Zuckerberg的,畢竟他以前住在你的房間。」Grace握著劍揮了揮,她觀察起Pied Piper四人組時突然靈光一閃,「話說回來,你們跟Facebook應該有共同點吧?」

「別因為我們都會寫程式就擅自歸在同一類。」Dinesh抗議。

Grace笑著坐上高腳椅。

「有人說過Mark Zuckerberg很幸運,他的室友是Dustin Moskovitz——」

「妳是說Dustin Moskovitz為了Mark Zuckerberg去買書自學寫程式的事嗎?」Jared開心的說,「我聽過這個故事。」

Grace點點頭:「Mark Zuckerberg有Dustin Moskovitz、Chris Hughes和Sean Parker,而Richard很幸運有你們——Gilfoyle、Dinesh和Jared。」

「沒錯,」Gilfoyle表示贊同,「他的確很幸運。」

「是的,我很幸運。」Richard順從的說,他笑著望向Pied Piper的眾人,「而且我們還有很重要的一個人。」

「就像我說的,共同點,」Grace接著說,「共同人?不對,你的說法比較好,很重要的人——」

話未說完,玄關傳來開門的聲音,正在講電話的Eduardo笑容滿面的走進來,而後很快的結束通話看向大家。

「各位,我有一個好消息,明天下午我們可以去看新租的辦公室,總共有三層樓,那以前都是Hooli的一部分……等等,怎麼了?為什麼你們都盯著我?」

Eduardo侷促的受到眾人認真而專注的目光洗禮,如同身處記者會的聚光燈下。

Grace驕傲的高舉起擊劍。

「——就是我老闆,Eduardo Saverin。」



For some people, if you've met them at a different time, maybe there would be a different ending.

有些人,如果換一個時間認識,或許就有一個不同的結局。


大概會是一個創業兼談戀愛的故事w?Jared小天使真的很可愛,在我心中就像Dustin一樣!(?

但我放棄列大綱寫正文……最近太忙了,也不想細寫繁雜的過程,只想寫像上面那樣有趣的小片段

最想寫的是,Hooli起訴Pied Piper侵犯版權,花朵陪Richard去質證會(然後法官問Richard郵件中提到的女朋友是不是花朵,還有ME在哈佛各種曖昧的故事w

评论 ( 16 )
热度 ( 9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