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洺

這個世界,什麼都說不準。

© 川洺
Powered by LOFTER

【TSN】When I met you

之前提過想寫的以Mark為主的故事,其實腦洞來源就是美劇《How I Met Your Mother》


When you realize you want to spend the rest of your life with somebody, you want the rest of your life to start as soon as possible. 

當你發現你很想與某人共度餘生時,你會希望你的餘生越快開始越好。

《When Harry Met Sally》

 

「Mark,這個人是誰啊?」

Mark看向高舉相簿的Dustin,皺起眉反問:「你自告奮勇來幫忙整理,怎麼開始亂翻我的東西了?」

「沒問題啦,都快整理好了,現在是重溫舊照片的時間!」

Chris聽見Dustin興奮的嚷嚷,也跟著湊過來看他手中的相簿,Mark無奈地把地上的箱子搬到門外,經過兩人身邊時看了那些照片一眼。

「我猜這張照片裡的Mark只有13歲。」

Chris說的照片中有兩個人,一個是坐在電腦桌前的Mark,他側過身很不情願地看向鏡頭,似乎很排斥拍照,而另一個人坐在Mark的電腦桌上,修長的雙腿盪在半空,雜亂的棕髮和黑色眼鏡框讓他看起來像個蠢蠢的書呆子,再加上臉上那毫無防備的開懷笑容,和旁邊面無表情的Mark相比更加平易近人。

明明兩人沒有任何肢體碰觸,卻看得出親密無間。

「他是誰啊,Mark?」

「……Peter。」Mark頭也不回地收拾桌面,「他是我以前的朋友。」

以前的朋友?Dustin和Chris面面相覷。

 

Peter Parker

 

「對,Peter 和我約好要討論報告……不,他剛剛去買東西了還沒回來,」Mark面不改色的撒謊,他已經習以為常了,「好……我知道……對,他會留在我家吃晚餐……好的……再見,Aunt May。」

Mark掛上電話看向時鐘,再打開電視查看火災新聞的進度,而後去櫃子找出急救箱,再從冰箱拿出一罐紅牛和一瓶冰水,這才踏回二樓的房間。

他坐回電腦桌前不到十分鐘,房間的窗戶就被打開了,Peter小心翼翼的鑽進來然後狼狽地滾到Mark的床上。

「剛剛Aunt May打來找你了。」

Peter的蛛網發射器射出蛛絲黏住Mark桌上的冰水,迅速拉到手中像活在乾旱地區,口渴了數十年般狂飲,之後果然嗆到了。

Mark等Peter平復好呼吸才繼續說:「我跟她說我們在討論報告。」

「那你說我晚餐是回家吃還是在這裡解決?」

「當然是在我家,」Mark的雙眼依舊盯著電腦螢幕上的程式碼,「我又不曉得你會幾點回來。」

「也對。」

Peter說完這句話就沒有再出聲了,Mark反覆檢查那幾行程式碼,餘光瞥見桌上的急救箱,他立刻拿起來轉過身面對Peter,只見對方盤腿坐在他床上,不知何時翻出Mark的工具箱,正在修理手腕上損壞的蛛網發射器。

Peter因盪進火災現場救人而讓制服變得髒兮兮的,也弄髒了Mark的床單,後者煩惱的思考起該如何向母親解釋這樣的慘狀,但Peter灰頭土臉的模樣讓Mark心情好多了。

——至少他沒事。

Peter突然感覺到有人在碰他的背,但Spider-sense沒有任何警告,他回頭一看發現是Mark。

「那個發射器有比你的身體重要嗎?」

Mark邊揚起下頷點了點Peter壞掉的蛛網發射器,邊舉起手中的急救箱。

「那些程式碼有比你的身體重要嗎?」

Peter開心的笑著注視啞口無言的Mark,而後很有自覺的脫下上半身的緊身制服,露出了大小及深淺不一的傷口,觸目驚心的傷勢使Mark的雙眉深鎖。

「……你應該要更小心,」Mark熟練地幫他治療傷口,「我不可能每次——」

他忽然噤口不語,Peter也反常地沒有回嘴,只是安靜地讓Mark處理他的傷口,手指也停下修理蛛網發射器的動作。

直到Mark收好急救箱,從衣櫃拿出一件Peter放在這裡的備用衣服要他換上,Peter才轉向Mark露出溫暖的笑容。

「謝謝你,Mark。」

Mark只是聳聳肩,他走回電腦桌前按下儲存:「等你休息好了,我們就走吧。」

「去哪?」Peter眨眨眼站起身。

「我媽沒煮晚餐,我們得出去吃。」

 

他們共享一個秘密。

Peter是Spider-Man。

Mark雙手慣性插在口袋,看著在他身旁溜著滑板的Peter,好像永遠精力充沛,他滑行的速度時快時慢,但總是以Mark為圓心圍著他轉,不會離他太遠。

關於Peter的另一個身份是Spider-Man這件事,Mark會永遠為他保密,並在他需要幫忙時毫不猶豫的伸出援手。

——持續到什麼時候呢?

「Mark,我以後會去紐約大學讀書了,你呢?」

回程時Mark終於等到Peter問他這個問題。

「Harvard.」

Peter一怔,雙腳踉蹌了一下,滑板從他腳下溜走向前滑行,Peter站在原地沒有追上去,最初啞然的表情演變成驚喜的笑容。

「Congratulations!」

一路上Mark聽著Peter嘮叨著混有讚美及驚訝的話語,他只是慣性地點著頭,聆聽對方爽朗的、無憂無慮的輕快聲調,但他敏銳的注意到Peter藏在眼底的不捨。

「我猜上大學以後我們就會很少聯絡了吧?」

Mark站在Peter家前,視野所及之處都有他們從小到大的身影,兩人會一起玩捉迷藏、一起做作業、一起惡作劇、一起爭奪冰淇淋吃……一起發現一個驚人秘密並竭力守住。

「也許吧,所以你以後別再……受傷了。」

——原先準備好據理力爭的長篇大論,說服Peter別再當Spider-Man的話語,Mark全都吞回去,只留下一句簡單的,語重心長的「別再受傷了」

Peter好像也想說些話,但終究還是什麼都沒說,他緩緩露出一個笑容:「我知道。」

等到Peter關上門,Mark才獨自走回家,他回到房間後發現Peter遺留在床上的,尚未修好的蛛網發射器,Mark忍不住拿在手中把玩。

但他應該要開始收拾行李了。

 

When you discover how easy it is in life to part ways with people forever.

That's why when you find someone you want to keep around, you do something about it.

《How I Met Your Mother》Season 9 Episode 21

 

 

「你們吵架了?」Dustin試探性的問,「不是朋友了?」

「只是很久沒聯絡而已。」

Mark輕描淡寫的回答Dustin,繼續馬不停蹄的把雜物都放進箱子裡裝好。

「嘿!」房內又傳來Dustin興奮的尖叫,「這不是我拍的照片嗎?原來Mark你收起來了!」

「你拍了很多到底是哪——噢……」

連Chris都一副神秘的模樣,Mark好奇的湊過去看。

畫面中央是睡著的Eduardo和Mark,他們緊靠著彼此躺在H33的單人床上,Eduardo微張著嘴的模樣看起來像個孩子般毫無防備,而睡著的Mark看上去則少了平日的冷峻,表情柔和了不少,兩人的雙手有意無意地搭在一起,如同某種不言而喻的默契。

Mark迅速把Dustin手中的照片搶過來仔細端詳,他也很久沒有看到這張照片了。

——自從他和Eduardo打完官司分道揚鑣後。

 

Eduardo Saverin

 

Mark當然早就注意到桌上那罐紅牛被Eduardo偷偷換成果汁了,但他裝作沒有發現,若無其事地拿起那瓶果汁,面不改色的喝完了。

他也注意到Eduardo沾沾自喜地露出成功的笑容,Mark沒有戳破Eduardo開心的幻象,只覺得對方傻的很可愛。

「Wardo,你要去哪?」

「已經很晚了,Mark,我先回Eliot House了。」

「你可以留下來睡,」Mark停下敲鍵盤的手,面向正準備穿外套離開的Eduardo,「反正你也經常在H33過夜。」

Eduardo想了想,最後微笑著點頭答應了,他把手中的經濟學課本放到飄窗旁的書櫃上,那裡已經有一部份的空間屬於Eduardo了。

不只書櫃,H33中隸屬Mark的地方總有Eduardo的物品。

 

Mark回頭看到躺在他床上睡著的Eduardo,心中湧出一種無以名狀的安心,儘管這樣的感覺很快就會消失了,因為Eduardo沒有答應和他去Palo Alto,反而要聽從他父親的安排去紐約實習。

Eduardo像嬰兒般蜷縮著身體睡著了,不自覺微蹙的雙眉似乎非常苦惱,Mark按下儲存鍵便關上電腦,輕手輕腳的爬上床躺到Eduardo旁邊,明明動作已經很輕了,卻還是驚醒了Eduardo。

「Mark,你終於要休息了嗎?」

聽到Eduardo帶著笑意的聲音,Mark下意識往他的方向更靠近一些:「你總是希望我多休息。」

「那是因為你總是坐在電腦前寫程式不肯休息。」

「Facebook還有很多功能必須完善。」

Eduardo眨眨眼表示同意,他怕冷似的往下縮進棉被裡,看著Mark幫他拉好被子的手。

「我們有150,000多名會員了,Wardo。」

「我知道,」Eduardo輕聲道,「Congratulations.」

「你應該和我去Palo Alto,」Mark專心地注視著他,「I need you.」

Eduardo嘆氣:「Mark,我說過我得去紐約,而且三個月後我就會去Palo Alto找你們了。」

「I do remember you saying that.」

每當提起會令雙方產生爭論的事情(比如前陣子的廣告),氣氛就會變得異常凝重。

Eduardo沉默了幾秒才開口轉移話題:「……我發現我習慣聽你敲鍵盤的聲音才能睡著。」

「Chris說我這樣會打擾他的睡眠,很吵。」Mark緩緩閉上眼。

「會嗎……?」

這是那天晚上最後的對話,兩人後來都不知不覺的睡著了,翌日早晨被Dustin偷拍了照片也不知道,直到Mark決定不再回Harvard上課,而回來收拾東西時才發現。

 

「Mark,其實你不需要來機場送我。」

Eduardo背著行李袋站起身,笑著望向雙手插在帽衫口袋的Mark。

「你知道十分鐘後有一班到Palo Alto的飛機嗎,Wardo?」

「Mark……」

「I'm just saying.」

Mark聳聳肩,他淡藍色的眼睛一眨也不眨的凝視著Eduardo,像要將每個細枝末節都牢記在心,包括對方嘴角上揚的弧度,以及暖棕色眼眸透出的亮光,挺直的背脊讓身體更加修長。

Eduardo再次叮囑:「Mark,你要記得寄郵件告訴我地址。」

「我會去機場接你。」

「你每次都遲到。」Eduardo不敢置信的笑出聲。

「而你每次都會等我——」

Mark在剎那察覺內心深處安心的來源,無論他遲到了多久,永遠都會有一個人在約定好的地方等他,當他說「I need you」時告訴他「I'm here for you」

但Mark已經做好了一個小程式,從Eduardo離開他的時間開始倒數,計時三個月後Eduardo訂到那班飛往Palo Alto的飛機,程式會跳出通知提醒Mark,要他準備去接機,反正他都會24小時不眠不休地坐在電腦前工作,不可能錯過通知。

聽到機場的廣播聲,兩人簡單的道別後,Eduardo頭也不回的往登機處走去,而Mark動也不動的站在原地。

在心中喊出「Wardo」理所當然得不到回應。

直到Eduardo的背影消失在視野範圍內,Mark才移動起站麻的雙腳,朝著Eduardo離去的反方向前進。

 

 

「你為什麼偷走我拍的照片,還藏起來?」

「我沒有偷也沒有藏,」面對Dustin信心滿滿的逼問,Mark坦白說出實話(但大概無人相信),「大概是以前整理雜物時,我不小心把它收起來了。」

Dustin顯然不信,Chris則順勢問了一個問題:「你和Wardo還有聯絡嗎?」

「沒有,」Mark回想那些未看就被Eduardo刪除的郵件、被掛斷的電話、毫無用處的飛往新加坡的機票,「……我的意思是,他沒有回應我。」

——也許再也不會了。

Dustin想說點什麼打破尷尬的氣氛,這時Mark放在桌上的手機忽然震動起來,Chris閃身讓出走道讓Mark通過,後者趕緊小心地繞過地上的箱子跑到桌邊。

螢幕上顯示著Desmond的名字。

 

Desmond Doss

 

Mark的眼前一片黑暗。

他知道他在辦公室暈倒了,但要包紮的部份應該是撞傷的腦部才對……Mark顫抖的伸手碰觸眼睛那處的紗布。

「Mr. Zuckerberg,你醒了?請先不要亂動,你的眼睛——」

「我的眼睛怎麼了?」

「呃,你的眼睛……」

這個軟糯的嗓音會讓人平息怒火,但吞吞吐吐的模樣又讓Mark感到焦躁:「你不是醫生嗎?」

那個人好像被點醒般恍然大悟:「沒錯,抱歉,我馬上把紗布拆下來,你的眼睛沒有問題。」

「那為什麼——」

「……這是Mr. Moskovitz的主意,」對方很快就解答了Mark的疑惑,「他本來是想嚇唬你,騙你眼睛出問題了,希望你能更注意自己的身體狀況,不要總是熬夜工作,但我……我知道看不見的痛苦,所以我沒辦法說謊。」

聽起來是個很老實的人,無法欺騙他人哪怕是善意的謊言,或許在學期間都是班上成績最好的同學,也是老師最喜歡的學生……Mark在看不見的情況下胡亂猜測(真正熟識後他才知道Desmond是個擇善固執的人)。但看不見是什麼意思?難道他以前失明過嗎?

Mark感覺到對方溫暖的手指輕柔地穿過他雜亂的捲髮,溫柔地解開一層又一層被Dustin亂包紮的紗布,動作迅速又輕巧。

沒過多久紗布都被拿下來了,Mark畏光似的瞇起眼,再費力的眨了眨,最先印入眼簾的是那位醫生胸前的名牌,上面寫著【Desmond Doss】

而後醫生於他床邊坐下,Mark這才看清楚他的樣貌,以及對方如同夜星般明亮閃爍的眼眸,能為迷失的人們指引方向。

「Are you alright?」

 

在Mark住院期間(和以後)他的醫生就是Desmond,趕到醫院的Chris氣急敗壞的警告Mark,如果再發生這種事,他就要請Desmond當Mark的私人醫生。

也不知道Chris從哪得到的消息,知道整個醫院只有Desmond對付的了Mark,其他醫生都會被Mark犀利的發言和不配合的態度刺激走人,唯獨Desmond逆來順受,將Mark當成頑冥不靈的小孩溫柔以待。

Desmond簽了一份保密協議,不能透露Mark的身體狀況,從那以後他們就不再互稱對方為「Mr. Zuckerberg」或「Dr. Doss」,再加上開啟看電影的新話題後,他們就對彼此更加熟稔了。

「你看過《The Social Network》?」

「當然,我還看過原著小說呢。」看到Mark皺眉的樣子,Desmond笑著繼續說,「看電影大概是我工作之餘最常做的事了,我任何類型的電影都看。」

「即便是愛情電影?」

「I love that you are the last person that I want to talk to before I go to sleep at night.」

Desmond立刻隨口說出一句電影經典台詞,Mark覺得自己以前好像聽過。

「……《When Harry Met Sally》?」

「原來你也會看愛情電影?」Desmond非常驚訝。

Mark聳聳肩:「我曾陪我以前交往的女友看過。」

 

當時和Mark交往的人是Erica,而Erica非常喜歡這部電影,可能是因為她和劇中女主角都姓Albright吧?或是電影中某個浪漫的橋段?Mark記得Erica說過她很喜歡那段Harry跟Sally的告白。

但對Mark而言,印象最深刻的是這段對話。

 

Sally Albright:We were friends for a long time.

Harry Burns:And then we weren't.

Sally Albright:And then we fell in love.  Three months later we got married.

Harry Burns:Yeah, it only took three months.

Sally Albright:Twelve years and three months.

 

從友情到愛情,三個月後男女主角就結婚了,其中時間的跨度有十二年那麼漫長。

然後彼此相伴一同度過餘生。

 

老實說,出院後Mark以為自己不會再見到Desmond了,沒想到他小看了Chris說話的行動力。

當他數個月後再次在家中昏倒後,他醒來後第一個看到的人就是Desmond。

Mark這才知道Desmond成為了他的私人醫生,一切都是Chris安排的。

「我沒有他們想像中的那麼體弱多病。」

「你的確沒有,」Desmond堅持讓他把藥吃完,「Mark,你的身體很健康,但你長時間工作又不肯適當休息,神經持續處於緊繃的狀態,偶爾突然暈倒是一種警訊——」

「就像電腦突然當機。」

聽到Mark隨口說的諷刺比喻,Desmond少見的皺起眉。

「你不是機器人,Mark。」

Mark感到意外,他覺得在大多數人眼中(尤其是員工),他就是個機器人,沒有任何繁雜的情緒阻礙他的決定,也不會影響到他工作的效率,更不會失去果決的判斷力,而且只要給他一罐紅牛,他就能像充好電一樣繼續工作。

而眼前這個醫生告訴他,你不是機器人。

「你受傷了也會流血、難過時也會心痛、難堪時也會尷尬……不是嗎?」

Mark想起課堂上收到那張「U dick」的紙條,他看似不慌不忙(內心實則手忙腳亂)的逃跑,被老師指名時依舊游刃有餘的回答問題。

他還想起在那間餐廳遇見Erica,到最後他還是沒在Erica的那群朋友面前對她道歉。

還有那個叫Marylin Delpy的女律師對他說:「You're not an asshole, Mark.  You're just trying so hard to be」……

「好吧,我不是機器人,」Mark聳肩道,「但我是個asshole。」

Desmond大笑:「這點我同意。」

Mark忍不住勾起嘴角,他甚至不知道這有什麼好笑的,但他就是笑了。

「你看過《WALL-E》嗎?」

Mark搖搖頭,Desmond笑著介紹:「簡單來說是一個機器人的故事,詳細的劇情等你看電影就知道了。」

這部電影聽起來沒那麼簡單,Mark被勾起好奇心,他也迫不及待想分享他最愛的電影。

「那你看過《Star Wars》嗎?」

Desmond聽見「Wars」這個詞時,身體很明顯地顫抖了一下。

「我沒看過……」Desmond勉強擠出一個笑容,「其實……我不太喜歡看戰爭片。」

之後Mark去查了關於Desmond的資料,知道他以前曾是戰場上的軍醫,且因宗教信仰而拒絕攜帶武器和殺人,還為此到軍事法庭接受審判。

因為堅持信仰不拿槍而受到種種刁難和排擠、費了一番波折終於來到地獄般的戰場……

Mark終於明白Desmond堅毅平靜外表下的傷痕累累,和他為何經常做惡夢的原因。

 

認識半年多後,他們除了會和Chris跟Dustin一起吃飯,還時不時約在Mark家一起看電影,這是兩人心照不宣的選擇,無須每分每秒都要高談闊論,只要靜靜地待在彼此身邊。

某天照例看電影的途中Mark突然感到肩膀一沉,稍微轉頭便看見累到睡著的Desmond。

Mark知道最近醫院非常忙碌,也沒叫醒他,只是默默等電影繼續放映,確定Desmond熟睡才小心地把他抱到沙發上。

但Desmond在Mark放手的瞬間醒過來,他瞇起眼露出的天真笑容,足以控制他的心跳。

「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機器人會夢到電子羊嗎?)」

Desmond的嗓音溫柔的像在唸睡前故事給小孩聽,Mark有種其實是自己睡著了的錯覺。

「Maybe.」

Mark無意識露出淺笑,他看著Desmond閉上眼慢慢地睡著了,身後電視螢幕上《WALL-E》持續播放著。

WALL-E終於找到了他深愛的EVE。Mark將音量轉小,坐在地上看完了這部電影。

 

 

Mark不知道的是,短短三個月後,他會在Dustin和Chris的婚禮上與他的摯愛相遇。

They are gonna fall in love and get married.

 

三個月後。

 

「Dustin和Chris結婚了也不能讓你相信真愛存在?」Mark注視著在大家面前一同跳起舞的新婚夫夫,「你知道他們從大學認識,開始交往到現在結婚很不容易嗎?」

Sean搖搖頭:「是很驚人,我很佩服,但只有一件事能讓我相信真愛存在。」

「什麼事?」

Mark其實一點都不在乎,但他還是很配合地詢問。

如果有人能在你最混蛋的時候,還像傻瓜一樣愛你,」Sean舉起酒杯自顧自地敲向Mark放在桌上的酒杯,「我就相信真愛存在。」

「……你要把真愛是否存在的證明寄託在我身上?」Mark瞥了Sean一眼,「那我得提前通知你,它不存在,我已經揮霍完我的好運了。」

「誰說的?說不定你會和婚禮上的伴娘——Shit,這個婚禮沒有伴娘!」

Mark聽著Sean小聲的碎念,同時注意到窗外開始下雨了。

「嘿,你知道我們從你認識的所有人中,打賭你將來會和哪一個人結婚嗎?」

喝醉的Sean什麼都敢說,甚至不惜出賣Dustin和Chris。

「……你們暗自做了一份Mark Zuckerberg的結婚對象的賭約?」

「沒錯!Dustin賭你會和那個Eduardo在一起,Chris認為是Desmond。」

連Chris都參與賭注讓Mark感到驚訝,他追問:「你又賭誰?」

「我?我目前是賭Peter,畢竟你和他認識的時間最長,如果要我列出賭他的理由我大概說不完,」Sean又向侍者要了一杯酒,「但以後也許你會遇到勝算更大的人……所以我也不確定……」

「雖然你們拿我的婚姻當賭注讓我很無言,但我很驚訝你們都認定我會結婚。」

Sean聽到面無表情的Mark說完這句話,有些呆滯和遲疑地回答:「……我沒想到還有這個選擇……我們只是在想誰賭贏了就能當你的伴郎……」

Mark聳聳肩,他拿走Sean的酒杯放到桌上,起身走向Dustin和Chris。

「Sean喝醉了,你們要注意一下,我得先走了。」

「你這麼早就要離開了?」Dustin很驚訝。

「我要趕飛機。」Mark主動分別擁抱了一下這對新婚夫夫,「……新婚快樂。」

Chris微笑著沒有多說什麼,靜靜的看著Mark的背影消失在下一首舞曲開始前。

 

說實話,Mark認為自己不可能會結婚,那三位好友也都沒有機會成為他的伴郎。

原因很簡單,真愛的確存在,但並非每個人都有幸能擁有它,在這場婚禮上他見證到它的存在,在過去認識的人當中他曾窺見它的影子,但也許他就是遇不到,或已錯過他的Lebenslangerschicksalsschatz。

Lebenslangerschicksalsschatz是德語的一個詞,意思是「上天特意安排在一起的人」,也就是「天作之合」。

而和Mark交往過的人,比如Erica,都只是Beinaheleidenschaftsgegenstand,那是指「這個人與你尋找的目標相差無幾,但仍然不是對的那個人」。

世界很大,你會與許多陌生人擦肩而過,也會認識不同的人,但哪個人正好就是你的The one?

 

 

Mark走出室外撐起傘,踏入磅礡的大雨之中,他看見前方不遠處站著一個人。

對方站在商店外的屋簷下,大概是在躲雨,Mark看不太清楚他的面容,卻鬼使神差的想更靠近一點看得更清楚。

Mark的腳步有些急促,那個人似乎也注意到這邊的動靜而抬起頭望過來。

然後他們相遇。

「……嗨。」

Mark難得窘迫的主動打招呼,對方先愣了一下,而後揚起絢麗溫暖的笑容。

「嗨。」

 

在很久之後,Mark在婚禮上告訴他,第一次見到他時的想法。

I look at you and see the rest of my life in front of my eyes.




Fin.




請無視故事中所有的bug,我寫文純粹為了開心。

最後出現的那個人看各位認為是誰就是誰吧w 可以是Peter、Eduardo和Desmond其中一人,或是Mark之前完全不認識的新角色w

本來還想寫Lex的版本,相遇的順序應該是Desmond→Eduardo→Peter,但我只想寫Lex和Desmond的故事……?

评论 ( 10 )
热度 ( 40 )
TOP